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289-36364937/

第一百二十六章:李澈之死
    正如石壮所希望的那样,李澈正向着这个方向之上一路狂奔而来.

    他的身边,只余下了十余骑,半个时辰之前,他的亲卫副将带着十骑返身去堵截追兵,就此一去不回,只怕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虽然暂时还看不到追兵的影子,但敌人一定会追来的.

    王明仁,李波的确吸引了卢龙军,契丹骑兵和振武军几乎所有的兵力,但在这个方向之上,石毅仍然派出了不少的游骑警戒.

    虽然知道章武的援军永远也不可能抵达,但这并不代表着石毅就会彻底放弃这个方向.李澈突围的时候,就撞上了这些警戒的游骑.

    他没有办法杀光这些人,只能扑杀挡在他们前进路上的那些哨探.他们犀利的战斗能力,立刻便引起了这些哨骑的注意.随着追来的哨骑越来越多,终于有人认出了李澈.

    于是断断续续地,从后面追来的人马也愈来愈多,身手也愈来愈高明.

    半夜的追逐战,此刻还缀在他们身后的,只剩下了一些契丹骑兵.他们的骑术更加高明,卢龙也好,振武也好,他们的哨骑集结起来作战,也许比这些契丹骑兵要强,但在这种追逐战中,契丹骑兵自小生活在马背上的优势便显现了出来.

    他们能更加游刃有余的操控战马,更知晓如何节省马的体力,而唐骑,是从来不在乎马力的省耗的.

    李澈的身份,对于这些追兵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不论谁抓住或者杀死李澈,都毫无疑问地将成为这场战斗中最大的受益者,将成为功劳最大的那一个人.

    追兵如附骨之蛆,在天亮的时候,一队契丹兵终于抓住了李澈一行人的身影,李澈的亲卫副将毅然决然地率十骑返身作战,以掩护李澈继续逃亡.

    天色已经大亮了,哪怕这一行人的战马再神峻,此时也是疲累之极,速度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

    “少将军,你看,过了前面那道丘岭,就是章武地界了.”一名亲卫惊喜地指着前面的那道绵延不绝的丘岭,那满山的桃花,对于他们来说,此刻显得格外娇艳,格外的赏心悦目.

    他们毫无戒备地策马进入到了桃林之中.

    桃林茂密,马速也就自然而然地降了下来,马儿跑了这半夜,早就气力不继,此刻进了林子,不由自主地便低下头去,长长的舌头卷起地下厚厚的花瓣,咀嚼起来.

    箭啸之声,就在这一刻响起.

    弓弦三响,三支箭迎面闪电般地射来.

    刚刚放松下来的骑士,长枪还挂在鞍上,横刀还插在鞘中,异变骤起之时,他们只来得及将横刀拔出一半,羽箭已经扑面而来.

    为前驱的三人不能让,因为他们的身后,就是李澈.他们唯一来得及做的,就是横起左臂,挡在了箭支射来的方向之上.

    手臂之上有腕甲,他们希望能挡住箭支.

    叮的一声轻响,羽箭准确地射在了他们的手腕之上,但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愿那样挡住羽箭.箭支的力道大得出乎他们的想象之外,轻而易举地破开腕甲,钻透手臂,再刺穿胸甲,将手腕与胸脯钉在了一起.

    但这一挡,终于还是救了他们一命,虽然受伤不轻,但总算是活了下来.

    陈长平轻轻地咦了一声,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操作.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些幸存下来的成德军,的确不愧是李澈精心挑选,训练多年的精锐骁楚.

    箭还将手与胸脯钉在一起,这些人却是不退反进,刀鞘中的横刀终于拔出了刀鞘,三人齐声大呼,两腿用力一挟战马,不顾一切地向前冲来.

    三箭射出,陈长平也露出了身形,他们不能让这个箭手有机会再射出箭支,刚刚的三箭,已经让他们知道了这个射手是不折不扣的神射手,一般的箭手,压根儿就不会有这样的力道.

    陈长平冷哼了一声,右手在腰间一抹,指间立时出现了三支羽箭,同时扣在弦上,弓拉半圆,崩的一声响,三只箭再次扑出,此时三匹战马距离他不过十余步的距离了.三箭射出,这一次三名骑兵再也无法避过,三箭齐唰唰地命中了三人的面门,三人身子向后一仰,已是倒撞下马.直到此时,陈长平在猛然向旁一滑步,躲到了一株桃树之后,那三匹空马带着风声,擦着这株桃树风一般的掠过.

