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23-37053815/

第245章 何赌王
    第245章 何赌王

    徐晋还在奥门。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要等乌建新的消息,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想多赢些钱当本钱……

    虽然徐晋也知道,无论他在赌场里怎么赢钱,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赢够几个亿,所以但凡曹进舫决定跟自己赌,那么本钱的大头,估计还得落在专案组身上……

    但徐晋还是想多赢点当本钱!

    因为他很清楚张航的尿性,这家伙,抠门都抠到了撒泡尿都恨不得过过筛子看看能不能滤出来点干的的地步了,要全他出本钱……

    最后即便自己赢了,这家伙都敢半毛钱都不带给自己的就让自己滚蛋——徐晋肯定,张航绝对干的出来!

    最关键的是,人家还爱动不动拿家国大意说事,占据道德制高点!

    所以,徐晋必须要有点本钱在里头,到时候要真赢了,无论张航怎么说,自己也能多多少少,名正言顺的分上一份……

    因为和乌建新达成了协议的关系,徐晋在巴沙皇宫是赌不成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去别的赌场扫荡……

    这一次,徐晋就纯粹是以赢钱为目的了,所以根本不玩什么钝刀子割肉之类的弯弯绕,只要看准机会,就是几十上百万的砸下去……

    两天下来,原本因为送回去了五百万之后,账户上已经只剩下 三百万的他,户头上的数目便又增加到了一千一百万……

    其赢钱的速度,比印钞机都要猛多了!

    当然,也因为如此,现在整个奥门的大小赌场,都已经将徐晋列为了不受欢迎的名单!

    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徐晋出千的缘故,所以赌场方面不能直接不让徐晋进去,否则要是传出个什么赌场只想赢钱根本输不起的话来,那生意就真是没法做了!

    但为了避免损失,赌场方面自然有的是办法——比如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所有赌场门口都站着大量的安保人员,人手一张徐晋的招牌,一个个眼睛瞪的都在发绿光,防火防盗防徐晋……

    但即便如此严防死守,可徐晋似乎总有办法混进赌场之中,而且一出手就下重注,等到安保人员方面反映过来的时候,往往徐晋就已经又赢了一大堆的筹码!

    因为神出鬼没的缘故,这两天徐晋再奥门搞出的动静,远远没有之前在巴沙皇宫闹出的动静来的大……

    但在各赌场内部,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一大早,巴沙皇宫就在召开高层会议。

    “听说了吗?前几天整的咱们赌场生不如死的那小子,这两天可将咱们整个奥门的大小赌场都扫荡了个遍啊……”有股东道。

    “能没听说么?据说短短两天,那小子就在所有赌场中赢了一千多万,平均每家赌场损失超过五十万啊!”

    “最邪门的是,这小子只要给他进了赌场,那真是贼不走空啊——永利那边,派了六十个安保人员堵这小子,可还是被他给溜进去了,前后不过一分钟的功夫,就被这小子一把角子机赢了三十多万……听说永利的那些安保人员当场都给气哭了……”

    想到前几天徐晋再巴沙皇宫大杀四方,其余的那些赌场认识的老板股东们成天价的看笑话,而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看对方笑话了,一群股东们是幸灾乐祸不已,笑的后牙槽都出来了!

    听着这些话,大老板是暗自庆幸,心说幸好自家赌场这边跟那小子达成了协议,那小子终于不在自家赌场里捣乱了……

    否则的话,以这小子那神乎其技的赌术,要铁了心的跟自家赌场作对的话,自家赌场怕是非得给他搞破产不可!

    “做的好!”

    开完会,大老板留下了乌建新,满含嘉许的夸奖道:“要不是你,咱们巴沙皇宫恐怕和永利他们一样,天天被这小子折腾的焦头烂额不可……我会给财务那边招呼,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多加你两成人工!”

    “多谢老板!”

    听到这话,乌建新大喜过望,心说从自己当上安保主管以来,都多少年没加过人工了,想不到居然因为徐晋,一下子就加了两成人工!

    再想到前阵子因为徐晋,自己天天被骂的狗血淋头,现在又因为徐晋而被加了人工,乌建新不禁暗暗感慨,心说这还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啊……

    “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只要你好好做事,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大老板笑笑,然后才问:“那小子让咱们帮忙安排的事,你联系的如何了?”

