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407-40120299/

第989章 不是好货
    赵谢强也不是好货,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你既然知道郑同飞和陈荫的关系,居然还要横插一杠子,这算怎么回事呢?

    如果是陈荫主动愿意跟你的话,那倒也好说,对方不同意,居然采取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你真以为天老大,你老二了,哼!朱立诚很是不爽地想到。

    陈荫之前听到朱立诚的话以后,已经不抱希望了,所以情绪才会非常激动起来,现在听对方这样说,心里又燃起了一线希望,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静听对方的下文。

    朱立诚见此情况,接着说道:“陈女士,我可以帮你向公安局的同志反映一下这个情况,接下来怎么办,他们会告诉你的。”

    陈荫听后先是一喜,随即愁容便布满了脸庞,她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朱市长,有个情况不知道您是否清楚,我跟在郑同飞后面这段时间,发现他和公安局的人关系很好,那个局长和他称兄道弟的,还是那个赵谢强,他可是??????”

    说到这以后,陈荫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相信朱立诚能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

    不出陈荫的所料,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呵呵一笑,然后开口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泰方市公安局可不是谁家开的,不管再大的官职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你要相信总有能让你开口说话的地方。”

    陈荫听到这话以后,长舒了一口气,她刚才之所以出言提醒朱立诚,倒不是担心对方敷衍他,而是怕朱市长高高在上,不了解赵谢强和郑同飞的能量,托了不该托的人,反而容易把事情办糟。现在听朱立诚这样说,她当然不用再有什么顾虑了。

    朱立诚略作思考以后,开口说道:“一会,你从我这离开以后,直接回卖场上班,要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会让人尽快和你联系的,具体该怎么做,你只要听找你的人的安排就行了。对了,你把手机号码留给小王,到时候便于和你联系。”

    陈荫听到这话以后,很是感激地点了点头。

    “王勇,一会你把我的手机号码也告诉陈女士。”朱立诚说道,“陈女士,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你就没必要和我联系了。去找你的人,绝对是可以相信的人,你不要有任何顾虑,实事求是地和他们说就行了,对了,还有证物什么的,你一定要保管好,千万不能弄丢了。”

    听到这番话语以后,陈荫心里非常激动,看来她今天这条路真是走对了。这样一来的话,将郑同飞和赵谢强绳之以法还是很有可能的。她连忙站起身说道:“谢谢朱市长,我全都听您的,谢谢了!”

    说到这的时候,她恭恭敬敬地冲着朱立诚鞠了一躬。

    朱立诚本想出言制止的,后来想了想也就作罢了,他完全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慌乱与无助,这件事情对于她而言,那就是顶了天的大事了。现在有人帮她解决了,你要是不让她有所表示的话,她这心里一定会过意不去的。

    王勇把陈荫带出门去以后,朱立诚立即拿起电话拨通了孟怀远的手机。电话接通以后,他二话没说,直接让对方到他的办公室一趟。

    孟怀远也没有多问,两人这么多年的兄弟了,要是彼此之间连这点默契都没有的话,那也太逊了一点。朱立诚那边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不会什么也不说,让他直接过去的。

    挂断电话以后,孟怀远就直接从公安局赶往市政府。

    十来分钟以后,孟怀远就出现在了朱立诚的办公室里。朱立诚也没有和对方客套,直接和对方一起,来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然后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向对方做了一个介绍。

    孟怀远听完以后,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

    由于不清楚朱立诚的用意,孟怀远直接开口问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所以说话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就事论事。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朱立诚沉声说道。

    “行!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孟怀远干脆的答道。他想了想,接着说道:“这个事情要想搞的话,就一定要迅速,只有搞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成功的可能性才会大一点。这种事情,难办呀!”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赞同地点了点头。尽管通过陈荫的叙述,谁都能听得出来这件事情是真的,但到了郑同飞和赵谢强的口中,他们完全可以换一种说法。在这种没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他们完全可以把强迫说成你情我愿,谁也没有办法。

    “我也是这样想的。”朱立诚说道,“刚才我就和那个女人说好了,让她做好准备,很快就会有人和她联系的,这是她的号码,给!”说到这以后,朱立诚把一个小纸片递给了孟怀远。

    “行,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让人去办了。”孟怀远边说,就边站起了身。

    朱立诚见后,笑着说道:“也没必要这么急吧,那个叫黑子的怎么样?还是什么也不肯说?”

