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79-34301523/

第44章抓俘虏
    第44章抓俘虏  

    站在村口的战士们,趁着两位指挥员在说话的工夫,都纷纷涌到了自动雪橇前,好奇地打量着这种新式的雪上交通工具。

    正在和亚库普说话的林华,忽然听到自动雪橇的机枪手在大声地说:“……是我军最新研制成功的NKL-26装甲自动雪橇,是一种采用双人车组的雪上机动平台,车体为全封闭木制结构设计,整体呈箱形,前后分为驾驶舱和载员舱两部分。车顶带护盾可以做300度环向射击的7.62毫米机枪,由坐在后排的成员操作。

    车体的四周是以弹簧独立悬挂的滑撬,滑撬组件分别由撬体、支撑杆、转轴以及弹簧悬挂装置构成,前后两组滑撬可实现差动转向。撬体横截面为独特的T型,由坚固的硬铝制成……”

    “上尉同志,”站在林华身边的万尼亚显然也听到机枪手所说的话,他好奇地问:“我刚刚看到你们的自动雪橇跑得挺快的,不知时速是多少,每次最远的航程有多远?”

    万尼亚所问的问题,也正好是林华想问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亚库普,等待对方说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亚库普笑了笑,开口说道:“这种自动雪橇在满油状态下,时速可以达到25~35公里,最大行程为160公里。”

    听说这种雪橇居然能在雪地上跑出这样的时速,万尼亚的兴致更高了:“上尉同志,这种自动雪橇的驾驶难道高不高啊?”

    亚库普没有立即回答万尼亚的这个问题,而是笑着对他和林华说道:“你们跟我来!”

    围在自动雪橇周围的战士们,见友军的指挥员带着自己的连排长走过来,连忙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通道。亚库普走到了驾驶室旁,伸手打开了车门,指着驾驶台向林华他们介绍说:“自动雪橇使用和汽车完全一样的方向盘,这是点火开关、启动机按钮、燃油压力表……前撬刹车、后撬刹车……”

    林华看到驾驶台上每个按钮的旁边,都标注着名称,哪怕一个不会驾驶车辆的人,只要他识字在里面看上一会儿,也能对自动雪橇的驾驶有个感性的认识。

    亚库普坐进了驾驶室,为林华他们做进一步的讲解:“据说在设计时,机械与装甲车辆管理局的领导,考虑到这种车辆要在严酷的气候条件下作战,因此特别要求NKL-26装甲自动雪橇,能在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下随时启动。为此,工程师们特意为自动雪橇额外加装了蓄电池、启动机以及低温启动预热器,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像驾驶普通汽车那样,在驾驶室内将点火开关转到起动位置,便能轻松地将引擎发动起来。”

    林华等亚库普说完后,用手指敲击了一下车身,有些担心地问:“上尉同志,整个车身都是木头做的,那在战斗中,不是很容易被敌人击毁吗?”

    对于林华的担心,亚库普笑着解释说:“中尉同志,在驾驶室的正面,有一块呈六十度倾斜的10毫米装甲钢板,为雪橇提供了一定的装甲防护能力,能最大限度地为雪橇内的乘员提供必要的保护。”

    在了解了自动雪橇的整体性能后,虽然众人都对这种雪橇赞不绝口,但林华却觉得这种自动雪橇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说载重量太小,难以用于物资和兵员的运输;还有车体的装甲太薄,除了用于侦察外,根本无法用于进攻战斗。

    正当众人在研究这辆自动雪橇时,忽然远处又传来了雪橇引擎的巨大轰鸣声。没等林华搞清楚声音来自何方,便听到坐在后面的机枪手大声地说:“上尉同志,是连里其它的自动雪橇开过来了。”

    没过多久,另外十四辆自动雪橇停在了村外。一名军官模样的人下了车,走到了亚库普的面前,向他报告说:“连长同志,根据空中的侦察,在西面十五公里远的地方,发现了德军的一支部队,约有两百余人,正在想沃洛克拉姆斯克方向前进。上级命令我们连对这股敌人实施袭击,想办法将他们击溃。”

    “明白了,副连长同志。”亚库普听完对方的报告后,点了点头,对他说:“让战士们先休息十分钟,然后我们就出发。”

    站在一旁的林华,听说自动雪橇连的任务,是去袭一支正在前往沃洛克拉姆斯克的敌人部队,不禁灵机一动,他连忙问亚库普:“上尉同志,我想问问您,四个撬板上能站人吗?”

