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243-36365155/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不共戴天之仇
    ——————————————

    ——————————————

    番外五:展墨明和程琴琴(前世)

    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简然轻轻下床,来到了阳台上。

    她木然地点燃一支烟,静静地看着远方。

    星空璀璨,昏黄的路灯连成一线,蔓延向不知名的远方。

    夜晚最适合她这种人出没了,因为可以隐藏他们内心的黑暗。

    她刚刚和床上的男人做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本应该是愉悦的,但是,并没有。

    她的心中,只有仇恨。

    为了今晚的这一幕,她整整筹划了四年。

    从十八岁到二十二岁,耗去了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华。

    是这个男人,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看到了人性的自私,看到了命运的不公。

    于是,她开始学着去讨好奉承,去委曲求全,去娇柔媚态,去不择手段。

    红色的烟光渐渐熄灭,简然重新带上伪装的面具,转身回到了大床上。

    清晨,卧室里面还残留着暧昧的气息。

    “然然,早。”男人的声音透着沙哑的磁性。

    简然面带羞涩地看着司默寒,剑眉斜飞入鬓,墨黑色的短发下,那双眼睛透出能拉人堕落的气魄。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毁了她简单快乐的生活。

    她永远也忘不了六岁的那一天,她被佣人从学校接回家,满心欢喜地等着父母回来给她过生日。

    那是一个特殊的生日,因为她上小学了,所以,父母说为她准备了惊喜。

    可是,最终,她也没有等到所谓的惊喜。

    那一晚,父母没有回来,第二天,家里来了很多人,大姨告诉她,她的父母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后来,大姨收养了她。

    她跟了姨夫的姓氏,改名为简然。

    简家人对她并不好,表哥表姐都欺负她,说她是小杂种,姨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是简家的佣人告诉她,因为她在这里白吃白住,是个负担。

    于是她开始帮着做家务。

    打扫,洗衣,慢慢地,她就什么家事都会了。

    大姨夸她很懂事,这反而招来了表哥表姐更大的敌意。

    这是一个死循环。

    虽然大姨在家中的地位很低,但她依旧尽力保护着简然。

    这样,她的日子还不算太难熬,无非就是被骂几句,打两下,她也就忍了。

    直到那一天,她拿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去找大姨,在书房门口,听到了大姨和姨夫的谈话。

    “你明明知道我妹妹和妹夫是被司默寒杀死的,你竟然还要和他合作。”

    “妇人之见,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简氏有难,司默寒垄断着全国的港口贸易,是唯一可以救我们的人。”

    “小然知道的话,一定会恨我的啊,那些钱都是留给小然的,却被你给用了。”

    “那你就把嘴给我闭紧了!”

    那一日,简然声称身体不舒服,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面,也没有人来打扰她。

    她以前问过大姨,父母是怎么死的,大姨告诉她说是意外,原来竟然是被人杀死的,如此残忍。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简然就离开了简家。

    那个虚情假意的地方,她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她还记得,以前父亲是一家公司的总裁,后来那家公司成了姨父的。

    她给大姨留了一封信,说自己没有考上大学,要去外地打工了。

    简然买了一张去南城的火车票,因为听说,司默寒在南城。

    那是她第一次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城市,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站在陌生的街道上。

    徘徊在司氏集团的大门口,简然才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的冲动。

    她的身上只有平日里大姨偷偷给她的零花钱,这一路上已经快要花完了。

    住在哪里,靠什么吃饭,甚至怎么报仇,这些,她在来这里之前都没有想过。

    她在南城游荡了三天,也没有见到司默寒,更别是说报仇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像司默寒那种专车接送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大马路上呢。

    而她站在南城的车水马龙之中,才知道,人,是多么的渺小,就像一颗砂粒般虚无。

    幸好老天待她不薄,在她山穷水尽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司默寒的别墅正在招女佣。

    那一刻,她真心地感谢自己在简家那十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

    别说是做女佣,就算是做管家,她都游刃有余。

    再加上她可人无害的外貌,和机灵乖巧的性格,简然很成功地走进了司默寒的别墅。

    可是,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

    司宅里面的管理十分严苛,她是后厨的女佣,就不能踏足前厅,更别说是二楼的房间了。

    那时候,她一心想着报仇,气性还很浮躁。

    杀人偿命,她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不会真的杀了司默寒。

    她的计划是要先接近司默寒,然后再想下一步的计划。

    可是,天天待在后厨,根本连见到司默寒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去接近他呢。

    简然尝试过要硬闯,结果被管家罚去了后院,并且警告她说,如果再犯就要被开除了。

    后来,她渐渐懂得了“事情要从长计议”,至少,她还在这里工作,就一定会有机会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