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83-35800080/

第3章 勾魂体香
    第3章 勾魂体香  

    上任后的第三个星期,吴一楠到省城华西市参加了全省农业系统中层领导干部培训班的培训,时间为二十个天。

    培训到第十五天,第一次离开老婆那么长时间的吴一楠,有点熬不住了,频频地给李雅之打电话。

    “老婆,我真受不了了,昨晚又打了飞机!”

    “哎,不会那么夸张吧?怎么会天天打飞机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啊,老婆,在家里我几乎每天都要你的,现在你看看,都半个月下来了,憋死我了!”

    “呵呵,老公啊,那你可以在华西找个小情人解决一下啊。”

    “哎,老婆,不能开这样的玩笑,我也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你到华西来看看我吧,就一个晚上就行!”

    “现在公司忙得要命,我哪有时间去呢,亲爱的,就有几天的时间,忍忍就过去了啊,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地犒劳你……”

    吴一楠求老婆到华西看自己失败,更是无精打采,暗暗发誓:以后再有这么长的学习培训,一定找个理由不去!不去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就在吴一楠学习培训还有二天时,吴一楠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吴一楠打着招呼。

    “喂,你是吴一楠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吴一楠愣了一下:“是的,是我!”

    “吴一楠,你他妈的升官了,来到华西也不打声招呼……”

    “我那算毛官……你谁啊?我怎么听不出你的声音?”没等对方说完,吴一楠笑着问道。

    “我是罗经才,突然听说你在华西……”

    “呵呵,罗经才,你在华西啊,我不知道你在华西呢。”

    罗经才是吴一楠的中学同学,中学毕业后就没联系过。

    “你怎么知道我在华西学习?你么拿到我电话啊?”吴一楠一阵兴奋。

    “你先别问这个,喝酒的时候再说。你在华西刚好合适,我们几个在华西工作的同学趁着聚聚,你看怎么样?”

    “好呀,还有哪几个同学?”

    “呵呵,其他的你就不要问了,你只要知道言小曼也在就行了。”

    言小曼?吴一楠心里一震,一个活泼漂亮可爱的女孩儿在吴一楠眼前闪过。

    当年的言小曼,给吴一楠印象最深的是那对深深的酒窝,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动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整张脸都在笑……

    当年,言小曼坐在吴一楠的前面,吴一楠最喜欢闻的是言小曼身上那股清香的味道,这股香味不是香水味,也不是香皂味,更不是沐浴露味,是言小曼身上散发出的独有的味道,这个味道直至吴一楠中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闻到过。

    记得有一个学期,班里调座位,原来坐在第一组,即坐在言小曼后面的吴一楠被调到了第四组,于是,吴一楠找到了班主任老师。

    “老师,我不想调位置!”吴一楠低着头说道。

    老师一愣,看着吴一楠:“为什么?”

    “不为什么,反正我不想调!”吴一楠还是低着头。

    “你不想调,你总该给我个理由吧?”老师奇怪地看着吴一楠。

    “我……我在那坐习惯了,不想调。”吴一楠只好编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老师忍不住笑了:“如果全班同学都象你这样,那我们就不用调座位了。”

    “对呀,本来就不该调座位的。”吴一楠抬起头来看看老师,一副认真的样子。

    “吴一楠,你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你还是回到新的位置坐吧。”老师没有答应吴一楠的请求,把他从办公室劝了回来。

    回到新座位,吴一楠看着离自己远远坐着的言小曼,突然走了过去,对言小曼说:“你去找老师,让他也给你调位置,调到我的前面来。”

    吴一楠的话一出口,把言小曼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他。于是吴一楠又重复地说了一遍,这下,全班同学都轰笑起来,言小曼很是尴尬,一摔手走出了教室。

    自此,吴一楠跟言小曼谈恋爱的消息就在班里传开来,终于有一天,班主任老师把他们俩叫到了办公室。

    站在言小曼的身边,吴一楠又闻到了那特有的香味,就在吴一楠沉醉在这香味之中时,老师忍不住拍了拍吴一楠的肩膀:“哎,吴一楠发什么呆呢,问你呢。”

    “问我,问我什么?”吴一楠一脸的懵懂。

    “你什么时候跟言小曼谈恋爱的?”老师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

    “谈恋爱?谈什么恋爱?”吴一楠只顾贪婪着言小曼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那顾老师问的什么谈恋爱。

