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相濡以沫总裁老公太缠人

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615-35341329/

第274章惨无人道的折磨
    第274章惨无人道的折磨  

    顾相濡从车上下来,眼眸里除了冷漠还有微不可察的烦躁。

    他没有耐心陪苏绵玩!

    “去哪里?”

    苏绵笑,顾相濡的怒气在她的眼里是好的现象。“你生气了?”

    “苏小姐。”顾相濡双眸冷冽如刀锋。“我只身一人来到你们的地盘,拿出最大的诚意,想和你们黑手党合作,也请你拿出你们黑手党该有的爽快,我最讨厌拐弯抹角的人。”

    “那么巧,我也讨厌拐弯抹角的人。”苏绵的眼神里流转着毫不掩饰的爱慕。

    她丝毫不畏惧顾相濡警告的目光,美艳的冷眸灼灼的和顾相濡对视。

    这个男人终于沉不住气了呢!

    苏绵也不再挑战顾相濡的耐心,侧身看着破旧的高楼。“就是这里,顾大总裁,里面的路不好走,你脚下可要走稳一点,别摔跤了,摔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她说完,踩着脚下细细的高跟鞋,高高的扬起下巴走了进去。

    顾相濡无视苏绵的暧昧叮嘱,大步跟了上去。

    他和苏绵的这几轮对话,他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的脑子里有坑!

    果然天才……都是不正常的!

    苏绵听到顾相濡跟上来的脚步声,唇边的笑意更浓,她突然停住脚步,快速转身看着顾相濡。

    “你就这么跟上来了,不怕我让你有进无出。”

    “你不敢。”

    苏绵笑,又开始了出言调戏。“我不是不敢,我是舍不得。”

    顾相濡眼眸里的厌恶更深,这个女人怎么越看越像一只发了情的黑山老妖。“劳烦苏小姐,继续带路。”

    苏绵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从瓶子里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伸手递给顾相濡。“把它吃了。”

    顾相濡没有伸手接药,虽然说实验开始他会成为苏绵的小白鼠,任苏绵为所欲为,但现在苏绵反悔了实验,他不会轻易吃她给的药丸。

    他挑着眉头。“这是什么?”

    苏绵知道顾相濡的顾虑,将药丸塞进自己嘴巴里,嚼了两下,咽下后,才又倒出一颗再次递给顾相濡。“放心,我不会害你,这是对你有益无害的东西。”

    顾相濡狐疑的看着黑色的小药丸,这药丸肯定是苏绵自己炼制的,她当着他的面吃,也有可能事先就吃了解药,苏绵可是有名的毒妇,他不能实验还没开始就先上了她的套。

    “不好意思,我是个惜命的人,来历不明的东西我从来不吃。”

    苏绵像是听到了笑话般轻笑出了声。“顾大总裁,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诚意,我的一粒药丸你都不敢吃,那你还来当什么小白鼠。”

    顾相濡薄唇紧抿。“激将法对我没用。”

    “不知好歹。”苏绵张嘴将药丸扔进了嘴巴里。“国内有一句俗语怎么说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现在不吃,等下别找我要。”

    她给顾相濡吃的药丸,是一种抗体,能有效防止病毒和细菌的侵犯,他对她很防备,她都以身试毒了,他还是不肯吃。

    高楼里的内部环境非常昏暗,好像根本就没有窗户和通风的地方,视线非常不清晰,地上堆放着成堆的不知名物体,一小堆一小堆的堆成一个小山丘,被黑色的大网布罩着,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腐烂味儿和血腥味儿,难闻的让人想要作呕。

    顾相濡皱眉,修长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面,想要尽可能的阻挡腐尸般的气味钻入体内,这血腥和腐臭味,令他的胃部有了不适的感觉。

    苏绵看着顾相濡阴沉的脸色,以及顾相濡捂口鼻的动作,便知道他忍受不了这难闻的气味。

    一般人好像都无法忍受,也就他们这种以杀戮为谋生的人,才能在这气味中面不改色。

    她很满意顾相濡的排斥反应,这说明她带顾相濡来这里是正确的,说明让顾相濡放弃实验又近了一步。

    她晃了晃手里的小药瓶。“要吃吗?吃了就没这么难受了。”

    顾相濡冷着脸,冷眸直接扫向苏绵,看都没有看药瓶一眼。“这就是你指的地方?”

