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79-34301807/

第240章 阿杰莉娜的故事
    第240章 阿杰莉娜的故事  

    “阿西娅,”索科夫一放下电话,就望着阿西娅问道:“你那里有多余的军装吗?”等看到阿西娅点了点头,便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那你快点把军装取来给阿杰莉娜换上,她很快就要去集团军司令部了,总不能让她一直穿着德军制服吧。”

    “好的,我这就去。”阿西娅的心里虽然不满索科夫用这种命令的口吻对自己说话,但还是遵照索科夫的命令,回驻地为阿杰莉娜取军装去了。

    等阿西娅一离开,索科夫的目光又扫向了屋里的其他官兵:“各位,我有机密的事情,要和阿杰莉娜同志谈,你们先回避一下。”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包括波图金在内的所有官兵都站起身,一声不吭地走出了门外。

    索科夫见屋里只剩下自己和阿西娅两人,便开口问道:“前几个月,我在莫斯科的一家餐厅里和朋友吃饭时,见到一位陪着歪果仁来吃饭的女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自称为爱娜的女士,就是你吧?”

    “没错,是我。”对于索科夫的这个问题,阿杰莉娜没有否定,而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这是上级为我取的新名字。”

    “阿杰莉娜,或者我该叫你爱娜。”索科夫走到阿杰莉娜的身后,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试探地问:“在不涉及泄密的情况下,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那天你看到和我一起出现在餐厅的人,名义上是名外交官,但其实他是德国人的间谍。”阿杰莉娜转头望着索科夫说道:“上级安排我接近他,是为了通过他,而打进德军内部,以获取对我军重要的情报。”

    对于阿杰莉娜的上级,让她以这种方式打进德军内部,索科夫心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如果不是看到她是从德军方面逃回的,还真不敢相信她居然成功了。想到这里,索科夫感慨地说:“看样子,你是成功了。”

    “是的,”阿杰莉娜点了点头,回答说:“我告诉他,自己的祖上是一名德国的贵族,后来移民到乌克兰,曾拥有几座著名的葡萄园和酒庄。可惜我家所拥有的这一切,都被布尔什维克无情地剥夺了,我们的父母在贫困交加中死去。我想为自己的家人报仇,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索科夫将双手从阿杰莉娜的肩膀上离开,走到她的对面坐下,望着她说:“我想这名德国间谍结识你以后,一定对你所说的一切,进行过调查。”

    “你说的没错,他的确私下进行过调查。”阿杰莉娜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乌克兰如今被法西斯占据着,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对我所说的那些葡萄园和酒庄继续调查。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拥有这些产业的主人,的确是一名巴伐利亚贵族的后裔,他所拥有的一切,后来都被布尔什维克没收了。不光夫妻两人在贫困中死去,宝贝女儿爱娜也下落不明。”

    “阿杰莉娜,”虽说阿杰莉娜就坐在自己的面前,但索科夫还是心有余悸地问:“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在你打入德军内部的这段时间,真正的爱娜出现了,是否会给你带来危险?”

    “米沙,你所说的这些问题,上级都考虑到了。”阿杰莉娜冲索科夫甜甜地笑着说:“真正的爱娜,早在几年前,就因为感染伤寒而死在了西伯利亚,因此上级才放心大胆地让我顶替她的身份,和德国人进行接触。”

    “就算你获得了德国间谍的信任,并通过他进入了德军内部,也不可能进入要害部门。”索科夫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阿杰莉娜,继续好奇地问道:“如果只是在一般的部门,又如何获取我军急需的重要情报呢?”

    “刚打进德军内部时,我为一名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担任翻译,”说到这里时,阿杰莉娜的神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我的职责,就是出现各种极其秘密的审讯,看着那些该死的法西斯拷问被俘的军人或平民,将他们所说的话用德语翻译出来。”

    说到这里,阿杰莉娜的眼圈红了,她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以控制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过了好一阵,她才开口慢悠悠地说道:“我经常去参加德国人举行的各种聚会,为他们演唱老巴伐利亚的歌曲,或者弹几首贝多芬和巴赫的钢琴曲。久而久之,在德国人中间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新任的第二集团军司令官冯?扎尔穆特,也听说了我,因此一上任便将我调到了他的司令部,从而使我有机会获取德军的重要情报。”

    索科夫起身给阿杰莉娜的茶杯添了点水,又接着问道:“能给我说说你的联络员吗?”

