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79-36317259/

第607章 浑水摸鱼
    第607章 浑水摸鱼  

    “我听说他在向我军投诚前,曾经躲在弹坑里唱《国际歌》。”古尔季耶夫的话刚说完,还没等索科夫表态,别雷又插嘴问道:“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没错,的确有这么一回事。”鲍尔唱《国际歌》时,索科夫可是亲耳听见的,因此他用肯定的语气说:“他唱歌时,我和古尔季耶夫上校都在场。”

    “既然他会唱《国际歌》,就算不是德共D员,也应该是一个同情德共的人。”别雷从索科夫这里了解到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后,态度鲜明地说:“我觉得可以放他回去吧。让他告诉敌人,说这个阵地还在他们自己人的手里,从而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见别雷已经同意放走鲍尔,古尔季耶夫变得有些举棋不定,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了索科夫是,试探地问:“旅长同志,您是怎么考虑的,放还是不放?”

    “我觉得别雷上校说得有道理,不管他是否是德共D员,就凭他会《国际歌》这一点,就不可能是死硬的**分子。”索科夫做出自己的决定后,扭头问古尔季耶夫:“上校同志,你们师里的武器弹药如今是否处于严重不足的状态?”

    “没错,在经过连番的战斗之后,我们师的弹药消耗得差不多了。在夺取这个阵地之后,虽说缴获了一些德式装备,可还是无法满足高强度作战的需要。”古尔季耶夫回答完索科夫的问题后,忽然想道,正在讨论是否释放鲍尔的事情,怎么忽然谈到自己弹药不足的问题了,他不解地问:“旅长同志,我不明白,这和是否释放鲍尔有什么联系?”

    索科夫他们几人在讨论如何处置鲍尔时,站在对面的鲍尔是心急如焚,虽然他听到面前的三名军官,嘴里不断地提到自己的名字,但他根本听不懂俄语,压根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他朝一旁的阿斯凯尔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希望能从他那里了解一下内情。谁知阿斯凯尔和他的目光一对上,就扭头望向了别处,根本没有为鲍尔做翻译的想法。

    “刚刚别雷上校不是说,我们释放鲍尔后,让他给德国人带假消息回去,使德军指挥官以为这里的阵地还在他们的手里。”看到古尔季耶夫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索科夫向他解释说:“为了让一切显得更真实,我还打算让鲍尔向德军指挥官报告,说阵地上的弹药严重不足,希望他能给予补充。同时,为了便于联系,最好再给我们提供两部电台。”

    别雷和古尔季耶夫听完索科夫的话,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古尔季耶夫为了不让索科夫难堪,委婉地说道:“旅长同志,你所提出的这些条件,我想德国人是不会答应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索科夫说完这句话,抬头望着站在鲍尔身边的阿斯凯尔,吩咐他说:“上尉同志,请你转告鲍尔下士,就说我们准备放他回去。”

    鲍尔听说索科夫打算放自己回去,顿时喜出望外,嘴里叽里哇啦地说个不停。虽说索科夫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也能明白,他是在向自己表达谢意。等鲍尔安静下来后,索科夫又接着说:“鲍尔下士,我们放你回去,并不是没有条件的,希望你能为我们做一点事情。”

    急于脱身的鲍尔,听完阿斯凯尔的翻译后,立即迫不及待地问:“中校先生,您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照办的。”

    “我想让你回去,告诉你的师长,说这个阵地还在你们自己人的手里。”索科夫望着鲍尔面无表情地说:“但是部队的弹药已经不多,希望他能尽快派人给我们进行补充。同时,营里的电台坏了,无法和师部、团部取得联系,最好能再给我们补充两部电台。”

    鲍尔做梦都没想到,索科夫给他提出的交换条件,居然是让他回去欺骗自己的长官。他只觉得两腿发软,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脑子里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看出了鲍尔在听了自己的话之后,陷入了天人交战,索科夫又趁热打铁地说:“鲍尔下士,我很明白你此刻的心理。如果你真的按照我所说的话,回去向你的长官报告,一旦被识破,你恐怕会立即被枪毙。但我同时提醒你,你要是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可以马上命人枪毙你;但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们,去欺骗你的长官,为我们搞到所需要的武器弹药,到时你还可以跟着送弹药的车辆一同返回这里。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吧?”