    “可以!”亚库普虽然不知林华这么问的原因,但他还是如实地回答说:“但撬板上站了人,会直接影响到自动雪橇的行驶速度。”

    得知撬板上能站人,林华心里暗松一口气,接着对亚库普说:“上尉同志,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让我们的战士站在撬板上,随你们一起赶往沃洛克拉姆斯克。”

    对于林华提出的这个请求,亚库普有些为难地说:“中尉同志,您刚刚应该听到我的副连长所说的话,我们是去袭击前往沃洛克拉姆斯克方向的敌人,带上了你们,自动雪橇的机动性会下降。”

    “放心吧,”听完亚库普的担忧,林华笑着对他说:“上级给你们的命令,是袭击敌人,并想法将他们击溃,虽然你们有十几挺机枪,但要想完成这样的任务,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但假如带上我们,情况就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啊?”亚库普不解地问道。

    “您带上我们去追赶敌人。”林华见亚库普一脸迷茫的样子,便向他解释说:“等追上敌人后,自动雪橇先在行进中,用机枪对敌人进行扫射。等敌人溃不成军时,我再带着战士跳下雪橇,去消灭那些四散奔逃的敌人。”

    亚库普在考虑林华的提议时,他的副连长就迫不及待的说:“连长同志,我觉得这位中尉的提议很不错。您也知道,由于自动雪橇的螺旋桨体积太大,以至于根本无法在狭窄的林间小道或灌木丛中行驶。在这种时候,有一支步兵来协助我们,想必能更好地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听自己的副连长这么说,亚库普也不再犹豫,他立即对林华说道:“好吧,中尉同志,让你的战士上来吧。”

    由于自动雪橇连只有15辆雪橇,无法将伊斯特拉连的全体战士带上,于是林华便命令谢廖沙、巴维尔、阿西娅和伤员们留在村庄里,而自己则带着59名指战员,去配合自动雪橇连消灭敌人。

    看到战士们都站上了撬板,亚库普便下达了出发的命令。雪橇一启动,扑面而来的寒风,让站在撬板上的林华,感觉自己的脸如刀割般的疼痛。他慌忙低下头,紧紧地抱着支撑架,避免自己在雪橇的高速行驶中被颠下去。

    四十分钟以后,前方出现了正在雪地中行军的敌人。等一进入射程,驾驶着自动雪橇冲在最前面的亚库普,用手敲了敲隔板,示意机枪手可以射击了。机枪手听到了信号,立即扣动了扳机,冲着前方的德国兵开始射击。

    因为雪橇车之间没有联络的电台,也不可能像坦克那样,有专人打旗语发信号,因此连长所在雪橇车的射击声,就是开火的命令。看到连长开火了,紧随其后的14辆自动雪橇上的机枪,也开始射击。

    密集的子弹,将敌人身边的积雪,打得如何喷泉般飞溅起来。不少德国兵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身上就爆出了一团团血雾,随后一头栽倒在雪地里。剩下的人不是拔腿朝远处的森林逃去,便是就地卧倒,躲避苏军的机枪扫射。

    自动雪橇的速度减慢了,这是亚库普事先和林华约好的出击信号。林华一咬牙,从撬板上跳了下去,因为保持一个姿势的时间太久,他的手脚都有点不灵活了。向前冲了好几步,才勉强恢复正常。伊斯特拉连的战士们,也纷纷跳下撬板,端着武器冲四散的敌人扑了上去。

    林华见敌人虽然在四散奔逃,但人数却远比自己的战士多,就算加上自动雪橇上的机枪配合,要想消灭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在开枪打倒一个德国兵之后,扯开嗓子喊道:“亨德霍赫!亨德霍赫!”

    安德烈这些老部下,听到林华的喊声,一面继续冲向德国人,一面也有样学样地喊了起来:“亨德霍赫!”没过多久,整个战场上都响起了同样的喊声。

    有些遭到苏军火力压制,而趴在雪地里无法动弹的德国兵,听到林华他们的喊声,连忙扔下了武器,蹲在地上举起了双手。而那些企图逃往森林的德国兵,又被迂回过去的自动雪橇截住了去路,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学着自己的同伴,乖乖地扔下武器投降。

    整场战斗只进行了不到十分钟,这支两百多人的德军部队便全军覆灭。经过战斗清点,219名德国兵,除了六十多个被打死的,剩下的人都当了俘虏。而苏军这边除了几名伊斯特拉连的战士跳下撬板时,不小心崴了脚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伤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