    苏绵没想到顾相濡这般有定力,在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

    看来她的好心药丸是派不上用场了。

    她慢条斯理的把药丸放回口袋里,顾相濡连连拒绝了她三次,她面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当然不是,这只是个门槛。”

    “那就快点进入主题。”顾相濡不耐的催促,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实验无关的事情上。

    他揣测不了苏绵的心思,不知道苏绵为什么临时反了悔,但他隐约能猜测到,接下来要看到的场面,肯定是苏绵精心策划,用来击退他想做实验的决心。

    他不会畏惧,也不会退缩,他不单单是为了免尹以沫受骨髓穿刺的痛苦,更重要的是,这是他欠林雅雯的,必须由他亲自偿还。

    苏绵看顾相濡被腐尸味熏得脸色铁青,难受的好像再张嘴说话就会吐出来,便也不再多在这里停留。

    毕竟顾相濡现在是她心上的人,他难受,她也不好过。

    最重要的一点,停留的时间过长,真的会感染细菌中了尸毒。

    那就太棘手了!

    苏绵抬脚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地下室就是她带顾相濡来看的重头戏。

    通往地下室的是一条长长的漆黑走廊,走廊的入口便有戴着面罩拿着枪的杀手们站岗。

    杀手们看到苏绵后,都礼貌的鞠了个躬。

    苏绵如没看到般,面无表情的继续向里面走。

    顾相濡跟在苏绵的身后,他没想到这破旧的大厦下面竟还有一番天地,他更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是关押反恐分子的地牢监狱。

    他很意外,苏绵竟然会带他来这样的重地,要知道关押*的地方,可是黑手党的心脏。

    “你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是反恐的人?”

    苏绵双手环胸,自信道“你的老底在你和苏青认识的第一天,就被苏青调查的清清楚楚,你若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那你早就已经是这监狱里的其中一员。”

    顾相濡冷笑。“难道你带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试探?”

    “当然不是试探,我若是对你有一分的怀疑,你更没有可能踏入这个地方。”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除了黑手党的心腹,便是用毒药牵制的永生看守杀手。

    “那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他一点都看不懂苏绵。

    苏绵神秘一笑,转身随便打开了一间牢房的门,这里的牢门都没有上锁,因为这些死囚犯被折磨的根本就没有力气逃跑。

    她踏了进去,冷眸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死囚犯。

    侧身微笑对顾相濡发出邀请。“顾大总裁,进来看看。”

    顾相濡没有一刻的迟疑,快步跨进了监狱。

    如果看这些死囚犯的惨状,是苏绵最终的目地,那他就尽快满足苏绵变态的要求。

    他也不是什么善人,手上也沾染的有血,这些场面他还是能经受的。

    死囚犯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头发像枯草般粘连在一起,满是血口的衣服因为汗渍和血迹也粘在了身上,全身上下所露出来的皮肤没有一块好地方,除了那张稚嫩的少年脸蛋,其他地方可以用血肉模糊,体无完肤来形容。

    少年身上伤的最重的位置,是腿部的膝盖处,两双膝盖都是白骨森森,皮肉好像都被人撕掉或者刀削掉般,没有一点皮肉的粘连痕迹,光滑的让人毛骨悚然。

    白骨森森的膝盖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粗眼针洞,针眼很大很密,像是穿透了少年的膝盖骨头,针眼里满是已经凝固的暗红色的血痂。

    顾相濡俊眉微皱,他对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并不意外,被抓后就等于坠入了人间的十八层炼狱,被挖掉眼球,割掉身体的器官很正常,唯一意外的就是死囚犯,竟然是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少年。

    少年的脸已经惨白的没有任何血色,好像身体里的血液要么流失干净,要抹已经凝固,完全就是一具尸体的状态和模样。

    苏绵仔细的盯着顾相濡看,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她想从顾相濡脸上看到惊恐,但是她失望了,顾相濡很淡定,淡定的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顾相濡和她是同类,和她一样生活在这样残酷血腥的环境里。

    所以,才能看到这样的折磨,连个表情都没有。

    “好了,顾大总裁可以发表一下看后意见了。”

    顾相濡的视线紧盯着少年完好无损的脸,少年的脸上连个指甲盖大小的伤痕都没有,和身上的血肉模糊形成鲜明的反差对比,这太奇怪了。

    “他的脸为什么没有受份?”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苏绵也将视线移到少年稚气未脱但是英俊不凡的脸上。“你知道人皮面具吗?”

    顾相濡目光一沉,语气冷漠又嘲讽。“你们还真的物尽其用。”

    他毫不掩饰话语里的讽刺,把人折磨,杀掉,最后还拿来赚钱,黑手党真的够黑。

    苏绵笑,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起伏。“谁让他生得这般俊俏,这么好的一张皮相毁了太可惜了,割掉做为人皮面具,能卖个好价钱。”

    当然,人皮面具不是这张脸的最大价值,利用这张脸打入反恐组织,才是这张脸最大的意义和精髓所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