    索科夫给了鲍尔两个选择:一是不答应配合,就立即枪毙;二是积极配合,然后随着送弹药的车一同返回,就能安全脱险。他不知对方会如何选择,双眼紧紧盯着对方的同时,他的手不自觉地搭在了腰间的枪套上,一旦鲍尔选择拒绝,他就会毫不迟疑地拔枪射击。

    鲍尔看到了索科夫的小动作,心里暗自嘀咕:要是自己拒绝,就会立即被枪毙;可真要回去欺骗长官,一旦被识破,同样逃不过一死。他的眼珠子转了转,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新的念头:我可以假装答应他们,等回到师部后,我再把真实的情况向长官报告,这样就可以脱险,也能逃过一死。

    然而他的这个想法,却被索科夫看出来了。索科夫冷哼一声,说道:“鲍尔下士,我警告你,别动什么歪脑筋。你以为假装答应配合我们,安全脱身后就向你的长官告密。别忘记了,我们可有不少的人,是看着你唱着《国际歌》,出来向我们投降的。你想想,假如你的长官知道了这事,会绕过你的性命吗?”

    鲍尔没想到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居然会被索科夫看得如此清楚,慌忙答道:“不敢,不敢!中校先生,如果您放我回去,我一定按照您所说的,向我的长官报告。”

    见鲍尔做出了承诺,索科夫决定选择相信他,便冲古尔季耶夫说:“上校同志,既然鲍尔下士愿意配合我们,那就把他放掉吧。”

    “好的,旅长同志。”古尔季耶夫知道放掉鲍尔,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就算自己再怎么反对,索科夫也不会改变主意,便点着头配合地说:“我立即安排人,把他送出我们的防区,让他回德国人那边去。”

    “对了,他的那辆摩托车还能用吗?”索科夫想到那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连忙又问了一句:“如果他没有摩托车的话,就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旅长同志,这一点你放心,我那里有的是会修理车辆的战士。”别雷看到古尔季耶夫显得有些迟疑,连忙插嘴说:“就算打坏了,我的人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车修好。”

    鲍尔在遭到苏军射击时,摩托车的轮子被打坏了,好在阵地上有备用的摩托车轮胎,别雷的手下立即进行了更换。十几分钟过后,鲍尔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阵地,朝着几十公里外的师部疾驰而去。

    望着鲍尔远去的背影,索科夫立即吩咐古尔季耶夫:“上校同志,立即命人收集德国兵的军服,让你的人都换上。这样就算有德军的小部队出现,他们也不容易看出破绽。”

    听到索科夫的这道命令,古尔季耶夫有些为难地说:“可是,旅长同志,友军马上就要来接防,一旦他们看到阵地上都穿德军制服的,会不会发生误会啊?”

    “古尔季耶夫上校,这个你不用担心。在山坡南侧阵地的指战员,都换上德军的制服;而山坡北侧的同志,还是穿现在的军服,这样就不会和友军发生误会了。”为了让古尔季耶夫安心,索科夫还用手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阿斯凯尔:“况且我们这里还有友军的联络员,就算我们所有人都穿着德军制服,等友军出现时,只要由阿斯凯尔上尉去进行联络,就能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发生。”

    古尔季耶夫觉得索科夫说得很有道理,连忙招呼部下,从德军尸体上把那些还算完整的军服扒下来,交给那些正在山坡南侧阵地里忙碌的战士。

    趁着古尔季耶夫忙碌的工夫,别雷递了一支烟给索科夫,好奇地问:“旅长同志,你觉得德国人会给我们送弹药来吗?”

    “假如鲍尔下士全力配合的话,我想敌人还是会给我们送一部分弹药来的。”索科夫划燃火柴,先给别雷点上,再点燃了嘴里的香烟,抽了一口后说道:“我们就是在浑水摸鱼,能否捞到大鱼,就看我们的运气如何了。”

    别雷听索科夫这么说,不禁咧嘴笑了笑,“旅长同志,据我所知,你的运气好像一直都很不错,否则也不可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从一名下士成为了中校。如果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能把这里作为一个进攻出发点,冲进包围圈为斯大林格勒解围,没准你还会得到勋章和晋衔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