    “同学们都说你跟言小曼谈恋爱了,有没有这回事?”老师的脸开始板起来。

    “那是同学们闹着玩,胡说八道的。”吴一楠一脸不屑地说道。

    “真没有那回事呀?”老师又认真地问了一遍,看了吴一楠一眼,再转头看着言小曼。

    言小曼看着吴一楠摇了摇头,也跟着摇了头。

    “好,没有就好,你们以后注意一些就行了,不要让同学们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老师说完,便把他俩放了回了教室。

    虽然吴一楠和言小曼被“恋爱”了,但吴一楠竟然象没事的,每天有事没事地到言小曼身边晃荡,闻着那时不时飘来的香味,吴一楠满满地不仅感到惬意,更是感到了青春的一种涌动……

    多年后,吴一楠每每想到中学的学习生活,言小曼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特殊的香味便不经意间流徜出来。

    那股特殊的香味成了吴一楠中学时代的特殊记忆!

    中学毕业之后,吴一楠再也没有见过言小曼,也从没有联系过。

    现在罗经才说,言小曼也在华西,让吴一楠惊喜不已,那股香味突然间弥漫在吴一楠的胸腔……

    “喂,听到言小曼的名字就说不出话来了?今天晚上你们俩要好好交代你们当年的恋爱史。”听着吴一楠在电话里好一阵没声音,罗经才又大声地说道。

    “呵,罗经才,是今天晚上聚吗?”吴一楠终于有开口的机会。

    “对,就今天晚上。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罗经才说完便挂了电话。

    放下罗经才的电话,吴一楠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虽然当年自己从来不敢奢望跟言小曼谈恋爱,但是她却一度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言小曼不仅漂亮,而且家里有一位当局长的父亲,还有一位当县长的母亲,追求言小曼的男孩子很多,但是似乎没有一个能追到手,所以,他吴一楠也只能远远地看着,欣赏着……

    下午六时,好不容易等到培训班下课,吴一楠刚走出教室,罗经才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喂,老同学,我刚下课,我马上出去打个车过去。”吴一楠把电话接了过来。

    “老同学,你在学校门口等我就行,我到门口接你,马上到。”电话里传来了罗经才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出去,一会儿见。”吴一楠说着,便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吴一楠在学校门口上了罗经才的车。

    看着近十年没有见的这位中学同学,吴一楠无限感慨。

    “这帮同学中,数你最有出息了,吴一楠!”罗经才看着一脸阳光的吴一楠说道。

    “你才是真正有出息的,有着自己的公司!我那副科长,算个毛官!”吴一楠说道。

    罗经才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小老板,公司开了将近五年,现在刚开始赢利,前景一片大好。

    “不管怎么说,公务员稳妥妥的,旱劳保收,不象我们啊……好了,不谈工作了,说说我们那些老同学吧。哎,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言小曼的现状?”罗经才笑道。

    “当然想知道了!她现在怎么样?”吴一楠直截了当地问道。

    “她现在过得不错,在一家银行工作,结婚好几年了,有一个三岁的儿子,老公在证券公司任副总经理。”罗经才说道。

    “没办法,言小曼出生就含着金锁匙出生,真正的人生大赢家!”吴一楠摇着头说。

    “是呀,人与人之间真的不可比,人家一出生就遍地黄金。”罗经才说道。

    说话间,车子已经驰进了一个灯火辉煌的酒店。

    “老同学,我跟你说啊,今天这个酒店是言小曼订下来的,单也是她买的,为了这个事呢,我跟她吵了半天,最后还是她争赢了!这次就由她做东吧,下次到我。”

    下得车来,罗经才对吴一楠说。

    罗经才的话,让吴一楠对言小曼更多了一份好感!

    吴一楠和罗经才走进了一个叫玫瑰园的包厢。

    “吴一楠!”吴一楠走进包厢,还没看清里边的人,一个漂亮的少妇已经站在了吴一楠的眼前。

    “言小曼!”吴一楠一阵惊喜,眼前的言小曼活脱脱的一个少妇样,浓浓的女人味,还有高贵优雅的气质,还有那深深的酒窝,要命的是她身上还散发着那勾魂的香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