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83-35801155/

第929章 水落石出
    第929章 水落石出  

    甘秀梅和欧共林傻愣,不一会儿,甘秀梅回过神来,冷冷一笑,低声道:“还真够快的,一会给她个下马威,否则,你往后就难做人了!”

    欧共林点头,眼睛紧盯着门口。

    “哟,甘副秘书长也在啊!”程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甘秀梅坐在沙发上,怔了一下,笑道:“没想到,咱们仨人又碰面了。”

    “你说,碰面是好事还是坏事呢?”甘秀梅不冷不热地看着程叶,一句话丢了一过来,把头转向窗外。

    “管他是好事还是坏事!”程叶笑呵呵地说道:“故地重回,我更多的是感慨,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无谓的事情。”

    “你等着吧。”欧共林把牙齿咬得咯咯响,道:“欢迎你回来,就看看你的本事,你能不能呆下去。”

    程叶头一扬,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道:“欧副书记,我是书记,你是副的,你应该问你自己,你可不可以在青柳区呆下去!你现在这么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对身体不好啊,特别是到了你这个年纪,再咬牙,牙齿会掉的,牙齿掉了,牙齿没了,真正就老了,就真的没用了!”

    “程叶,你不用得意!”甘秀梅把话插了过来,道:“别以为当个区委书记就了不起,有本事,你到市委省委去!调到领导的身边去,那才叫真正地有本事呢。”

    程叶明白甘秀梅的意思,她甘秀梅虽然现在级别没有她高,但是领导的贴身秘书……

    “说实话,甘副秘书长。”吴一楠不屑地看了甘秀梅一眼,道:“别人不了解你,我程叶还不了解你?秘书工作太不适合你了!你那点水平,去做秘书?呵呵,你等着炒吧!没关系,到时候我程叶收留你,一同来青柳区任副书记,跟欧副书记一块做我的手下。”

    “呵呵,程叶,你真的不知天高地厚!”欧共林指着程叶,道:“几年前我跟你是冤家对头,现在也是,将来也肯定是!你想想,我一个人斗你就有得你受的,再加上咱们的甘秘书长,你不仅死得惨,还让你生不如死!”

    “欧副书记,看你气成那样!”程叶呵呵一笑,道:“好了,我也是路过这里,顺便进来看看,明天拿到调令,我就得回来报到上班啰,咱们又是同事了。你们好聊……”

    程叶的调动随着调令的下发,水到渠成,而吴一楠也随着金玉才对整个案子的坦白,一切真相大白,也恢复了市政府秘书长的职务。

    “小子,你的命好啊。”洪峰拍着吴一楠的肩膀,道:“余市长这么帮你……”

    “所以,我很感恩。”吴一楠把话接了过来,道:“特别是峰哥你,如果没有你,我这次凶多吉少,我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呵呵,但是你心里有底。”洪峰笑道:“也就是我们通俗说的底气。虽然形势对你诸多的不利,在没有一个证据证明你没有受贿的情况下,你还是坚持了下来……”

    “说实话,有一阵子我是完全绝望的。”吴一楠深深地吸了口气,道:“特别是柳丽霞送那一百三十万上门,视频头又被关了,他们又拿出了我索要一百三十万的录音,那个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哦,对了,他们那个录音是怎么弄的?”

    “呵呵,我来告诉你吧。”郑重希笑呵呵地走了进来,道:“金玉才在网上购买了一种模仿语音软件,把你的声音录进去之后,软件便自动模仿你的声音,想要什么效果都行。”

    “他奶奶的!”吴一楠随口骂道:“当时我一听那录音,我也傻了,第一反应就是什么时候又被人家下药了,跟着人家说那些话。”

    “那个录音软件的事,也是柳丽霞供出来的。”郑重希说道:“金玉才就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他这么做,是一步步算计下来,避开了很多法律制裁,也就是说,他很擅长钻法律的空子,这次他把事情搞得那么大,却也只能按相关规定对他进行行政拘留。”

    “余市长的司机施小强怎么样?”吴一楠抬头看着郑重希,道:“他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余市长吧?”

    “不会,怎么可能影响到余市长!”郑重希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你们别小看了余市长,她做事情心里清醒明朗着呢,施小强所做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你想想,既然在她的掌握中,她能让那些事情影响到她吗?”