    阿杰莉娜接过茶杯,向索科夫低声地道谢后,继续说道:“负责为我传递情报的,是一位参加过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他的一条腿在和德国人打仗时,被炮弹炸断了,就算安装了假腿,行走也非常不方便,因此他只能每天呆在做掩护的鞋店里,等着我将收集到的情报送上门,然后再发送给上级。”

    “你经常去鞋店,就从来没有引起过德国人的注意吗?”索科夫问道:“特别是他被捕后,德国人也没有怀疑你吗?”

    “我每次去鞋店,都是去修鞋。”阿杰莉娜的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你也知道,我参加的应酬多,穿的鞋磨损得特别厉害,经常出入修鞋的鞋店,就显得再平常不过了。联络员被捕后不久,我又去过一次鞋店,谁知却遇到了藏在里面的秘密警察。好在其中一人认识我,知道我经常出席各种酒会,还以为我真的是去修鞋的,便没有为难我。”

    索科夫听着阿杰莉娜讲述自己的故事,心里暗自想道:“假如负责发报的联络员不被捕,也许阿杰莉娜还能在敌人中间继续潜伏下去。可惜,因为那两份迫不得已发出的明码电报,使她的身份遭到了德国人的怀疑,以至于她在获得更为重要的情报后,不得不冒险逃回来。”

    “德国人下一步会有什么行动呢?”索科夫随口问道:“他们是不是准备在斯大林格勒方向做做文章。”

    话一出口,索科夫就意识到自己失言,因为他看到了阿杰莉娜脸上那吃惊的表情。就在他考虑该如何圆谎之际,波图金忽然从外面闯了进来,急急地说道:“师长同志,很抱歉打扰了你们。集团军派的人到了,此刻就在外面。”

    “这么快就到了?”索科夫觉得自己和阿杰莉娜私聊的时间并不长,谁知集团军司令部派来的人就到了,他连忙问波图金:“参谋长,你知道来的是谁吗?”

    “是我,索科夫少校!”没等波图金回答,便有一人从外面走进来,抢先回答道:“我是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罗曼诺夫。”

    罗曼诺夫和索科夫是认识的,握手寒暄几句后,他来到了阿杰莉娜的面前,将对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道:“原来是你啊,阿杰莉娜同志,我们又见面了。”说着,朝阿杰莉娜伸出手,补充了一句,“我代表第16集团军的全体指战员,欢迎你的归来!感谢你给我们提供的宝贵情报。”

    索科夫听到罗曼洛夫这么说,立即想起在几个月前,正是他从伊斯特拉营里接走了阿杰莉娜,并将她送回了莫斯科。因此他等罗曼诺夫一说完,便试探地问:“主任同志,我想问问,你这次是准备把阿杰莉娜送到方面军司令部,还是直接送回莫斯科呢?”

    “索科夫少校,由于你们在报告时,没有说清楚带着重要情报返回的情报员,就是阿杰莉娜同志。”罗曼诺夫笑着对索科夫说:“因此我只能按照程序,将她先送到了方面军司令部,再由军事委员布尔加宁同志安排人手送她去莫斯科。”

    罗曼诺夫转身面向阿杰莉娜:“阿杰莉娜同志,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索科夫陪着罗曼诺夫、阿杰莉娜走出了指挥部,见外面的空地上停着两辆吉普车,车旁站着几名孔武有力的战士,他们的手里都端着波波夫冲锋枪,警惕地观察着四面的动静。一见到罗曼诺夫走出来,便有一名中尉走过来,向他请示道:“主任同志,我们现在出发吗?”

    “是的,我们现在出发。”罗曼诺夫说完,转身对阿杰莉娜说:“阿杰莉娜同志,你和我坐一辆车!”

    就在阿杰莉娜向索科夫告别后,准备等车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等一等,阿杰莉娜,等一等。”众人扭头望去,只见是阿西娅正一路小跑着过来。

    站在吉普车旁的一名战士,连忙上前拦住了阿西娅。看到阿西娅被罗曼诺夫带来的战士拦住,索科夫连忙冲着他说:“战士同志,这是师里的卫生员,让她过来吧。”

    谁知战士听了索科夫的话,居然不为所动,只是向罗曼诺夫投去了询问的目光。见到了罗曼诺夫点头表示同意,便把身子一侧,为阿西娅让开了一条路。

    阿西娅来到了阿杰莉娜的面前,将手里捧着的一套军装递给了她,嘴里说道:“阿杰莉娜,这套军装给你。虽然没有你身上穿的这套德军制服合身,但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军装。”

    “谢谢你,阿西娅。”阿杰莉娜接过了阿西娅手里的军装,然后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激动地说:“我为自己能重新穿上这身军装而感到自豪,对我来说,天下没有一件衣服,能比你送给我的这套军装更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