    “是呀!你又不让给他上手段,这家伙现在是典型的有恃无恐。”孟怀远说道,“我们也没有闲着,一方面对他之前的事情紧追不放,另一方面还给他安排了一个朋友,现在两人已经能说上话了。”

    朱立诚听到这以后,立即明白对方的意思,随即冲着其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抽了一支烟,聊了几句闲话,孟怀远就站起身来告辞了。他还真想快点见到朱立诚说的那个女人,之前对方交代的几件事情都挂在这儿呢,这个事情的难度不大,他希望尽快将其拿下。

    五一放假前,马启山下来的日子总算正式敲定下来了,就在五月十日。朱立诚本来准备回应天和妻儿团圆的,这个消息一出来,当然回不去了。

    郑诗珞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所以对于丈夫不能回来,她倒是一点怨言也没有,只是叮嘱对方在工作之余要注意身体什么的。

    挂断电话以后,郑诗珞就悄悄打定了主意,既然老公不能回来,她可以过去呀,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嘛!打定主意以后,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之情,决定暂时先告诉丈夫,准备到时候给他来个意外惊喜。

    临近放假,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思在工作上面了,下午三点钟以后,大家便找这样那样的借口离开了。朱立诚倒是没有为难王勇和黄振,由于没什么事情,便让他们早点离开了。

    之前听黄振说起放假的时候,准备带着女朋友回家拜访一下亲戚、朋友,朱立诚特意把他的车给了对方。这倒不是让在人前显摆什么的,而是黄振的老家在农村,亲戚朋友也基本在乡下,有台车方便一点。

    由于无法回应天了,朱立诚有选择地答应了两个宴请。现在请朱市长吃饭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光要有相当级别的人帮着约,而且还要看对方能不能安排开。两位请客的人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很是开心,立即把酒和菜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朱立诚看看临近下班了,便把电脑打开来,准备玩会四国军棋。自从到泰方市来了以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已经几乎快忘记怎么玩四国了。一番厮杀以后,朱立诚和对家的工兵一起飞到左侧一家的军旗上面,眼看胜利在望,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朱立诚以为是催着过去吃饭的,便不准备接,谁知左侧这家果然耍起了无赖——掉线了,他只好拿起了手机。

    当看清楚屏幕上来电号码的备注时,朱立诚很是一愣,只见上面显示的是“党校谈昕”四个字。他的手机里面并没有第二个叫“谈昕”的号码,之所以这样存,是为了防止泄露两人之间的秘密,也算防患于未然。他搞不清楚对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的,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市长大人,您好,你现在有时间吗,小女子想向你汇报一下工作。”谈昕在电话那头和对方开起了玩笑。

    朱立诚被对方这话给逗乐了,抬头看了看门口,见办公室的门紧闭着,料想这时候应该没有人过来了,于是冲着话筒先是一声坏笑,然后暧昧地说道:“好呀,本大人命令你立即过来,并且汇报的时候,不得穿衣服。”

    谈昕听到这话以后,咯咯娇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她才收住笑,开口说道:“没有问题,我没有穿衣服,穿的是裙子。”

    嘎!朱立诚想不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快,居然能回答得如此巧妙。

    两人又半荤半素地开了两句玩笑,谈昕在电话那头神秘地说道:“你猜我现在在哪儿呢?”

    听到这话以后,朱立诚也没有在意,随口说道:“你不在办公室,也不在家里,难道是在咖啡馆?”

    朱立诚这是借用某咖啡馆的经典广告词,逗对方开心呢!闲得无聊的时候,有个红颜知己陪着说话,真乃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农家小子闯红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