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83-35800567/

第414章 比妻厉害
    第414章 比妻厉害  

    吴一楠赶紧把电话接了过来。

    “喂,林老师好——”吴一楠很礼貌地把电话接了过来。

    “哦,吴一楠啊。”电话里传来了林子木轻柔的声音:“你一会儿吃饭回来,动作要轻些。我的房间离洗手间很近,你洗澡的声音也会把我吵醒,我醒来就很难睡得着了,所以我建议你,我睡之前最好能回来。”

    吴一楠顿时傻愣,但脑子还算清醒,马上问道:“请问您几点睡觉呢?”

    “我十点之前睡觉。”林子木说道。

    “好的,我十点之前回去吧。”吴一楠说完便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洪峰和刘依赖异口同声。

    吴一楠把林子木的要求说了一遍。

    洪峰和刘依赖顿时笑歪。

    “我说得没错啊,你等着被收拾吧!”洪峰打着呵呵。

    刘依赖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否则,你将过上暗无天日的生活。

    “东西都搬进去了?怎么后悔?”吴一楠一脸的无奈。

    刘依赖说再搬出来就是了……

    “好了,赶紧吃饭,程叶爱来不来,不用管她了。”吴一楠赶紧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哎,我可跟你说话,今天我们可是为你做苦力!”刘依赖放下筷子,看着吴一楠:“我们没吃饱,你就不能走!”

    “我的小祖宗!”吴一楠把嘴里的饭往下咽了咽:“跟人家合租要顾及别人的,不能太自私!”

    “那好,我们不吃了,你回去吧。”刘依赖站了起来,拿起手包就要离去。

    “哎,依赖,过分了啊!”洪峰把刘依赖叫住:“现在才几点啊?你就要走?合着你要约会去,找这个理由?”

    “对呀,我怎么这么傻呢?”吴一楠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七点多一点,吃饭的时间充足得很呢。”

    “你刚才不是催着我们吃饭吗?”刘依赖把手包往吴一楠的头上砸了一下:“我告诉你,如果在合租者面前,你什么都听她的,没有你的底线,肯定欺负死你,让你没有活路可走,到头来惨败而归不算,还落下一身的伤痕。”

    “呵呵,看来你是个合租受害者!”洪峰打趣道:“依赖的话得好好听听,她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说话间,程叶打电话来说,让他们慢慢喝着等她,她十点钟到。

    吴一楠说,我们十点钟已经散场,今天你就别来了。

    程叶以为吴一楠讲气话,说我现在有接待任务,过不去的,客人走了才能离开。十点钟我过去,你们别走!

    吴一楠说,你给我介绍的这个二房东,十点之前要我回家,否则影响她睡眠……

    程叶在电话里大笑:比老婆管得严啊,吴一楠,你死定了!

    最后,程叶没有过来,吴一楠、洪峰和刘依赖九点半钟就散了。

    九点五十,吴一楠回到了家里。

    林子木坐在客厅里直直地看着吴一楠走进来。

    “你应该九点半到家才对的!”吴一楠还没开口,林子木便开口道:“你十分钟能洗好澡,能走进你的房间,不弄出响声吗?”

    吴一楠一时无语,他已经尽力地按林子木的要求去做了,为什么她还那么苛刻?想到刘依赖交代自己的“要守好自己的底线”的话,吴一楠趁着酒气,道:“林老师,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那样了?你回来晚了,我让你注意一点不行吗?”林子木立即翻脸。

    “合租是二个人相互包容,而不是一个人迁就另一个人!”吴一楠脸色也极其难看:“如果你总是这样要求别人的话,我可以放弃合租!其实,象你这样喜欢安静,又失眠的人,最不适合合租,独居是最好的。”

    林子木气呼呼地看着吴一楠,也不说话,转身走进房间,“呯”地一声把门关上。

    吴一楠耸了耸肩,无奈地嘘了口气,回到房间,动作麻利地拿着条内裤就往洗手间去。

    吴一楠以最快的速度洗好澡刷牙,然后穿着内裤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吴一楠刚出来,便看到林子木走过来。

    看着吴一楠只穿着一条紧身的小内裤,林子木赶紧把头转到一边:“哎,这可是合租,往后你要注意点。”

    “我以为你睡觉了,所以……”吴一楠一下站住,看着林子木。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林子木赶紧说道:“你以为你的身材很好,把你的肌肉展示我看吗?”

    这下,吴一楠才清醒过来,赶紧转身走进了房间。

    看着已经有点发胀起来的那个东西,吴一楠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奶奶的,你真不争气啊,听到她的声音你都发怒,往后还了得?

