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017-39066247/

第五零九章 必然的使命
    威廉接着说,“顺便运送一些湖北岸的难民,如果你们见到的话,先接他们来凯尔达隆避难。贾艾斯跟瑞文戴尔老公爵带着其余的一万七千人赶往斯坦索姆,优先消灭路上遇到的所有亡灵。不是必须的话,尽量先不要杀死活物,包括敌人。”“让士兵们稍作休整,半天之后开始进军,赫罗德先跟随吉安娜大法师一起去一趟奥特兰克,你们把其余的俘虏带出来。”

    “没问题元帅。”赫罗德果断的表示到。

    “我先去鹰巢山给吉安娜大法师借一些狮鹫。另外,”威廉又看了看詹迪斯,“巴罗夫夫人,特纳和罗宁大法师让你去斯坦索姆一趟,我们已经在各处主城建立了跟斯坦索姆之间的传送连接。”

    斯坦索姆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整个城市里看起来都非常紧张。

    詹迪斯一路看到许多的百姓们都在城区之中构建防御工事,这应该是为了应付城门万一被攻破之后,必要的巷战准备。

    她还看到有一个灰白胡子的人正在指挥一些百姓把粮食装上推车,往西北方向转移。她知道在斯坦索姆城西北,还有一片比城区面积大很多的山顶平原,那里也有不少村庄和百姓。整个山顶平原群山环抱,北面山外就是无尽之海,和极高的悬崖峭壁,没有上山的路径。

    那个山顶平原可以作为战时的避难所,因为要去那里的话,只有经过斯坦索姆城区这一条路。

    这应该都是备用的方案,斯坦索姆虽然被堵了,但如果敌人想要伤害这里的百姓,就必须把城市全部拿下,而那时,这座城市肯定就已经是空城。

    她继续往前门走,然后远远的看到了特纳和凡妮莎,两个人也正在指挥一只小部队构建防御,一些木质栅栏或者沙土堆砌的街垒。

    在战乱年代的年轻恋人们总是没有时间单独相处,尤其是这些身负使命的年轻人,能在一起工作已经很不容易。

    凡妮莎也已经看到了她,然后拉着特纳走了过来。

    “我们有个行动需要你的帮助,巴罗夫夫人。”凡妮莎开门见山的说,“罗宁大法师他们还在会议室。”

    “我听威廉元帅说了。凯尔达隆已经被我们夺回,我该为联邦效力了。”

    特纳兴奋的肯定了句,“好消息我们到会议室再说。”

    “看起来这里形势很严峻。”

    詹迪斯一边往前走一边询问着。

    “是的,敌军人多势众,而且火力很猛。”凡妮莎也一边走一边介绍着,“我们的侦察兵和奥里登王子发现了更多的敌军正在支援他们,其中还有一些看起来是攻城器具的东西。”

    “攻城器,类似?”

    “是的,它们的造型很古怪但看起来,但应该是攻城器。”

    詹迪斯自然也不明白那是什么,不过她说了个好消息,“罗娜和瑞文戴尔老公爵不久之后就会带着大部队启程回援斯坦索姆,但路上肯定会遭遇狙击。”

    “斯坦索姆需要自救,在我们的大部队赶回来之前,我们要保证它不会失守。”凡妮莎介绍到,“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即使城破,敌军也休想伤害这里的百姓。巴瑟拉斯镇长已经把很多粮食运出了城区,存放在斯坦索姆西北平原的村庄,足够百姓们支撑一阵子。”

    特纳没怎么说话,他的心情不怎么好,实际上精灵法师大多数时候心情都很不好,他总是担忧很多东西,顾虑很多东西。

    不过他还是说了句,“关于城市南面的村庄,目前我们还没有办法顾及,那里已经被敌军占领,而城门外被封锁的很严密”

    凡妮莎安慰道,“我们没有办法同时救了所有人,特纳。而且,敌人并不会只是来单纯的杀人,虽然百姓们肯定会有一些受害。只有那些亡灵,才会以杀死活物为目的。希里和奥里登王子正在外面侦查敌情,他们或许有办法解救一些南面村庄的百姓。”

    几个人一路聊着,渐渐走进了一个威廉临时征用的指挥部。

    指挥部里坐着几个人,罗宁夫妇、阿比迪斯将军、伦瑟领主,还有一个穿着银色护甲的年轻人和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袍的年轻女人。

    “很高兴见到你,巴罗夫夫人。”那个穿着长袍的女人率先起身说话。

    詹迪斯略微感觉有一些愕然,她还不认识这个女人,而且,毫无印象,但这个女人似乎认识她。

    “欢迎来到斯坦索姆,尊贵的巴罗夫夫人。”那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年轻人也客气的问候了句。

    詹迪斯立刻微笑着欠身致意。

    “这是瑞文戴尔男爵和德米提雅牧师。”罗宁介绍到,“我们请你来是正是德米提雅牧师的建议,她看到了一些幻象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幻象”

    “是的,巴罗夫夫人,关于吸血诅咒。”德米提雅回复了句,“吸血诅咒即将泛滥,而你对遏制它的泛滥很关键。”

    “奥里登王子不是也在这里吗?”詹迪斯不解的问了句,“他不行吗?”

    德米提雅解释了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幻象,巴罗夫夫人,但我确定,你是个关键,而奥里登王子有别的使命,而且,你们所经历的磨难,或许,都有其必然的原因。对付吸血鬼最有效的,或许就是吸血鬼的本身。”

    奥里登正在高空中盘旋侦查,此刻,他正飞在一个村庄的上空。

    下面的情况看起来令人心痛,下面非常混乱,一些百姓们正拿着各种各样的农具作战——他们的对手是一些骷髅,还有一些,看起来却是村民变成的丧尸

    西北方的远处是那些异界入侵者的营地,那些绿皮入侵者之前也已经遭遇了几轮亡灵的攻击,但他们都是正规军,而且有上万部队,他们轻松的消灭了那些亡灵,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但对于一些逃往他们方向的百姓们,他们的做法和对付亡灵一样

    而联军现在对此还无能为力。

    奥里登感觉一阵心痛,因为这一幕曾经发生在了奥特兰克。虽然奥特兰克的灾难已经结束,但那些令他无比愤怒和心痛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即使作为一个奥特兰克人,他也对洛丹伦百姓们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同时也对那些绿皮怪的行径感到极为悲愤。

    这个村庄远离那些绿皮部队的驻军,他拍打着翅膀疾飞了下去。下面正在战斗,他起码还有机会救一些自己能救助的人。

    锋利的骨刺直接斩掉了几个亡灵的脑袋,那些脆弱的骨架瞬间碎裂,这些死灵的战斗力并不强,它们不是专业的军人。

    他准备回头对百姓们讲话,劝说他们逃往别处避难,但一把农夫用的叉子在他转身的同时,已经刺进了他的胸口。

    奥里登抬头看向了那个一脸悲愤的农夫,那个农夫是个活人,不是丧尸。

    作为一只不死的吸血鬼,这样的攻击杀不死他,但他依然很惊诧这个农夫的反应。

    而那个农夫怒吼了一声,又用力把叉子往前捅了一截。

    铁叉的尖刺伸出了奥里登的后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