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194-36365004/

第一九二一章 拼命解释
    林岚终于明白了,她知道自家儿子的品质,绝对不会结婚后还乱搞男女关系,儿媳妇生气不过是气儿子对她的隐瞒。

    “思朗,快给小暖赔不是,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当时你说了小暖能不相信你吗?小暖,老三要是真跟那女孩有什么,我第一个不认他,可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老何家的都不会在男女作风上犯错,他错就错在没听媳妇话,没跟你好好沟通,你想怎么惩罚他都行。”

    田小暖动了动嘴,低声道:“妈,不信任的婚姻,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我肚子里的宝宝们永远是你跟爸的孙子,可是他,我真的过不下去。”

    “姑娘,这么点事怎么能离婚?”这下田母也不干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女婿的人品她绝对相信。

    “姑娘,这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田小暖咬着嘴唇不肯说话,田母却突然反应过来,“是不是……你出血那天来的那个人,就是他告诉你的,所以你受了刺激,突然大出血。”

    林岚也立刻反应过来,“小暖,是不是那天那个自称是村里亲戚的人,他来告诉你这件事的。”

    “什么村里人?那个人来过后,小暖就动了胎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何思朗突然觉得,自己和媳妇被人算计了。

    “妈,要不是那个人告诉我这些,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就算何思朗你说你跟韩瑶没什么,可以做的这些事情,你让我怎么能觉得你们没什么!你自己说,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想!”

    肚子里的孩子感受到母亲的愤怒,突然狠狠踹了田小暖一脚,她左边儿肋骨立刻就疼岔气了,差点一下子跌到在地上,何思朗吓得飞快扶助她。

    “你别动我,拿开你的脏手。”田小暖烦躁地又踢又打,但还是被何思朗强行搀扶着坐在沙发上。

    “媳妇,我对天发誓,我跟韩瑶没什么,但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你想怎样都行,可我不离婚,我不能离开你,离了你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着活下去。”

    “我要回家。”坐在沙发上喘气的田小暖,只说出四个字。

    “媳妇,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他的话不能信,他根本就是挑唆我们,算计我们,这时候你回去,咱们就真的被他算计了,他到底长什么样?”

    “那人穿着藏青色夹克黑裤子,挺高挺壮的,小平头,看人眼神有些凶,右眼角有一块由浅入深的青色胎记。”

    “董大兴!”

    当田母描述小平头的时候,何思朗就知道此人八九不离十是部队的,而且一定参加演习,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而右眼的胎记,那就是董大兴无疑。

    他心中的怒火立刻爆发,这个人渣,自己不该放了他,结果让妻子孩子受到伤害。

    “他跟我有过节,这样,媳妇我说的话你不信,我找个人来,跟我一起参加演习,看到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让他告诉你,他是韩瑶的大哥,绝对不会偏袒我。”

    说完,何思朗不等田小暖答应,拉开门朝韩总S令家里跑去。

    听到急促的敲门声,韩瑶不耐烦地从沙发上起身,打开门竟然是何思朗站在门口,她一下愣住,以为自己在做梦。

    “韩瑶,你大哥在不在?”

    听到说话声,韩瑶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做梦,真的是何思朗,她直达这些日子大哥跟何思朗走得很近,刚才在车上还拼命夸何思朗多优秀,她虽然没说什么,听了这些话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当然优秀了,自己看上的人从来就没错过。

    “何思朗,你吃饭了吗?我家马上开饭了,一起来吃吧,我大哥刚才还说你呢。”

    何思朗避开韩瑶伸过来的手,“你快点把你大哥叫出来,急事!”

    听到动静的韩浩繁打开门,看到何思朗在门外,笑着道,“巧了,你是不是来蹭……”

    饭字还没说出来,被何思朗一把拽着朝外跑,“韩大哥,我就等你救命了,快点吧。”

    韩瑶黑了脸,何思朗把她当空气,刚才一眼都没看她,她有些委屈,更多的是恨和不甘,自己这么优秀,自己都已经放下身段,他凭什么不喜欢自己。

    我韩瑶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何思朗一口气把韩浩繁拽进自己家,韩浩繁不好意思,“都说了我改天登门拜访,这像怎么回事,何老弟,我不能两手空空地来啊。”

    “韩大哥,董大兴找我媳妇了,搬弄是非弄得我媳妇大出血,差点出事,他说我跟韩瑶……!你说那天晚上聚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媳妇现在我跟我离婚!”

    韩浩繁这才看出来,坐在沙发上的孕妇,眉宇间满是冰霜,而另外两位老太太,一个面色焦急,一个神情不定,更多的目光投降沙发上的孕妇,满眼担忧。

    “弟妹,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何老弟因为什么闹矛盾,但如果董大兴来说过什么,那你真的不能信。”

    “韩大哥,董大兴制造我跟韩瑶的谣言,还把此事黑白颠倒地告诉我媳妇,我当时顾虑媳妇怀孕,没跟她说,现在我解释不清,还是请你把那天的事情说一遍吧。”

    “这事情确实是误会,弟妹你别走,我以我多年的党|性向你保证,我绝对不说一句偏袒任何人的话,你听听我说的,好歹也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人家说做个明白人就是这个道理。”

    田小暖被母亲按着,听韩浩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从头到尾,都是董大兴嫉妒何思朗,而且这事情何思朗已经放他一马,看来此人小肚鸡肠,他后面被停职没有参加演习,故意来破坏你们家家庭,虽然我不知道他对弟妹你是怎么说的,但我说的句句属实,那天的事情很多人看到,你可以随便找人问,有一句我骗了你,你过来扇我脸,我韩浩繁绝不说一个字。”

    何思朗紧张地盯着媳妇,生怕她又要走,可田小暖不发一言,陡然望向韩浩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