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53-38006144/

第893章 危机蛰伏
    徐晋离开费府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时份了,斜阳夕照,秋风萧瑟,淡黄色颗粒状的桂花落了一地,幽香四溢。门房徐福低声告诉徐晋道:“老爷,皇上来了。”

    “来了多久?”

    “差不多一个时辰了。”

    徐晋点了点头,举步往后院行去,沿途遇到好几拨穿便衣的大内侍卫,这些都是精挑细算出来,能以一敌十的大内高手,他们见到徐晋都十分客气地行礼问好。

    作为皇帝的贴身侍卫,自然都明白皇上对徐府的特殊,所以,尽管徐晋现在已经被夺爵贬谪,但是他们并不敢怠慢分毫,今日皇上莅临徐府也足以证明徐晋未曾完全失去圣眷。

    “夫君回来了!”

    徐晋刚迈进后院暖阁,数双美眸便欣喜地望过来,那一张张俏丽的脸庞如同那春兰秋菊,让人目不暇接。

    “相公,皇上来了,现在西跨院那边。”谢小婉温柔地替徐晋轻拂去肩头上数颗桂花,轻声道。

    西跨院正是贺芝儿的住处,朱厚熜那小子显然又跑去西厢撩贺芝儿了。

    话说徐晋去年把贺芝儿带回京城后,便安排她到兵仗局搞“研发”去了,朱厚熜还特意让兵仗局给贺芝儿建了一间独立的作坊。这小子只要一有空就往兵仗局跑,给贺芝儿打下手,经过近年的相处,两人已经非常熟稔了。

    然而奇怪的是,贺芝儿在兵工方向天赋惊人,而心里年龄却似乎一直停留在十岁许,天真烂漫,对朱厚熜的献殷勤丝毫不感冒,这让后者颇有点郁闷,但又乐在其中,孜孜不倦,估计这就是十八岁少年皇帝的爱情吧!

    由于朱厚熜刻意隐瞒身份,再加上贺芝儿十岁左右的心智,竟然直到如今都没有识破,一直把朱厚熜当成谢小婉的弟弟谢四炮。

    当徐晋刚来到西跨院外面时,便听到里面传出欢快的锯木声,还有朱厚熜那把像用油润滑过的嗓音,完全可以想象得出这小子此刻谄媚的模样。

    徐晋摆了摆手,示意两名守在院门外的便衣侍卫不必多礼,然后便举步迈了进西跨院,当看到里面的情景时,不由为之莞尔。

    只见院内堆满了各种木头和器具,贺芝儿身穿一套青衣青裤,打着绑腿,头戴一顶鸭舌帽,脑后梳着两条辫子,打扮得干净利索,正拿着炭笔在木头上认真地画着线条。

    再看朱厚熜那小子,一身潇洒公子哥的打扮,腰间还极为骚包地插着一把折扇,不过此刻折扇却派不上用场,因为他手里正握着一把木锯,汗流浃背地锯着木头,看得出十分之卖力。

    这时,朱厚熜终于把那根碗口粗的木头锯断了,立即放下锯子,捡起那块刚锯出来的木墩子,凑到贺芝儿跟前邀功道:“芝儿妹妹,锯好了,你看还成吧?”

    贺芝儿用尺格了一下那块木墩,鼻子顿时皱起来道:“这个不行,四炮哥哥,你怎么这么笨,都给你标了线还给我锯短了。”

    朱厚熜讪笑道:“那我重新锯一块。”

    “不用了,一边玩儿去吧,省得给我浪费材料。”贺芝儿一脸的嫌弃。

    徐晋不由莞尔,轻咳了一声道:“芝儿,四炮!”

    贺芝儿转身一看,立即欢快地迎了上来,甜甜地叫道:“哥!”

