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79-34301705/

第168章 战果
    第168章 战果  

    别看索科夫是第一个冲锋,但不少战士还是在冲锋的过程中超过了他,抢先冲到教堂前,踹开了摇摇欲坠大门,端着枪就冲了进去。

    从教堂大门到祈祷大厅,有一条宽两米长十五米的走廊。守在大厅里的德军官兵,看到苏军破门而入,立即开枪射击。密集的弹雨中,挤在走廊上战士应声倒下了一片,后面的战士踩着倒在地上或死或伤的战友继续朝里面冲。

    勇敢的战士们顶着弹雨,冲进了祈祷厅,冲向了躲在柱子或瓦砾堆后的德军,和他们进行对射或者展开了白刃战。官兵们嚎叫着相互间凶狠地厮杀着,双方都没有任何花哨的架子,刺刀挑、枪托砸、拳头砸、牙齿咬,无所不用其极,就是为了弄死对方。

    随着索科夫带着大队人马赶到,使教堂内的形势朝有利于苏军的一方倾斜。有不长眼的德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朝索科夫冲过来,但不是被索科夫直接一梭子撂倒,就是被旁边保护他安全的警卫班战士捅死。

    战斗结束后,索科夫巡视了大厅,发现躺在地上的德军官兵,最高的军衔不过是一名上尉。见到这种情况,他不禁微微蹙了蹙眉头,心说:“难道情报有误,德军的指挥部不在这里?”但他转念一想,在教堂外有一辆被炮火炸毁的小轿车,以及两辆三轮摩托车。如果只是一个连级指挥部,应该没有资格配备这些车辆。

    就在这时,圣坛的位置忽然传来了几声枪响,随后有一名战士在高声地喊:“地下室里有人!”他的喊声刚落,又传来了几声枪响。

    索科夫听到枪声和战士的喊声,也顾不上多想,冲着站在一旁的奥列格和几名警卫班战士喊道:“跟我来!”便带头朝圣坛冲去。

    索科夫来到了圣坛的旁边,看到这里有一个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在方形的洞口旁边,躺着两名战士。看样子是战士发现了地下室的入口,打算下去探个究竟,结果被躲在里面的德国兵打了冷枪。

    奥列格见状,端着枪就要往前冲,结果被索科夫一把拉住了:“等一等,奥列格。”他望着黑漆漆的洞口,继续说道,“说不定下面有七八个枪口对着入口处,你这样冲进去,只有送死的下场。”

    奥列格停下脚步,焦急地问:“营长同志,那我们该怎么办?”

    索科夫取下背囊,从里面掏出两枚手榴弹,把弦一拉,就直接扔进了洞口。他先听到手榴弹顺着楼梯滚下去的声音,片刻之后,便传来了两声沉闷的爆炸声。当洞口冒出黑烟时,里面还有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叫声,估计是躲在洞口附近准备打冷枪的德国兵中招了。

    奥列格见索科夫的这个办法好,也从背囊里取出手榴弹,拉了弦就扔进洞口。围在四周的战士,也纷纷拿出手榴弹,学着索科夫和奥列格的样子,扔进了洞口。

    无数的手榴弹扔进了洞口后,很快就传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震得脚下的地面也微微颤抖起来。索科夫怕扔下去的手榴弹太多,会将地板震塌,连忙制止了准备继续扔手榴弹的战士:“停下,大家都停下,别再扔了!”

    奥列格好奇地问:“营长同志,为什么不扔手榴弹了?”

    “再扔的话,就会把地面炸塌。我可不想掉下去给德国人陪葬。”索科夫之所以命令停止扔手榴弹,还有一个考虑,他觉得德军的指挥部,肯定是因为教堂的屋顶被炮火摧毁,而转移到了地下室里。如果能俘虏敌人的这个指挥部,也算是大功一件。

    “如果德军躲在洞口附近打冷枪,我们还是冲不进去啊。”奥列格的眼睛盯着洞口,有些为难地说:“那我们该怎么办?”

    “奥列格,你立即去找近卫第33团的团长,我记得他们团里有几具火焰喷射器。”索科夫望着洞口,咬牙切齿地说:“既然敌人不出来,我们就把他们都烧死在里面。”

    奥列格正准备离开时,从冒着黑烟的洞口里,忽然传来了隐约的喊声。他连忙对索科夫:“营长同志,地下室里的德国人好像在喊什么?”

    索科夫朝洞口努了努嘴,对奥列格吩咐道:“你过去听听!”

    奥列格小心翼翼地来到了洞口旁蹲下,侧耳仔细聆听里面传出的声音。过了片刻,他便听清楚,下面有人在用蹩脚的俄语喊话:“别扔手榴弹,我们投降!”可能是怕上面的人听不到,喊话的人在不停地重复着。

    “营长同志,”奥列格听清楚下面的喊话后,扭头冲着索科夫激动地说:“德国人在朝我们喊话,说他们要投降!”

    索科夫也听到德军的喊话,但他无法确认德国人是真投降还是假投降,便对奥列格说:“让他们打着白旗出来投降!”

    “里面的人听着。”奥列格听到索科夫这么说,连忙冒着危险将头探进洞里,冲着里面大声地喊道:“立即打着白旗出来投降!”

    奥列格的喊声停止后没多久,从洞口里冒出一面慢慢升高的白旗,一名戴着钢盔的德军士兵沿着楼梯慢慢走了上来。看到四周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他连忙将手里白旗挥动了两下,哭丧着脸用蹩脚的俄语说:“我们投降!”

    索科夫走到德国兵的面前,表情严肃地说:“我是苏军少校索科夫,立即命令下面的人出来投降。我保证你们所有人的人身安全。”

    德国兵看了一眼索科夫的领章,确认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后,转身冲着下面用德语喊叫起来。过了没多久,先是二三十名灰头土脸的德国兵,垂头丧气地沿着楼梯走上来。在他们的后面,是一群衣着得体的军官,除了几名校级军官外,索科夫还看到有一名女少尉。

    一名德军上校走到索科夫的面前停下,抬手敬礼后说道:“我是团长施瓦布上校,现在向你们投降!”说完,他拔出手枪,双手捧着递给了索科夫。

    索科夫接过对方的手枪,板着脸说道:“我代表苏联红军第16集团军,接受你们的投降!我会保证你们所有人的人身安全。”

    “谢谢,少校先生!”施瓦布上校道谢后,抬手敬了一个礼,跟着其余的俘虏朝外走去。

    等施瓦布离开后,索科夫忽然意识道,对方刚刚是用俄语在和自己进行交流,连忙叫住了对方,对他说:“施瓦布上校,我想请您命令部队停止抵抗,以减少双方不必要的伤亡!”

    对于索科夫的请求,施瓦布微微颔首表示同意,随后转身跟人群中的女少尉交代了几句。虽然索科夫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他却听清楚了女少尉的名字:伊丽莎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