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545-37053916/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一同上路吧
    王子牟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她,目中射出难以置信却又惊喜万分的光芒,竟完全没了反应的能力,呆在原地。

    眼前的女子绝美,那双剪水双眸好似会说话一般,配上她那微微有些娇羞却又明目张胆的笑容,简直就是男人的毒药。

    “萱儿……你……你怎么来了?”好半晌王子牟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呼道。

    那女子自然就是魃族公主金萱儿,但见她盈盈一笑,柔声道,“王郎,人家当然是特地来找你咯。”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行为乖张、手王狠辣的魃族公主,变得温柔可人,望着王子牟的眼神就如妻子久未相见的丈夫。

    王子牟心中一暖,冲她微微一笑,眼眶却已经湿润。金萱儿背负着魃族的重任,可谓日理万机。而她还能抽时间来陪自己已然万分难得,更何况是这危险重重的极北之地。

    二人的目光在空气交汇,千言万语在这刹那间已经无需多言,各自便已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而那冒牌货被金萱儿扔回来后,见是个漂亮女子,胆子也大了一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大声道,“这位姑娘,你刚刚的行径实也未免太无礼了一些。不过谁让我大名鼎鼎的小箭神王子牟,这次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众人面面相觑,震惊的盯着那冒牌货。

    金萱儿倒是被他逗乐了,噗嗤一笑,却也没理会那冒牌货,反而白了王子牟一眼道,“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居然能忍他这么久。”

    “哼,你懂什么,我主人这叫大度。”脑海中,小银牛皮哄哄道。

    王子牟则苦笑一声,无言以对。

    那冒牌货见金萱儿美若天仙,一颦一笑都有摄人心魄的力量,心中不禁砰砰乱跳,赶忙道,“姑娘你……你生的实在太美了,我好生仰慕。要知道,我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小箭神王子牟,只要你跟着我,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咚!

    众人再也抵挡不住这家伙的不要脸神功,一头栽在地上爬不起来,心中更是哭笑不得,均想,先不说连瞎子都看得出来金萱儿眼中只有王飞一人,更何况你这家伙刚刚贪生怕死现在还有脸说保护人家,真是可笑之极。

    脑海中,小银愕然不已,“主人,这……这家伙不要脸的功夫似乎比我还要力量。靠,都出丑成这般模样了,居然还敢泡妞!泡妞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泡主人你的妞,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子牟也暗自揩了一把冷汗,这家伙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金萱儿却似乎来了兴致,笑道,“原来如此,你就是小箭神啊。其实人家最喜欢的就是王子牟了,嘻嘻。”说着狡黠的朝王子牟眨了眨眼。

    王子牟的脸刷的就红了,金萱儿这番话看似是说给那冒牌货听,实则是在向自己吐露真情,他倒老大不好意思。不过心中却有一股暖流激起,整个人都犹如沐浴着阳光,浑身暖洋洋的,舒泰无比。

    金萱儿似乎也猜到了王子牟的心思,凝望着他,眼眸都快要滴出水来。

    “咳咳,我说两位,你们大庭广众下打情骂俏似乎有些不好吧?特别是主人你,身为天下年轻人的楷模,肩负着净化社会风气的重任,这个样子可要不得哦。”小银“再也看不下去了”,干咳一声道。

    不过二人的心早已飞到一起,哪里功夫理会他。

    而那冒牌货见金萱儿似乎对自己“很有意思”,心下大喜,却又觉得王子牟在旁老是碍手碍脚,便大不咧咧道,“喂,那个小子,你马上给我闪到一边去。我现在要和这位姑娘深入交谈,一同探讨一下人生的未来和意义,你这种五大三粗的家伙别在这里打岔了。”

    王子牟和金萱儿的心彼此交流着,却又哪里有闲心来理会他。

    冒牌货见王子牟如此顽固,甚至还和自己的“女神”眉来眼去,顿时勃然大怒,大吼一声,一拳打在王子牟的胸口上。

    众人大吃一惊,哪里料到这家伙说动手就动手。

    蓬!

    拳头击中胸口后发出一声震响,然而王子牟的身躯却纹丝不动,反倒是那冒牌货浑身如遭电击,噔噔噔连退三步,不敢置信的盯着王子牟。

    这种跳梁小丑王子牟本没有太多的兴趣,可他却自不量力且不知趣,自己却不能再容忍。他当即脸一黑,便欲出手。

    金萱儿将他拦了下来,微微一笑道,“这家伙挺有意思,就让我来收拾他好了。”

    王子牟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点头表示答应。

    小银却无比怜悯道,“小子,这次你可算是倒霉到家了。要是我主人收拾你,至多取你小命。换成金萱儿,嘿嘿,她可是地地道道的小妖女,你就等着瞧她的手王吧。”

    只见金萱儿盯着冒牌货,似笑非笑道,“你刚刚不是说可以保护我么,那我们现在来做个测验如何?”