    朱厚熜也屁颠屁颠地跟过来,脸不改色地叫道:“姐夫回来了。”

    徐晋点了点头微笑道:“芝儿,时间不早了,明天再弄吧,去洗洗准备吃晚饭了。”

    “嗯!”贺芝儿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开了,小妮子今年十六岁,在徐府吃得好住得好,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瘦瘦的假小子,不仅皮肤变得白皙,体形也像抽了穗的包谷一般,模样儿越来越水灵了,从灰姑娘华丽地蜕变成了美少女。

    朱厚熜目送着贺芝儿进了屋,这才收回目光,欲言犹止,气氛一度尴尬。

    朱厚熜一直对徐晋信任有加,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兄,但经此一事,显然有了隔阂,再也回不到从前无话不谈的状态了。朱厚熜虽然念在往日的情份上,赦免了徐晋,但内心对徐晋的“背叛”显然还是耿耿于怀的。

    “几时动身?”朱厚熜沉默了片刻便生硬地问道。

    “明日!”徐晋答得也生硬。

    “嗯!”朱厚熜嗯了一声便又没了下文。

    “臣听说麦力艮济农死了,俺答接管了鄂尔多斯部落,俺答此人勇悍,而且野心勃勃,皇上要早作提防。”徐晋提醒道,史上可是有过俺答包围北京城的事件,差点便断了大明国祚,所以不得不防。

    “朕早就命大同、宣府、榆林、蓟州四镇提高警惕了,俺答不足为虑!”朱厚熜淡道:“如意姐姐和吉祥姐姐临盆在即,可明年开春再南下。”

    徐晋点了点头道:“臣先到南京安排好,回头再派人回来接她们,芝儿就让她留在京中吧。”

    朱厚熜脸上微红,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徐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醒道:“皇上,张寅这个人并不可靠,实不宜担任大同总兵,最好还是换人吧。”

    朱厚熜剑眉一挑道:“锦衣卫已经查过,张寅并无问题,你如何肯定他不可靠?”

    徐晋顿时无言以对,总不能说是薛冰馨告诉自己的吧,嘉靖帝本来就不爽自己为了薛冰馨“背叛”他,再加上馨儿已被证实乃安化王之女,此时在嘉靖面前提起她,只会自讨没趣,说不定还会把这朱厚熜小子给惹火了。

    朱厚熜见到徐晋哑口无言,心中不悦,抽出腰间的折扇啪地打开,使劲摇了摇,然后板着脸悻悻地出了西跨院,径直带人离开了徐府。

    朱厚熜回到皇宫,那点火气也消了,心有里有点不踏实,于是便把陆炳找来问道:“阿炳,你确定那个张寅没问题?”

    陆炳见到皇上去了一趟徐府回来便专门把自己找来问话,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小心翼翼地道:“张寅家世清白,有族谱可查,完全没有问题,韩千户还专门派人到张寅的老家核查过,怎么了?莫非皇上收到什么消息?”

    陆炳这货显然留了心眼,把韩大捷推出来,日后若是张寅真有问题,也是韩大捷和他的手下顶杠。

    朱厚熜闻言稍稍放下心来,摆手道:“没事,朕就是随口问一问,没问题就好,不过朕考虑了一下,当日任命张寅为大同总兵确实有些仓促了,这样吧,传朕旨意,把张寅调回京坐营,大同总兵暂时由宣府总兵荆大楚兼任。”

    很明显,徐晋的提醒还是起了点作用,不过,这显然已经迟了,就在嘉靖调任张寅的圣旨刚从京城发出,远在六百里之外的大同已经暗流涌动。负责镇守杀胡口关城的守备将军韩登平被张寅以换防为借口调走,所以,如今镇守杀胡口关城的军队变成了玉林卫。

    与此同时,俺答已经在和林悄然集结了十万铁骑,磨刀霍霍,枕戈待旦。另外,鞑靼右翼的永谢布部也集结三万铁骑,对宣府虎视眈眈,与俺答的十万铁骑形成呼应,就等着九月初八凌晨的到来。

    届时永谢布部将负责牵制宣府的明军,而俺答将率十万铁骑通过杀胡口,长驱直取紫荆关,兵临大明国都……

    明王首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