    “正想汇报老板!”

    乌建新既兴奋又有些紧张的到:“曹进舫已经答应了,不过提出了一个很特别的要求,他要求赌局不能设在奥门,而是用赌船在公海上举行……”

    “哦?”

    听到这话,见多识广的大老板眉头一挑道:“听着不对啊,将赌局设在公海上,这要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说不清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

    乌建新压低声音道:“而且根据我的消息,曹家在粤地的走私生意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他们银行的资金都已经被冻结,现在又提出这等要求——我们不得不防啊……”

    “防?”

    大老板冷哼一声道:“要是双方都想公平赌局,我们倒是无所谓,但现在,明显有人是打着无论如何都要赢的主意——我们现在,可真是被架在火堆上烤了!”

    乌建新点头,也是大感棘手,却又根本拿不出什么解决办法——曹家,赌场方面得罪不起,徐晋,别说他所代表的势力,就说他那手神乎其技的赌术,只要给他几分钟时间他都能从赌场赢个几十万走的本事,赌场方面就照样得罪不起……

    所以,他只能眼巴巴的瞅着大老板,希望大老板想办法了!

    “他们内地人自己斗的你死我活也就算了,凭什么拉着咱们下水挡抢,没道理嘛!”

    大老板冷着一张脸直哼哼,最后摆手道:“你去找那小子,告诉他赌局方面我们会帮他安排好,他准备好赌本等通知就行——剩下的事,我这边会搞定!”

    “是的老板!”

    乌建新点头,出了办公室之后,问了程强赵一凛徐晋的消息,然后便直接过去找徐晋去了……

    而大老板这边,则直接拨通了何赌王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以后,大老板和其余诸多赌场的大老板们,便都齐聚在了何赌王那偌大的庄园一般的豪宅当中。

    “事,我已经听说过了!”

    何赌王示意众人坐下,这才缓缓开口道:“从拿到第一张博彩牌照开始,经过了三十多年才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你们也跟了我三十多年,想来什么都应该见过了——难道就真是拿那小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就非得用出这种非常手段来?”

    “何生,要是有一丁点的办法,我们都不想走到这一步!”

    一群大老板们纷纷诉苦道:“那小子绝对是出千了,这点可以肯定——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咱们赌场的角子机,都是有程式控制的,在什么范围内会开出大奖,那都有一定的规律,但那小子就是能让机器超出程式范围的开出大奖,可咱们还偏偏查不出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说着这些,一群大老板看着何赌王巴巴的道:“说实话,要是可能,我们也想正正当当的开赌场,可有这小子的存在,任由他这么胡搞下去的话,怕是真能让咱们几十年的基业毁于一旦,所以,我们也是被迫无奈……”

    何赌王闷哼一声,没有直接回复,而是看向了巴沙皇宫的大老板道:“主意是你想出来的,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们找不出那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和仪器,将咱们的赌场当成提款机,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巴沙皇宫的大老板道:“最主要的问题在于,那小子代表着内地要对付曹家——香江回归,势不可挡,那么咱们的回归,也就不可逆转,所以无论是内地还是曹家,我们都惹不起,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将这矛盾,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

    何赌王长长的叹了口气。

    虽说在奥门,他从来没有担任什么正式的职衔,但整个奥门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依附在他的产业上混饭吃,可以说,他就是真正的奥门之王,说句话,比总督都要管用。

    而等到奥门被收回,他这个奥门的无冕之王,就要开始寄人篱下了……

    想到这点,何赌王惆怅无比——一直以来,他都习惯于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而在几年之后,自己却不得不将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

    想着这些,何赌王便忍不住有些意兴阑珊,叹气道:“既然大家都同意,既然我们也的确是别无选择,那么,就由着他们自己去决定自己的命运吧——反正在公海上,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有人真想追究咱们的麻烦,恐怕也不会那么名正言顺……”

    “多谢何生理解!”

    听到何赌王这话,知道对方算是答应了下来,一群人忍不住喜出望外……

    他们不知道的是,何赌王答应他们的要求,完全是为了自保,不想让自己陷入麻烦,而他们自己,则更多的是想让徐晋去死——对他们来说,徐晋的存在,对整个博彩业,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