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407-35894537/

第664章 出发
    第664章 出发  

    申强看见纪海洋的时候,也是一愣,前段时间,他还听黎兆福在邹广亮的办公室说,他和纪海洋一起,准备把朱立诚如何如何的。想不到短短一段时间以后,纪海洋就成了朱立诚的人了,这还真有点让申强刮目相看之感。

    两人由于都是老熟人了,在这个场合自然坐在一起聊了起来,不过两人在聊天的同时都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动作,就把眼睛不断往正陪着景国强聊天的朱立诚的身上瞄。纪海洋是担心朱立诚招呼他有事,而申强则在关注朱立诚是不是有和他单独交流的意思,以便他可以及时做出反应。

    接下来过来的是褚文峰,淮江省电视台未来的老大,其他人还是有点熟悉的,没等朱立诚介绍,其他人纷纷走过去和对方握手了。

    纪海洋心里暗想,看来传说处长的夫人在电视台工作应该没错,否则他不会和褚文峰熟悉。想到这以后,他连忙拉着申强一起去和褚文峰聊了起来。纪海洋给自己的定位很准,朱立诚让他过来就是陪客的,所以他尽力要把处长邀请过来的这些客人陪好,包括一会在酒桌上的时候。

    梁浩康进来的时候,众人的表现较之刚才热烈了许多,他是省委组织部二号人物的大秘,这可是大家争相结识的任务,所以大家的表现热情一点也在情理之中。梁浩康进来以后,没看到朱恒,于是和朱立诚走到一边闲聊了起来。景国强见状,和其他人打了一个招呼,便出去了,他到楼下去迎接朱恒去了。显然,他已经和对方联系过了,这会应该到时间了。其他人一看这架势,知道还有其他人来,于是也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其他人见到跟在景国强后面进来的朱恒时,都有意无意地在朱立诚的身上扫了两眼。这位可是应天市的实权人物,想不到朱立诚和他的私交这么好,如此私人的场合,居然也能把他给请来。

    朱恒和众人一一握手以后,在朱立诚的招呼下,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这倒不是他不谦虚,而是他确实有这个资本,并且他如果不坐的话,那其他人只有陪着他站着了。褚文峰和朱立诚坐在了他的左右两边,其他人则顺势往下坐。朱立诚和梁浩康谦让了一番,但是对方执意不肯上座,朱立诚也就没有强求。

    这顿饭可以说是朱立诚精心安排的,所以众人都放得很开,尤其是在中途朱恒退出以后,更是段子满天飞。朱恒在离开之前,特意把朱立诚叫到一边,告诉他今天局里一个副局长的儿子结婚,他不过去一下,有点说不过去。

    朱立诚自然没有计较这些,他可是中午的时候才打电话给朱恒,那会晚上想要请他吃饭的怕是不止一手之数了,他能首先过来,已经让其很感动了。

    席间,最为活跃的是纪海洋,一方面他是因为心里开心,另一方面他也以半个主人自居,所以这酒喝起来就没个底了。

    申强也喝得不少,尤其和纪海洋两人干了好多杯。以往跟在邹广亮后面的时候,可以说是晚晚有人请,现在被打入冷宫以后,他已经好久不知酒味了。倒不是因为他馋酒,而是这个氛围让人留恋,让他最为不爽的是那种巨大的落差感。现在他就像一只被人扔在角落的破烂,别说有人搭理他,甚至大家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看,担心被他的霉运传染。

    吃完饭以后,众人便纷纷告辞了,申强心里有话想和朱立诚交流,但看到对方和他说话的意思,他也就把那些话暂时放在心里了。对方既然今天叫他过来吃饭,那就说明已经接纳他了,以后交流的话,有的是机会。

    纪海洋跟在朱立诚后面把所有人都送走以后,便起身往收银台走去。今晚还真是奇怪,他喝了不少的酒,可一点醉意也没有,不光头脑很清醒,而且脚下的步子也迈得很稳,简直和没喝之前的状态差不多。

    朱立诚看出了纪海洋的意思,连忙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来,塞在对方的手里,说道:“老纪,用这张卡,我就不和你过去了,直接在车里等你了。”说完以后,不等纪海洋回答,他便转身往门外走去了。

    纪海洋把这张银行卡拿在手里看了看,心里真可谓是感慨万千。之前,他跟在黎兆福后面去的场子也不少,甚至两个人的时候,还去过酒店。黎兆福一般都是吃完饭以后,大笔一挥,然后转身走人,现在朱立诚却……

    接完帐以后,纪海洋上车以后,把卡和发票一起交给了朱立诚。朱立诚见状,笑着说道:“老纪呀,结完帐就行了,你还搞张发票来,这玩意你让我去哪儿报销呀,总不至于回去向老婆报吧,哈哈哈!”

