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449-35895027/

第621章 层层揭穿
    第621章 层层揭穿  

    第621章 层层揭穿

    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精神抖擞,眼中精芒极盛,带着一丝迫切,显然急切的想要把这天山冰蟾收入囊中。

    “等你这方子见效了,再说不迟!”

    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众人耐心等了一会儿,寿小青先前开的那个方子便煎制好了,旗袍美女用乌木托盘托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汤走了过来。

    胖管家急忙迎上去,将托盘上的药接过来,冲旗袍女冷声问道,“每种药材的剂量都精确吧?!”

    “精确,孙医师亲自给称的!”

    旗袍女恭敬的说道,孙医师是胖管家特地找来称药的一个医师。

    胖管家闻言这才点点头,用托盘上的其中一个勺子舀出来一点药汤,自己先尝了尝,接着把勺子放回去,将另一个干净的勺子放到碗里,将碗端了过来。

    胖管家一边舀着药让药凉的更快,一边耐心的等着,看自己吃了这药,会不会有什么不适。

    见自己身体没有任何异样,胖管家这才将轮椅微微放躺,小心的舀着药汤往老爷子的嘴里喂去。

    好在这杜家二老爷子虽然气若游丝,但是还能勉强咽的下这药汤。

    “家荣,你糊涂了啊,怎么开一个这么儿戏的药方!”

    窦老额头上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沉着脸呵斥了林羽一句,实在想不通,林羽这是玩的哪一套。

    他知道这个何家荣何小神医喜欢不按套路错出牌,但是这次偏的也太离谱了吧?!

    热水治病,简直是荒谬!

    “是啊,家荣,这么贵重的天山冰蟾,你就这么轻易地输给了这老顽固,你……你不心疼吗?!”

    王绍琴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心都在滴血,虽然他号称“鲁北药王”,手中珍贵的药材数不胜数,但是却没有一样能跟这“天山冰蟾”相比!

    “倘若他真要是赢了,这冰蟾我给他就是!”

    林羽淡淡的一笑,仍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窦仲庸、黄新儒和王绍琴听到林羽这话顿时精神一震,对啊,这寿小青虽然开了方子,但是这方子有没有用还是另说!

    他们几个顿时来了精神,瞪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杜家二老爷子。

    但是让他们极其意外的是,胖管家的药汤还没喂完,原本毫无生气的杜家二老爷子竟然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面色还是有些虚弱,但是精神头明显好了许多!

    在坐的一众医师见状也不由面色一喜,躁动不已,显然这一幕,着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等到胖管家将药汤尽数喂给老爷子之后,赶紧命人拿了一块锦布过来,悉心的替老爷子擦着嘴角。

    “我来吧……”

    这时一直精神恹恹的老爷子突然嘶声说了一句,接着抬起手臂轻轻的接过了胖管家手里的锦布。

    “二老爷,您,您有力气了了?!”

    胖管家见状顿时眼前一亮,惊声喊了一句,接着转头冲杜夫人兴奋道,“小姑奶奶,老爷子的病见好了!”

    杜夫人面色大喜,急忙凑过来,伸手抓了把自己二叔的胳膊,接着眉眼堆笑,兴冲冲的喊道:“见好了,见好了!二叔的胳膊都不那么凉了!”

    在坐的众人闻言顿时也都激动不已,好多人都站起身往这边走了走,见这刚才还是将死之人的二老爷子喝了一碗汤药后竟然刹那间气色就变得这么好,个个都震惊万分。

    “寿大师这医术也太高超了吧?!”

    “真厉害啊,一剂就见效!这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寿家的太素脉诀果然天下无双,我们就是学个八辈子,也赶不上人家喽!”

    寿荣鑫听着众人的议论,高昂着头,面色得意不已,无比为自己的父亲和自己寿家长子的身份骄傲。

    寿小青则面带微笑的正襟危坐,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听到众人的恭维,十分的享受。

    “家荣,这……人家的药方见效了啊!”

    窦仲庸、黄新儒和王绍琴三人则是面色一沉,脸色铁青,无比诧异的冲林羽喊了一声。

    林羽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紧蹙着眉头,眯眼望着对面气色好转的杜家二老爷子,一言不发。

    “何家荣,怎么样,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寿荣鑫冷笑一声,大步走到林羽跟前,高声说道,“事实证明,我爹医术卓绝,医好了杜家二老爷子的病,而你狗屁不是,庸医一个,好了,愿赌服输,赶紧命人把你的天山冰蟾送过来吧!”

    “是啊,何会长,既然切磋已经出了结果,麻烦你赶紧叫人把冰蟾送来吧,我们一会儿还得赶回苏南!”

    寿小青站起身笑眯眯的望向了林羽,神情得意的宛如一个网到了大鱼的渔夫。

    “是啊,愿赌服输,赶紧把冰蟾交出来吧!”

