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979-38006135/

274 韩斌
    上海市,天气潮湿,酷热难当,走在大街上,在每个敞开大门的店门口,都能让人感受到一丝丝的凉气,如果没有购买欲望,人们也不会因为享受这一丝凉气选择进入。

    大街上的人们,行走匆匆,有些人的步伐缓慢且悠哉,只消看一眼,就知道那是来上海游玩的游客或是不需要上班的富家子弟。

    在上海工作的人们,哪有那闲情去欣赏或者行走缓慢。

    对于他们来讲,时间从来都是用在工作上,为其体现最大的价值。唯有休息的时候,他们才会做出跟那些人一样的闲情雅致。

    韩斌行走在街道上,他需要去的地方是浦东新区。

    原来的浦东新区曾是一片郊区,他不确定自己之前所购置的房产是否还在。

    不过还好的是,当时他有寻人去帮他打理上海的一切。

    他到了目的地,果然,过了紫薇路之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大变样。

    不管是道路还是楼房,都与市中心别无二致。

    这里的发展迅速,导致了他在这里迷了方向。

    庆幸的是,他早已联系的人正在他所指定的地方等着他。

    “这里的变化,是不是认不出来了?”一名女子正在路边,她靠在一辆红色的吉普车上,摘下她的墨镜,一头亮黑的长发她轻轻甩在后边。

    “很大。”韩斌向她走去,“当年的小姑娘都变成大美女了。”

    “我说过,我会等你的。”女子微微笑了笑,突然抱了他,“你还是没有变化。”

    “好了,小时候抱你,现在突然这样,还真是有些不习惯。”韩斌轻轻推开了她。“莎莎,你妈妈怎么样?”

    “不知道。”莎莎突然语气冰冷,“不要提她,提她就烦。”

    韩斌微微笑,“还生你妈妈气啊。”

    “什么啊!”莎莎突然撅起了嘴,撒娇道“你答应我的,等我长大了,要娶我。”

    “呵”韩斌没想到莎莎这么主动说出来,而他早已经将那个时候所说的话忘得干净,如不是莎莎突然提起,他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在那个时候,因为某个任务,他在上海呆了将近快三年时间。

    那个时候正是战争动荡时候。

    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必须全程紧跟,以防万一。

    战争初期他没有参与,就连领主也没有想到,战争的局面发生太快,导致了战争场地发生了转移,领主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丰沃的能源转到了无主之地。

    可他的到来,已经不是他个人所能控制的了。

    当时地球上的盛况,让冲虚星在灭族大战之后得到了缓解。

    也正因此,领主们居然空前思想一致,导致了地球两次世界大战仅仅只是在短短二十年之间接连开始。

    他到地球,敏锐地感觉到,战争已经到了疲惫时候。

    这个时候,他个人是无法将战争阵地转移过来。

    他不得不在上海呆下去。

    因为,上海几乎算是整个世界上,信息来源最为快捷的中心。

    当时的浦东新区,远离着纷争,可也受其波及,他不得不雇佣了一家逃难至此的家庭,男主人非常忠厚老实,他正是看中这一点,让这一家子人为他服务。

    眼前的莎莎,正是这一家子人的第三代。

    卢莎莎。

    莎莎并不知道韩斌的真实年龄。

    说来也是,韩斌在地球上所呆的时间并不长,冲虚星的时间又恰恰比地球慢,再加上,韩斌作为收割者,即便比高等人类寿命短,却也比地球人的寿命长。

    基因方面,让韩斌从中受惠了很多。

    而莎莎,她根本不知道她面前人的真实身份。

    “韩叔,你这么多年,真的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呢,额头上,连个皱纹都没有。”卢莎莎兴奋地说。

    “你看路,别看我。”韩斌坐在副驾驶,他没想到,一个穿着打扮靓丽年轻的女孩子,开起车来居然如此彪悍。

    一路上,莎莎不光看着他,不看路,还时不时地打着方向盘朝着车。

    他倒没什么,他看着莎莎,莎莎倒是一脸轻松。

    “叔,这条路我很熟的。”莎莎说。

    “再熟也不用这样!”韩斌叹了口气。

    “好吧,我听叔的!”莎莎果然开始一本正经地看着眼前的马路。

    “叔,这些年你去哪了?我在网上也根本找不到你,要不是你突然给我打电话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我都打算孤老终生呢!”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韩斌说。

    “真的叔!您别不信,要不是靠着叔,我现在会是这样?”莎莎说,她突然兴奋地挪了一下身体,刚想转身面对韩斌。

    “看路!”

    “知道了叔。”莎莎撅了撅嘴,“叔,别人都以为我是富二代,每个人都在我面前献殷勤。”

    “是吗?”

    “叔,要不是您,那女人也不会跟我爸离婚!”

    “这怎么牵扯到我了?”韩斌苦笑道。

    “叔,她也喜欢您!”

    “”韩斌望向窗外,这是一家什么人啊。

    他不过只是将自己所购置的房子交给他们一家打理,居然打理出了问题。

    他完全相信这卢姓一家的忠诚。

    可没想到的是,这忠诚居然会在这一家的女性之间,萌生出了不该有的感情。

    这他倒并不担心。

    “你弟弟怎么样?”

    “出国了,那老女人说了,等弟弟回来,就让他继承,并且,让他继续打理家业。”

    韩斌不知为何突然吁了口气。

    “毕竟你是要嫁人的嘛”

    “我要嫁的人是你。”

    “这”韩斌一时语塞,他完全没有任何想法,突然之间,他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欠缺考虑。

    地球上的意识已然发生了变化,不管男女之间,都是权利平等。

    他不过只是从基因方面考虑,男性对忠诚这一块,可能会明显高于女性,可不知为何,女性会在情感方面,尤其是萌生爱意之后的忠诚,高于男性。

    这导致了卢莎莎的母亲,也是他当时所见的卢姓女儿,依旧帮他守护着这份家业。

    相对男性,讽刺的是,却并不如他所见的卢姓男人一般忠诚。

    不管这一切是否是跟基因有关,可他意识到的问题是。

    身边的卢莎莎,似乎是跟她母亲同样的基因。

    基因遗传的情感方面问题,让他不知所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