    陈长平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心中警兆骤生,整个人猛然向后倒下,同时脚用力在桃树底部用力一蹬,整个人向后滑出去丈余,在他刚刚离开先前的位置上的时候,一柄马槊夹带着风声飞了过来,哧的一声洞穿了桃树,露出了明晃晃的半截刃尖,如果陈长平刚刚还在那个位置的话,这半截刀刃足以要了他的命去.

    陈长平一跃而起,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李澈已是纵马如飞而来,身子前俯,手一探,已是抓住了槊柄,用力一抖,哗拉一声,那株桃树半边树身便垮塌了下来,竟然生生地被他撕裂了开来.

    撕裂开来的桃树被马槊一挑,横着飞向了陈长平,也让陈长平连下来的两支箭都钉在了树杆之上.陈长平不再犹豫,向着侧面拔腿就跑.

    “受死!”身后传来了李澈的暴喝之声.

    陈长平压根就不回头,因为他看到前方石壮已经策马而来.

    当石壮从他身侧一掠而过的时候,陈长平立即侧转过身来,尚在侧身的时候,一支羽箭已经搭上了弓弦.

    另外两侧,也响起了马蹄之声,李浩李瀚各自侧马从两面冲了出来.

    两人一照面,李澈立即便认出了来人谁.

    当时站在李泽身边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屠立春,一个便是眼前这人.

    “是你!”他失声惊呼.

    石壮大笑:”受死!”一刀泰山压顶,猛劈下来.

    不容李澈再多想,双手紧持马槊,迎了上去.

    刀槊相交,李澈手腕剧震,险些拿捏不住马槊,两马交错而过,不等他喘过气来,头顶之上再次响起刀风.

    李澈大惊失色,他实在无法想象两马交错之时,对方这一刀,怎么又会从上而来.

    不但李澈失色,便连一边引弓而射的陈长平也是看呆了.原来在双方交错的那一瞬间,石壮竟然从马上跃了起来,一脚蹬在一株桃树树干之上,整个人在空中三百六十度一个转身,又倒飞了回来,追上了李澈一刀斩下.陈长平自己也是习武之人,他知道在奔跑的马上做出这个动作有多么的难,哪怕现在是在桃林之中,马的速度并不太快,但换作是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个动作的,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这一件事.

    背对着石壮的李澈,双手横起了马槊,用力向上迎击.

    只是这时候他的马却是在向前奔走的,这让他压根儿就无法完全使上力量.刀斩在槊杆之上,槊杆顿时弯了下去,便如同陈长平此时手中的弓一般,刀锋已经贴上了李澈的李澈的胸甲.

    他胯下的战马,突然受到了这猛力一击,四蹄却是完全无法承受这两股与它奔行方向完全相反的力道,喀嚓几声,四蹄尽数折断,摔倒在了地上.

    石壮抽刀,落地.

    李澈在地上一连几个翻滚,翻到一株桃树之后,这才一跃而起.

    眼前寒光闪烁,那柄斩马刀再度凌空斩来

    “好槊,好身手!”伴随着刀的啸叫之声,还有对手的赞扬.

    嚓的一声轻响,碗口粗细的桃树被斩马刀一刀而断.

    李澈被杀得连边后退.

    陈长平不再去关注石壮与李澈的战斗,李澈的确不错,但与石壮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更兼李澈半夜奔波,心力交萃,就更加不是石壮的对手了,他连连开弓,先将两个看到李澈形式不妙赶过来援救的骑兵射下马来,再张弓去相助与对手厮杀得难解难分的李浩李瀚两人.

    此时,李澈最后的十骑只余下了五骑,面对着李浩李瀚,本来还能占着上风,但当陈长平的注意力转过来之后,五人立时便左右支拙.

    李浩枪法刁钻,李瀚刀法狂暴,五人战二人,倒还可以压制住这两人,但陈长平的羽箭却如同灵蛇,无孔不入,让他们根本就无法招架,有时候羽箭甚至是擦着李浩李瀚二人的头皮,耳朵射过来,五人战三人,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两人倒在了陈长平箭下,一人被李浩一枪戳了一个透心凉,两人被李瀚几乎砍成了两半.

    李澈终于挡不住全力出手的石壮的攻击了.

    再一次横槊挡向石壮的斩马刀时,槊杆却是应声从中而断,早前那泰山压顶的一刀,已是让槊杆受了暗伤,当这一刀准确地再次劈中这个位置的时候,再好的槊杆也抵不住了.

    槊断,甲破,李澈的胸腹之间,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线.

    斩马刀前探,刺向李澈的咽喉.李澈双手死死地扣着刀背,连连倒退,背脊靠上了桃树,终于退无可退.

    “李泽!”如同濒死的野兽,李澈发出了最后一声哀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