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69-36365164/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妻子的反击20
    陈嘉禾脸有点木,他都做好了被拒绝,不,是被喷的准备,结果,手机就收到消息了。

    恩。

    面前这个爽快的女人真的是他那死抠老婆吗?

    但,

    “你都没问我到底要借多少钱。”他面无表情说道。

    思如:“跟我有关系吗?”

    陈嘉禾:“……”

    默默的收起手机,算了,有五百是五百,总比什么都没有还被打得浑身青紫要好。

    没错。

    这钱他是不打算还的。

    就当是这段时间罗英把他当沙包打的赔偿了。

    再说,夫妻本是一体,罗英的钱是他的,他的钱虽然没拿出来,但以后也是留给儿子的。

    都一样。

    连着一个星期挨打,陈嘉禾今天挨得最爽。

    无他,有钱拿。

    陈楠看着喜滋滋进房间的爸爸,忍不住捂脸。

    不忍直视。

    思如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样,给你爸留点面子。”

    陈楠:“……哦。”

    思如转头对丫丫说道,“乖女你以后要机灵点,千万别被这点小恩小惠小便宜被骗走。”

    丫丫笑容甜甜:“好。”

    陈楠:……

    房间里,陈嘉禾看着手机上的转账直摇头。

    还是太少了。

    这点钱,怎么够装逼。

    他就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才五百,饭钱都不够。

    好烦!

    罗英还是一如既往的抠门,不知道男人在外应酬最忌没钱吗?那是伤脸面丢人的大事。

    他在操心同学会,却忘了看守所还有个人。

    酒鬼。

    虽然只拘禁十五天,但他度日如年只能用煎熬两个字来形容了,其他的都没啥,唯一一点,没酒喝,感觉肚子里的酒虫都造反了。

    心里没来由的烦躁。

    躁得不行。

    想撞墙。

    酒鬼怕疼,不敢撞,就趴在铁窗上,咬着窗棍,老泪纵横可怜兮兮,“给我儿子打个电话,求求你们。”

    这可以。

    不过陈嘉禾精心打扮一番去参加同学会了,没听见。

    看守所的警察耸肩:“他没接。”爱莫能助。

    酒鬼一脸失落。

    几秒后,口中大骂,“逆子,养他有何用!”

    警察:“……”

    同学会是订在一个饭店里,陈嘉禾在网上查过,不算高级也不差,只能说比较亲民。

    至于饭菜好不好吃,到时都互相攀比去了,谁在乎。

    饭后还有节目,譬如唱歌烧烤,女同学相约去做头发,男同学们就结伴去做大宝剑。

    席间。

    觥筹交错。

    虽然十几年没见,但并不影响同学间的攀比。

    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能吹。

    以下……

    “哦呵呵呵,你们不知道呀,上个月我老公出差回来带了个一千克拉的钻戒,好家伙,闪得人家眼都快瞎了,这不,昨天又说要带我去看车,哎呀我一家庭主妇开什么车嘛。”

    “这算啥,前不久我老公在迪拜棕榈岛看了一片棕榈叶,要不是我劝着,他就买下来了,说不定现在别墅都开始动工了。唉,也是我念旧,舍不得离开家乡跑到那么远去。”

    “我老公……”

    “我老公……”

    血拼。

    就算穿一身廉价的裙子配低配版包包也得把牛吹出天际。

    相反,男同学就要谦虚得多。

    “恩,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继承了几百亿的家产。”

    “我就差点,自主创业,一家公司已上市。”

    “……我留校当了老师。”

    “……我才考过二建。”

    “……我在做新媒体。办得怎样?嘿嘿,也就几千万的粉丝,勉强能称得上是个大V吧。”

    “……我玩游戏卖装备。”

    ……

    “哇,你们都这么牛逼,我就不行了,高中毕业就没继续读书,在工地上搬了几年的砖。”

    “诶?是这样?难道网上说的搬砖工资高是真的?”

    “真个屁!”

    男人扯了扯脖子上拇指粗的大金链子,脸上肥肉抖动,“要不怎么说老子运气好呢。”

    “本以为一辈子当个底层,结果赶上村里拆迁,说是要建啥科技园,征用土地,商量赔偿期间,我老婆生了个三胞胎,多了三口人。”

    “嘿,最后赔起来太给力了。”

    “也没做什么,就开个小超市玩玩,平时靠收租过日。哦,对了,我老婆娘家也拆了,她是独生女,因为人少赔得没我家多,就十五套房。”

    众人:……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了。

    暴发户可耻!

    但,好特么嫉妒呀!

    谁不想什么也不付出就得到一切。

    好在没人把这些话当真,席间你来我往。

    挺热闹。

    陈嘉禾坐在一个秃顶中年男人身边,两人碰了下杯,他随口问道,“班里的同学都来了?”

    班长一饮而尽:“并没。”

    就开始数。

    谁谁谁没来。

    但凡是同学聚会肯定不可能全员到齐撒。

    “你家罗英不是没来吗?”

    陈嘉禾一噎,神情有些不自然,“她要带娃,来不了。”

    “哦~”

    班长一声怪笑,凑到他身边,“诶,老实坦白,你跟罗英是什么时候怎么走到一起的。”

    陈嘉禾脸一僵,“都陈年往事了,没什么好说的。”

    说什么。

    难道说他当年是为了骗学才博取罗英的同情心的吗?

    会被人吐口水骂渣男的。

    他闭口不言,不论班长跟众人怎么起哄。

    班长没辙。

    “恩……说到没来的,你们还记得咱班班花吗?”

    “诶?就是哈,她没来。”

    “我还记得她的名字是米灿,长得可漂亮了。”

    “她怎么没来呀,是不是班长你没通知到?”

    “就是,我还想看看曾经的班花有没有任由岁月的杀猪刀宰割呐。”

    ……

    班长苦笑,“我还真是没联系到她,她以前的电话好像是没用了,我打了几次过去都没人接,最后好不容易打通,是个大妈接的。”

    还把他臭骂一顿。

    骗子!

    以为他是忽悠老年人买保健品的坏蛋。

    不过,还真有人知道班花米灿的情况的。

    是个女生。

    同学们都认出她是曾经班里的学霸,只是当时******,个子又矮又瘦小,很不起眼。

    十多年没见,丑小鸭变普通鸭子。

    女子说道,“米灿的号码没变,接电话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婆婆,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