    第二天,吴一楠按照自己的习惯六点钟起床跑步,七点钟到家。

    此时,林子木已经起床,正从洗手间里出来。

    “你怎么起来那么早?你影响到我了!”林子木对着吴一楠直喷:“你真把我害死了,昨晚睡不好,你又一大早起来……”

    吴一楠愕然,没想到自己轻手轻脚,还是影响到她。

    于是,吴一楠连声道歉,说下次一定注意。

    林子木看了吴一楠一眼,不再说什么,回房间换好衣服上班去了。

    吴一楠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走进洗手间,洗了个澡,也上班去了。

    刚到办公室,程叶便走了进来,吴一楠看着程叶,无语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程叶想问什么。

    “吴一楠,林老师怎么样?”程叶忍住笑。

    “哦,你是知道她性格的,故意把我介绍过去?”吴一楠看着程叶幸灾乐祸的样子,猛然醒悟。

    “你是她第十个合租者!”程叶笑嘻嘻地看着吴一楠:“前面九个都住不下一个月都走了。”

    “天啊,合着你把我往死里整啊!”吴一楠说道:“我昨晚我就想连夜走!”

    “你可以不断地挑战她的底线!”程叶一副认真的样子,象是在鼓动吴一楠,不象是开玩笑。

    “你告诉我,怎么挑战她的底线?”吴一楠突然对程叶的这个提议感兴趣起来。

    程叶想了想,说道:“比如昨天晚上,她让你十点回去,你就十点半回去,她说什么你不要跟她争,用实际行动对抗她!”

    “如果她把我赶出来呢?”吴一楠最担心的是被林子木驱赶出门,那个时候才真叫惨呢。

    “这个她不会!”程叶坚定地说:“她毕竟是人民教师,道理还是要讲的,人家合租是付钱的,即使你不要人家合租的,也得让人家同意……”

    “你是说,我的前面九个都是自愿意离开的?”吴一楠更是好奇:“都不是她驱赶的?”

    “那是当然!”程叶说道:“所以,希望你不要自愿离开,你要想法子收拾她,而不是让她来收拾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吴一楠想了一下,问:“为什么要这么治她?”

    “不是治她,是救她!”程叶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跟朋友一直想找一个能治她的人跟她合租,但没有一个能治了她的,都被她气跑了。”

    “象她这样的情况,何必合租呢,自己独租更好吗?”吴一楠不解地看着程叶:“合租肯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习惯。”

    “她原来一直是独租的,她的父亲前一阵子生病到去世花了不少的钱,经济上有点困境。”程叶说道:“其实,子木是一个很好的人,就是因为睡眠不好,被折腾得有点歇斯底里了。”

    “我能理解!”吴一楠一副大人大度的样子:“只要不是莫名的变态就好。”

    “我就知道你能容得下她!”程叶满间信任地看着吴一楠。

    “好吧,我试试,以你和依赖教给我的办法治治她!”吴一楠说道。

    中午下班回家,林子木还没回来,吴一楠便开火给自己做了一碗面条。

    就在吴一楠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林子木回来了。

    “哟,怎么这么香呀?”林子木使劲地抽着鼻子,闻着吴一楠碗里飘出来的香味。

    “呵,没有啊,我就是随便下了一碗面。”吴一楠一边索啰着面条,一边答道。

    “你做的为什么那么香?”林子木看了一眼吴一楠碗里的面:“我做的一点香味都没有。”

    “好,我给你做一碗。”吴一楠三拨二拨地把碗里的面吃饭,然后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呵,太好了!”林子木雀跃,跟着吴一楠走进厨房。

    吴一楠动作麻利地放水入锅烧起,水开,吴一楠放入面条后,从冰箱里拿出几根葱花,洗净切成小段。然后拿出二个鸡蛋,转头问林子木:“喜欢吃打散的蛋,还是荷包蛋?”

    “打散的蛋!”林子木答。

    吴一楠把两鸡蛋打进一小碗里,然后用筷子打散,把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葱花放入打散的鸡蛋里。

    在另一个灶开火,放炒锅,再放油,油发热的时候,吴一楠把鸡蛋倒八锅里,三炒二炒,一股鸡蛋葱花的香味便飘了出来。

    这时,锅里的面已经熟了,吴一楠加了调料之后,盛到碗里,然后把炒好的鸡蛋倒了进去……

    “哗,你真是高手啊!”林子木接过吴一楠端过来的面,鼻子靠近碗,使劲地闻着:“好香啊!做得又快又好,就十来分钟的时间。”

    林子木不停地夸着吴一楠,吴一楠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