    “好东西就得给好医生,这冰蟾跟寿老,简直是绝搭!”

    “赶紧叫人送来,我们也好跟着开开眼界!”

    众人见胜负已分,自然也跟着催促着林羽赶紧履行先前的承诺。

    “对不起,寿老,这冰蟾,我不能给你!”

    林羽淡淡的瞥了一旁的寿小青一眼,站起身,挺直了腰板,不卑不亢的说道。

    众人闻言面色瞬间一变。

    “我靠,这死无赖,竟然不认账了!”

    “太他妈不要脸了吧?这么快就食言了?!”

    “这种人竟然是华夏中医协会的会长,简直是中医界的耻辱!”

    “老子强烈要求他退位!”

    “就是,麻痹的,不给冰蟾就退位!”

    未定寿小青和寿荣鑫说话,一帮人瞬间不干了,对着林羽破口大骂,不过大多都是海外来的那一帮医师。

    “何先生,你这么赖账,未免有些为人所不齿吧?!”

    杜夫人也站了出来,冷冷的望着林羽,沉声喝道,“这里可是有这么多眼睛盯着呢,而且这是在我们杜家,既然我给你们做了担保人,那这账,不是你想赖账就能赖掉的!”

    她话音一落,整个院子里顿时涌出来十几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散开在院子四周,手皆都插到了怀中,显然身上都带着枪之类的武器。

    “谁先动,谁先死!”

    步承冷喝一声,一把抽出藏在小腿间的匕首,冷冷的扫视了周围的黑衣男子等人一眼,他自信,以他和林羽的能力,对付这些普通人,绝对不在话下!

    一众医师看到这架势脸上都不由一慌,急忙凑到了一边,离着林羽他们远远地。

    “大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窦老等人急忙站起来劝说了一句,颇有些无奈的望着林羽,不知道这向来正直仁义的小何,怎么突然间就变成无赖了,冲林羽说道,“家荣,愿赌服输,既然输了,你……你理应得把东西给人家!”

    林羽没接话,展颜一笑,转头望向杜夫人,背手问道,“杜夫人,我输了吗?!”

    “当然,在坐的都看到了,我二叔喝了寿大师开的药方之后,整个人的精神气色好转了许多!”

    杜夫人皱着眉头,沉声冲林羽说道。

    “寿老那方子管用,我这方子也同样管用,而且我这方子还更好!”

    林羽笑着道。

    “你是说,热水比这药汤更有效?!”

    杜夫人嗤笑一声,觉得林羽脑子才进了热水。

    “不错!”

    林羽很肯定的点点头,淡然一笑,昂着头,自信无比,“我没猜错的话,寿老所开的方子,除了胖管家刚才念的白僵蚕,补骨脂,蚕沙和鹿茸外,剩下的几味药,不过是蟾酥、附子、石燕、晚蚕蛾和五味子等这五味益气补肾药材中的几种,不信您可以把药方展示给大家看看,我打包票,绝对没有丝毫的差错!”

    杜夫人闻言,眉头陡然间一蹙,面色一沉,没有说话,并没有让胖管家展示药方。

    而一旁的寿小青听到林羽这话身子却猛地打了个寒颤,满脸惊诧的望了林羽一眼,委实没想到林羽竟然猜的如此精准!

    没错,他的药方里胖管家没说出来的三味药正是林羽所说的那五味中的三种。

    “既然您不展示,那就说明我猜对了!”

    林羽面带微笑,接着说道:“这几味药材全部都是补肾的药,跟治疗脏腑邪气没有丝毫的关系,也就是说,与寿老所诊断的结果压根不搭边,所以这不得不让人疑惑,这药不对症,怎么就把老爷子的病给医好了呢?!”

    在场的一众医师听到林羽这话面色都不由一变,经林羽这么一提醒,他们才反应过来,是啊,刚才胖管家一开始念的那几味药材的主要药效,就是滋阴补肾啊!跟寿老所诊断的寒骨痹症,着实有些不太搭啊!

    “我听不懂你说的这些!”

    杜夫人冷冷的打断了林羽,沉声道,“我只知道,我二叔在喝了寿老的药之后,身体已经有了明显好转,这是事实!只要能把病治好,就是好药!”

    “对,老爷子中的这个毒,用寿老这个方子来解,确实快一些,但是对身体伤害也大,不如枸杞泡水来的温和!”

    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毒?!

    众人闻言顿时面色一变,皆都一头雾水,大惑不解的望向林羽。

    “中毒?你说我二叔是中毒?!你疯了吧?!”

    杜夫人面色也是猛然一变,厉声冲林羽喝道。

    林羽背着手,面带笑意的望着杜夫人,眼中带着一丝玩味,淡淡道:“杜夫人,事到如今,我看你就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