    冒牌货立时双目放光,拍着胸脯道,“姑娘你放心好了,以我的本事绝对没人敢惹你,何必做什么测试?我为了你可以上刀山下火海,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这家伙倒也是个人才,说起大话来一套一套的,的确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金萱儿脸上笑意更浓了,然而熟知她性子的王子牟和小银却知道,那冒牌货今次恐怕要到大霉了。只听她道,“话虽如此说,但人家怎么也要试一试才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嘛。其实这个测验很简单,只需要打败它就可以了。”

    话音未落,众人就觉地动山摇,天地都晃荡起来,叫人站立不稳。众人大骇,这才发现,刚刚那头大怪熊又逼近过来。

    吼!

    那头大怪熊整个立了起来,便犹如一堵小山站在那冒牌货跟前,两只爪子锤着胸膛发出砰砰大响,大嘴怒张,一股灼热的气浪便即喷涌而出。

    众人又惊又骇,纷纷闪避开去,生怕被这大怪熊一口吞了,抑或是被一掌拍成肉酱。

    那冒牌货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惊恐道,“姑娘,你开什么玩笑,我……我怎么能和一头畜生交手?”

    金萱儿收起笑容,双目一寒,冷冷道,“你刚刚不还吹嘘如何如何了不起么,怎的现在就怕了?你不是小箭神,难道连一头畜生也及不上么?”

    在场之人无不震惊,只觉她气势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与之前温柔可人简直判若两人,心中更不禁暗暗庆幸,“看来这个女子和王飞公子相视,绝不是什么普通女子,还好我没有去招惹他,否则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那冒牌货也没料到金萱儿突然变脸,震惊道,“姑娘你……你……”

    金萱儿不屑道,“就你这点本事,居然也敢盯着小箭神的名头出来招摇撞骗,也不怕笑掉大牙!”

    冒牌货浑身遽震,这才知道自己早已被人识破,霎时间七魄去了六魄,吓得瑟瑟发抖,哀求道,“姑娘饶命,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妻儿,一切都是为了养家糊口啊。”

    脑海中,小银黯然道,“我说老兄,你能不能找一个新鲜点的借口,不要每次都是这一套好么,听得人都腻歪了。”

    王子牟心下冷然,此人招摇撞骗倒也罢了,居然不思悔改,当真是冥顽不灵。

    众人闻言更是怒不可竭,虽然早料到自己恐怕被骗了,但现在听到冒牌货亲口承认,简直都快气炸了。

    “杀了他,杀了这个片子!”众人咆哮。

    那冒牌货吓得浑身颤抖,一个劲的哀求,脑筋却转的极快。他情知留下来不被大怪熊给拍死也要被众人的口水淹死,眼睛偷偷四处瞄,真正思量从何处逃走。

    “大伙儿就饶了小人吧,我愿意把金子全都还给你们。”他一边磕头求饶,一边将从众人手中骗来的金子逃出来放在地上,却暗自物色路线。

    众人见他把金子拿出来,似有悔改之意,正考虑要否放他一马。那冒牌货却趁着众人恍惚的一刹那,狂笑一声,从地上弹射而起。

    “哈哈哈,诸位,多谢你们连日来的款待,老子就先走了,不用再送了!”他一边狂笑,一边飞掠逃命,速度倒也不快,眨眼间便到了二十多丈开外。

    众人气得直跺脚,想不到这家伙玩出这么一手从眼皮子地下逃脱了,奈何这家伙实力平平,逃命的功夫却是一流,此刻追之不及了。

    此时唯一还能保持平静的恐怕只有金萱儿和王子牟二人,只因他们早料到冒牌货的心思,一点也不惊讶,更不担心他能跑得了。

    金萱儿目送着冒牌货越来越远,娇笑道,“你何必走得那么急,熊儿别让咱们的客人就这么走了。”

    那大怪熊得了命令,咆哮着冲了出去。

    此刻冒牌货已经奔出三十多丈,眼见就可逃出生天,却不想大怪熊速度奇快,三五步就将他追上,他甚至还来不及闪避,大怪熊就将之脚踝擒住提了起来。

    王子牟看了看天色,说道,“萱儿时辰也不早了,别玩了。”

    金萱儿此刻也没了继续玩下去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那大怪熊道,“熊儿,既然咱们的客人要走,咱们也不拦着,送他一程吧。”

    大怪熊闻言咆哮一声,提着冒牌货的脚踝将之抡圆,转了好几圈之后,猛地将之扔了出去。

    “啊!”

    冒牌货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子便犹如一颗高速飞行的炮弹射了出去,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眨眼间便消失在眼前。

    众人的目光随着冒牌货移动,直至后者消失不见,这才回过神来,不约而同对冒牌货产生一丝同情感。

    “倒霉的家伙,这次不死也是个半死,以后学乖一点,招摇撞骗也是需要需要智慧的,你们这中无脑型的家伙就不要玩了。”小银怜悯道。

    王子牟倒是无甚感觉,对方是罪有应得。

    这时,有人将地上的金子捡了起来,一数才发现少了五十两,不禁咒骂道,“这个王八蛋,还真是狡猾。”

    又有人笑道,“算了,就当给他的医药费吧。”

    众人再也忍不住,哄笑一片。

    金萱儿则笑吟吟盯着王子牟,柔声道,“王郎,我们一同上路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