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878-35220866/

第一百三十四章 神秘主仆奶凶奶凶
    第一百三十四章 神秘主仆奶凶奶凶  

    小家伙皱着鼻子,哼哼呀呀的朝着陈三星拳打脚踢而来!时而无比灵活的钻到陈三星的背后想要偷袭他,时而高高跃起想要给自家老父亲来一个黑虎掏心!显然是全力以赴,将陈三星教给他的三十八般武艺全部招呼了过去!

    不过有些丰富战斗经验的陈三星并不慌乱,应对的游刃有余,不过十数招过后,陈三星的眼中的惊讶和惊喜神色根本压抑不住了!

    一个揽雀尾挡下陈三岁的一记侧背偷袭,顺势将他抱起来,陈三星一脸欣喜若狂的揉了揉陈三岁的脑袋:“我的儿子怎么一瞬间变的这么厉害了?还没开始修炼呢,只是肉身之力便已经这般了不起了!”

    陈寒安嘿嘿嘿嘿的笑着,虽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跟着笑就行了……

    陈三星替他捏筋锻骨之后,又让陈三岁扎了一个时辰的马步,陈三星这才让自家宝贝儿子自由活动,而自己则是双手负后,迈着开心而喜庆的步伐走向了村子里面的船坞。

    陈三岁老老实实的扎完一个时辰的马步之后,也不奇怪为什么今天要比往常轻松了许多,无比开心的一蹦一跳着走出了院落,在漫山遍野的紫月灌木丛之中穿过,一溜烟的向着那处破败的山神庙小跑着赶了过去。

    “二狗、二狗!猫咪猫咪!”陈三岁小手挥舞着兴高采烈的快步走进了山神庙。自家的那只春黄色的小土狗也是屁颠屁颠的跟着自家小主人摇着尾巴汪汪汪的叫着走进了山神庙。

    每人!没猫、也没狗?

    陈三岁有些迷惑的挠了挠脑袋,不应该啊,这个时间,他们能去哪里?

    小黄围着那座已经没了脑袋的山神像转了一圈,在四周这里闻闻那里闻闻,最后冲着自家小主人汪汪叫了两声。

    陈三岁不明所以,也没有理它,挠了挠脑袋,然后躺在草堆上,学着王二狗的样子,双手放在后脑勺下面枕着,右腿跷在左腿上,一边抖着脚一边唉声叹气起来。

    时光缓缓流逝,陈三岁撒了一泡尿,又睡了一觉之后,依旧没有见到王二狗和他那些阿猫阿狗们的踪迹之后。他愤愤不平的站起身来,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肯定怕我把猫咪玩坏才躲着我!’、‘以后不给你偷小鸡了!’等等的话语,一边说着就要迈步走出山神庙。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自家小黄狗开始冲着山神庙外面疯狂的大叫起来,陈三岁发现它和平时的叫声有些不同,有些急促,尾巴也不摇了,而是紧紧的夹着尾巴对着门外面狂吠起来。

    陈三岁挠了挠脑袋,有些蒙圈,他蹲下身子摸着自家小黄狗的脑袋:“狗狗狗狗,是不是二狗他们回来了?”

    然而小黄狗不理会陈三岁,只是不停地低鸣嘶吼,正在陈三岁无所适从的时候,两个人缓缓走进了这座破败的山神庙。然后便看到了庙里面的一人一狗。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雪白长袍手拿折扇的高大男子,器宇轩昂,龙骧虎步。而跟在高大男子身后的则是一副书童打扮的模样。不过长相很奇怪,眼睛竟然是黑绿色的,而且全是眼仁!没有眼白。

    在外面的时候,小黄狗叫的倒挺大声的,可是等这两个人走进来之后,小家伙反而再也不敢叫了,夹着尾巴藏在陈三岁后面瑟瑟发抖。

    手拿折扇的男子并没有对着陈寒安说话,好像是把他当做了一个在这里玩耍的小孩子一样。他先是神色有些厌恶的看了看坐落在山神庙正中央的无头山神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时候,这些魑魅魍魉也敢大行其道,立庙受香了?”

    “就是,大人,我这就去把这个庙拆了!”长相怪异的书童黑绿色的眼瞳之中闪过一缕狠厉的神色,气势汹汹的说着就要撸起袖子走上前去!

    没想到这个时候陈三岁竟然站了出来,他将双臂张得开开的,给自己壮着胆子说道:“不可以!叔叔!不能拆!”

    那书童见到偏远渔村的小孩子也该放肆,冲撞自己,当下便要狠狠一巴掌打到陈三岁的脸上,但是在关键时刻被那位身着白袍手拿折扇的高大男子出声制止。

    那书童见到自家老爷发话了,连忙收手,点头哈腰的退到自家老爷后面。

    只见那位身材及其高大的白衣男子缓缓走到陈三岁面前蹲下,先是伸手摸了摸陈三岁的小脑袋,然后语气温和的问道:“那你告诉叔叔为什么不能拆。”

    陈三岁对于这个笑意盈盈的白衣男子反而更加厌烦和害怕,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壮着胆子顶了一句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站在后面的书童吸溜了一声,‘哎吆我这暴脾气!是个人都敢造次了吗现在?’说着就是一幅要走上来收拾陈三岁的样子。

    但是那白衣男子挥手示意自家书童不要轻举妄动,那书童便又连忙放下手,耷拉着肩膀,懒洋洋的靠在破旧的木门上。

    对于陈三岁一个小孩子的挑衅,这位高大的白衣男子没有说话,而是在陈三岁面前轻轻那么一抹,然后陈寒安便见到了一幅幅海王村房屋一片片的倒塌陷落,海华山山体蹦碎毁灭的恐怖景象。

    这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像吧陈三岁吓得不清,呆立在当场,有些不知所措。

    白衣男子一挥手,画像消散,然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陈三岁这才回过神来。

    男子轻轻抚摸着面前这个小家伙的脑袋,双眼微微眯起来,“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把所有地方都拆掉。到时候你可就没有家住了。现在说告诉不告诉叔叔?”

    陈三岁一听自己到时候回不去家了,这还了得,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止:“我都告诉你叔叔。你别拆我家房子。你要是拆我家房子的话,等我长大了,嗯和你一样大的时候,就把你的房子也拆了!”

    白衣男子望着面前这个刚开始还很怂很怂的,可是说着说着又开始攥着小拳头,对着自己奶凶奶凶起来的小家伙少有的哈哈大笑起来:“很好,哈哈哈!想要拆我的房子,你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二个呢!加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