    “说实话,如果他没有男人那种气度的话,她也被施小强玩完!”洪峰把话搭了过来,道:“就凭着施小强跟金玉才合伙要批文这件事,也多次把余市长扯了进去,结果余市长都在处理过程中,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根本就跟她搭不上边,她这样做,既能保住自己,又不影响她跟施小强的关系。”

    “现在施小强怎么处理?”吴一楠眉头皱了一下,看着郑重希。

    “他骗取了金玉才三十万元人民币,说是能帮金玉才拿到批文。”郑重希望回答道:“这个完全是他的个人行为,跟余市长及单位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问题是,现在金玉才也没说他是骗的,说是兄弟之间的帮忙,自愿给他的。”

    “虽然没有涉及到单位。”洪峰把话接了过来,道:“但是,这种品行的人,还能留他在单位吗?余市长还能留他在身边?”

    “他是合同制工人。”郑重希说道:“按正常的处理方式,象他这样的行为是要被开除出单位,可多多少少都要给点面子给余市长吧,你们想想,如果外面盛传她的司机被开除了,她的面子往哪搁,而且我听说他们的关系很好,是余市长从平根把他带过来的。”

    吴一楠和洪峰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没有吭声。

    “呵呵,好了,今天晚上咱们来个树干老乡聚会,怎么样?”吴一楠话题一转,笑呵呵,道:“趁着咱们郑组长还没回树干。”

    “好了,你别得意忘形。”洪峰拍了拍吴一楠,道:“你这个事刚平实,你就仰头高歌了?小心人家抓郑组长的尾巴。都是树干老乡,所以会不会是郑组长放你一马?”

    吴一楠拍了拍脑袋,道:“是呀,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我白在纪委干了那么多年。好,等这次风头过之后,咱们再好好聚聚。”

    “是呀,峰哥说得没错。”郑重希也笑道:“在查你的案子过程中,有好几个人都这样对我说‘都是老乡,手下留情啊’,我的回答是‘不违法不犯法,手下都有情义,如果违法犯法了,手上什么情义都没有!”

    “我的兄弟啊!”洪峰忍不住站了起来,走过来拍了拍郑重希的肩,道:“我们纪委要的就是这种满满的正能量,不管是兄弟还是朋友,只要违了法犯了规,咱们都严格按规矩办事,决不能乱!”

    “哦,对了,还有欧共林那怎么处理?”吴一楠突然想到欧共林,道:“程叶昨天已经到位,欧共林不会被移走吧?”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洪峰答道:“对他的处分马上就要下来。”

    “处分?”吴一楠看着洪峰,道:“是他把校区地皮移出来的事儿吗?”

    “对,没错。”洪峰答道:“专案组对他跟金玉才的经济往来也进行了清查,他们没有一点儿关系。”

    “这个我相信。”吴一楠答道:“刚开始,为了那个批文,欧共林特别关注,几乎天天电话催我给办了,我就开始怀疑,这么一件明摆着违规的事情,为什么他视而不见,而且还胆大包天地催促市政府尽快办理,我就暗中调查了一下,以为他收了金玉才的什么钱财,结果还真没有。”

    “这次程叶调到他那里任书记,有得程叶受的。”洪峰说道:“欧共林一直盯着书记那个位置,这次葡萄产业基地他那么卖力,也就是响应市政府的号召,想赶紧做出一番业绩来,谁知道越想成功越是失败。”

    “按程叶那样的性格,你说她会受那样的气吗?”吴一楠笑道:“她不弄死你就好了,她还会让自己受气?”

    话音刚落,吴一楠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施小强打来的。

    吴一楠看着一直响着的电话,不解地看着洪峰和郑重希,道:“施小强给我打电话,什么意思?”

    洪峰向吴一楠做了个先不要接的动作,道:“想想再接,这个时候你给你来电话,会有什么事?”

    洪峰说着,转头问郑重希,道:“你们找过施小强谈话吗?”

    “找过!”郑重希答道:“可是,没什么用处,他把余市长拿出来吓唬我们,但我们跟他重申,他的事情跟余市长搭不上边,呵呵,这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以为当市长的司机很了不起,他不知道,余市长没有助他,早已经跟我们打招呼,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先把电话接了,看他找你有什么事。”看着吴一楠的手机响个不停,洪峰的手挥了一下,让吴一楠把电话接了。

    吴一楠清咳了二声,把电话接了过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