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961-44729911/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一拳解决
    龚亦尘和方毅喝完酒已经十点了。

    随后龚亦尘和方毅一起回到了青木酒店,当经过严芳的房间。

    只见,房门是虚掩的。

    他走进一看,屋子乱七八糟的,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写道:想要救人,来尖嘴旺。

    “尖嘴旺?”

    方毅倒吸一口凉气,酒醒了几分。

    “你认识,带路。”

    龚亦尘倒是很干脆。

    “我们不能贸然前去。”

    方毅蹙眉道:“尖嘴旺是三江汇集之地,不知道为什么灵气进不到那里面,那里是肉身极限之地。”

    “没事,我肉身也很强!”

    龚亦尘笑回道,这一句绝对不是自夸。

    “我知道你肉身强,但是如果你的对手,可以在哪里用灵气,而你只能用肉身呢?”

    方毅一语惊人,接着道:“不要问我,为什么刚才说这里没有灵气,因为我说的没问题,你确实没有灵气,但是他们有。”

    “没事!不用灵气,照样干翻他们。”

    龚亦尘不以为然地道。

    “尖嘴旺,华夏最牛逼的黑拳台,几乎没分钟都上上演生死,无规则搏杀,他们的训练十分的残忍。”

    方毅如实地道出:“进了尖嘴旺,除非赢三场。”

    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玩的,不赢三场,没有人能完整的出去。

    “走吧!”

    龚亦尘已经不耐烦地催促道:“有什么要讲的,路上说。”

    尖嘴旺。

    龚亦尘刚来到这里,鼻翼微动。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之气,这确实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里每个人都是埋头做着事,你若是盯着谁看,回敬的都是充满杀戮的眼神。

    “喂小子,上擂台吧。”

    这时一名绿毛男笑看着龚亦尘道。

    “你不够格,叫你们老大出来。”龚亦尘眸子里闪烁着寒光。

    “找我老大,先赢了我再说。”绿帽男舌头舔了舔匕首。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龚亦尘一跃跳上了拳台。

    “装逼!”

    绿帽男比划着匕首,“我在想割你那块肉下来。”

    “开始了吗?”

    龚亦尘淡淡地问道,毕竟这个拳台连个裁判都没有。

    “可以到时可以,只是你的兵器呢?我们这个拳台是无规则,别说我没提醒你,就是你拿把枪出来,我也无所谓。”

    绿帽男眼眸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金刀大佬上擂台了!”

    “卧槽还真是。”

    “这小子惨了惹到金刀大佬了。”

    “唉,估计又是一刀封喉。”

    “不一样,从金刀大佬的眼神中,我觉得大佬是想玩这小子。”

    “那这小子更惨了,飞刀割肉,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被割了千刀不死家伙的惨叫。”

    …

    很快拳台下围满了人,人们看向龚亦尘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让我来吧!”

    台下的方毅也跳上了拳台,看向绿毛男到:“来吧,对付你,不用我哥出手。”

    “笑死人了,我还第一次见有人带小弟来装逼的,不想浪费时间,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绿毛男手上又多出一把匕首:“好久没玩二穿了。”

    “方老弟,你退下,我知道你能解决这绿毛,但是我不想耽误时间。”龚亦尘皱了皱眉头道。

    “龚老哥,不用很久,给我三分钟,保证完成任务。”方毅接着道。

    二人的对话,令整个拳台下寒蝉若惊。

    拳台上绿毛男的面色也一阵青白交替,极为的难看。

    三分钟解决他,眼前的两个年轻人似乎太嚣张了吧,就是黑龙哥也不见得能在三分钟的时间内解决他。

    他金刀在尖嘴旺可是仅次于黑龙的第二高手。

    如今竟然被看轻了,孰不可忍。

    “老弟,你如果能一拳解决绿毛,我就下去,如若不能,你就下去。”

    龚亦尘单手拍在挡在自己身前方毅的肩膀上。

    “一拳?”方毅也惊呆了,眼前的绿毛男一看就不是喽啰,无论是气场还是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

    “妈的!小子,你说什么呢?一拳解决我金刀,你也不去出去打听打听我金刀是什么人呢?”

    绿毛男大声叫嚷道,面沉地仿佛都能滴出血来。

    “金刀,尖嘴旺的武力值第二人。”

    “金刀一出,必有毙命,一刀一魂,未曾放空。”

    台下的人们,为绿毛男正名着。

    方毅已然退下,龚亦尘眯着眼看向绿毛男:“姓金的,可以开始吗?”

    “老子不姓金,金刀是大家给我起的绰号,因为老子杀人前,匕首飞行的轨迹会拖出长长的金光!”

    绿毛男暴怒。

    “我不管你是金刀,还是绿刀,赶紧宣布开始。”

    龚亦尘已然没有了耐心。

    “找死,开始!”绿毛男说话间,同时将两把匕首飞出。

    两把匕首,在天空中划出诡异的弧线,一前一后直指龚亦尘心脏的前后。

    这时龚亦尘也动了,轻出一拳,朴实无华。

    绿毛男双手合在胸前十字防御,本以后会有强大拳劲,结果等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搞什么啊?白痴!”

    “切什么玩意?这家伙是傻逼吗?”

    “就是,我还以为他能打出拳印,哪怕是拳气也行,这是什么?”

    “嘴炮倒是不错,一拳,呵呵!”

    台下也是一旁嘲讽。

    “等等,金刀怎么停住了?”

    这时候有人发现了异常。

    下一秒,便见两把金刀原路返回。

    “啊——”

    绿毛男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两把匕首一前一后插在他的心脏上。

    感受着生命力的流逝,他嘴角微苦。

    没想到他的生命会终于自己的匕首下。

    台下的观众早已经被惊的目瞪口呆。

    “叫你们老大出来。”

    龚亦尘负手立于拳台上。

    “黑龙哥,不好了有人砸场子了。”

    “金刀死了,黑龙哥,求救。”

    台下的人瞬间炸开了锅。

    黑屋里,陶莎扶着墙走了出来,看着乱成一片的尖嘴旺,皱了皱眉头问:“怎么了?”

    没人回答她,不过每个人都在喊黑龙。

    “出什么事了吗?”陶莎艰难地行走,朝向人流的反方向。

    当走至拳台时,陶莎顿时就愣住了,只见龚亦尘正站在擂台上,一个人倒在其脚下。

    “是你干的?”

    龚亦尘眸中绽放出寒光,一跃跳下拳台,向陶莎冲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