    “处长,你其实可以……我们处里每年都有不少招待费的。”纪海洋想了想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他还真有点担心朱立诚从下面调上来的,不清楚上面部委办局的情况,所以特意提醒了一句。

    朱立诚听后一愣,随即说道:“今天我请的都是我的朋友,和处里扯不上半点关系,再说了,这点饭钱,我还是付得起的。”说完这话以后,朱立诚就把那张发票团成一个小纸团,扔到了车窗外。

    纪海洋看了朱立诚的表现以后,心里由衷产生了一股敬佩之情。他很庆幸当初的改弦易辙,拿朱立诚和黎兆福放在一起一比较,优劣立马显现。如果跟在姓黎的后面一条道走到黑的话,那他的结局可想而知。别说升官发财了,甚至有可能步申强的后程。想到这的时候,纪海洋心里不禁有隐隐的得意之情。

    第二天一早,卢魁、邹广亮亲自来送朱立诚、黎兆福等人出发,连崔楷文也让秘书马钧代表他过来送行。部里为了他们的工作方便还特意给配了两台车,虽然都是捷达,但却是八、九层新的那种,上路的话,还是很有力道的。

    朱立诚注意到黎兆福那边,摄像机是抓在黄莎莎的手里,而照相机,黎兆福则亲自拿着。他还没有自大到让梁浩康帮他打下手的程度,梁浩康见状,倒是上去客气了一番,他硬是没让。

    和众人告别以后,朱立诚、黎兆福分别带人上了车。朱立诚的车先出发,黎兆福紧跟在后,两台车一前一后往宝新区出发了。

    宝新区和武都县像是应天市的两翼,分别在左右两边,连距离都差不多,二十多公里,另外两个地方还有一个共同点,都在久江边上。朱立诚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那边。当时的感觉和应天城区比,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是什么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车出了城区,往前行驶了大约十来分钟以后,朱立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朱立诚响了一下还是摁下了接听键。电话接通以后,里面立即传来了一声热情的问候,喂,朱老弟嘛,你好,你好,欢迎你到我们宝新区来检查工作!

    朱立诚听了这话以后,眉头微微一皱,自来熟他见到,熟成这样,在电话里面就和素不相识的人称兄道弟,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朱立诚客气地说道:“你好,我是朱立诚,请问你是?”他的言语之间虽然很是客气,但却隐隐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对方也不知是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意思,还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仍很是热情地说道:“朱处长,你看看我,光顾着向贵客表达敬意了,连自我介绍都忘了。我是宝新区的副区长,我叫夏新明,小夏,还请你多多关照。我代表我们唐区长,对省委组织部督察组的领导莅临我区指导工作,表示十二分的欢迎!”

    朱立诚被他这一会老弟,一会小夏的,给搞糊涂了,于是随口敷衍道:“谢谢夏区长,也请替我转达对你们唐区长的谢意,我们一会就到你们宝新区了,等见面以后再聊。再见!”说完以后,不等对方在唧唧歪歪的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朱立诚虽然不清楚对方如此热情的原因,但是有句老话,他还是铭记在心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督察组下来,说白了就是找宝新区的问题的,对方却摆出一副热情欢迎的架势,这就不得不让人提高警惕了。

    之前,梁浩康可是给朱立诚漏过底,之所以让他们这组负责对区政府的督查,好像和这位唐大区长有点关系。现在他们还没地头呢,那边的人就过来打招呼了,这不得不让朱立诚小心谨慎地应对。

    挂断电话以后,朱立诚对坐在副驾位置上的胡悦梅问道:“胡姐,我初来乍到,对于应天市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你能帮我介绍一下嘛,尤其是这个宝新区。我们人还没到,人家好像已经做好准备了,我怎么有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