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250-37053929/

第六百零三章——歌舞伎千贺铃
    “你……你们……”毛利小五郎现在脸上已经只剩下了不爽的表情。“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是住持告诉我们的~”在毛利兰旁边的铃木园子带着得意地神情回答了这个问题。“所有的一切他都告诉我们了~”

    “住持……”毛利小五郎捂住了自己的脸。“主持这家伙……”

    “原来是住持啊,”陌生男声的主人——一个僧人打扮的男子这样说着。“那既然这样的话,大家也来欣赏一下吧——这里作为茶屋,各方面的服务都是第一流的!”

    在主持的盛情邀请下,一行人便逐个就坐,不过在服部平次坐在了艺伎千贺铃的身边的时候,似乎出了点小插曲。

    “哎?”当服部平次看向千贺铃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惊讶——并不是那种茫然的神色,反而是熟人重逢的样子。“你不就是宫川町的那个……”

    “是的,我叫千贺铃,那个时候多谢您的关照了~”千贺铃笑眯眯地点着头。

    在场的几个高中生以及千羽、灰原哀的脸上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而毛利兰更是带着有些担忧的神色看向了虽然乍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但其实却已经咬住了下嘴唇的远山和叶。

    “平次,”犹豫了片刻之后,和叶开口了。“你认识她吗?”

    “啊?”平次错愕了片刻之后才做出了回答。“嗯——大概算认识吧……”

    “哦……”和叶的回答的声音相当小。

    “那个——”就在这时,毛利兰突然也开口了——这一次的询问对象是千贺铃。“您的名字是叫做千贺铃对吧?请问您今年芳龄几何,是不是本地人?”

    “哎?”千贺铃眨了眨眼睛,随后点了点头。“我今年19岁,一直住在本地。”

    “你们怎么都在讨论这个话题啊?”服部平次有些奇怪地看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些气鼓鼓地和叶。“话说回来,大叔你来这边是因为什么案子?”

    “还不是源氏萤的事情?”之前一直坐在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肥胖中年男人说道。

    “源氏萤?”服部平次的神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你们也在调查源氏萤?”

    “话说回来,”就在这时,旁边身着朴素和服的女将(老板娘)“我记得那个团伙还蛮有意思的?每个人好像手里都有一本《义经记》,蛮奇怪的……”

    “有也不奇怪啊,”肥胖男人说道。“毕竟是以义经和他的家臣的名义互相自称的家伙,再加上那本书本来就是一本好书——我手里就有一本,而且我相信古书店老板的存货肯定比我多对不对?”

    “啊……”就在千羽他们还在猜测哪一位是古书店老板的时候,坐在肥胖男人旁边的瘦削中年男子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我确实有两本,不过老实说完全是为了储备,我个人不是很喜欢那本书——总感觉有些文不对题,虽然说名字是《义经记》,但其实很多篇幅都给了弁庆的事迹啊……或许名字改成《弁庆记》会好一些?”

    “我觉得这样写其实也不错啊,而且这样本身其实也烘托出了很多义经的性格不是吗?”坐在古书店老板旁边的年轻男子插话道。“你想想,尤其是安宅那里的那段,虽然说弁庆本身确实是急中生智,但他毕竟是家臣,为了保护主君的话再怎么僭越也都是迫不得已的——然而义经却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反而仍旧向以前那样信任着弁庆,这难道不是义经性格的烘托提现吗?”

    “安宅?”灰原哀挑了挑眉,看向了千羽。

    “呃,这段我不太清楚……”千羽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这段历史我没有给予特别多的关注。”

    “那个,”这时,铃木园子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请问,安宅是什么?义经和弁庆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是能剧的一个剧目,”年轻男子回答道。“你们应该知道义经的兄长源赖朝对于义经不信任,而且最后甚至发出了追缉对吧?在逃亡的过程当中,义经和他的家将们乔装成了修行的僧人来躲避源赖朝的追捕。就在他们想要通过安宅的关口的时候,那里的守卫对于源义经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就在义经的伪装快要被拆穿的时候,弁庆用自己手里的金刚棒狠狠地打了义经,并且斥责他‘如果不是你被怀疑是源义经的话,我们早就通过这里了,怎么可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哎?”园子愕然。“义经不是弁庆的主君吗?他这是要干什么?”

    “为了骗过安宅的看守,”肥胖男子回答道。“毕竟就像你一样,安宅的守将也根本想不到家臣会有勇气用那么大的力气殴打自己的主君,因此也就完全放弃了对义经的身份的怀疑,最后放他们过去了。”

    “那义经继续信任着弁庆指的又是什么?”园子又问道。

    “在通过安宅关口之后,弁庆哭着向义经谢罪——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他毕竟攻击了自己的主君。”年轻男子说着。“然而义经并没有怪罪他,反而称赞了他的机智,因为如果不是他的机智的话大家就都完了,此后二人的主仆情深也就广为流传,成为了一段佳话。”

    “是啊,毕竟——”说到这里的时候,肥胖男人突然打了个哈欠。

    “对了,我最近有点失眠,”面对着老板娘,肥胖男人露出了苦笑。“您这边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小憩片刻的地方呢?我想……嗯,现在是八点十五,睡到九点钟应该差不多吧?你能带我去什么能休息一下的地方吗?”

    “今天没有客人,要不然您就睡在隔壁怎么样?”

    “不用了,”肥胖男人摇头。“下面的房间就好。”

    ……

    在老板娘带着肥胖男人离开之后,气氛突然有些沉闷——毛利小五郎看起来一直在打算和千贺铃搭话,但由于毛利兰一直在面色不善地蹬着毛利小五郎,因此他始终没有机会。

    “这外面对的应该是鸭川吧?”就在这时,藤原说道。“我想外面应该有可以让我们观景的空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