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867-36364932/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体内异物
    安庆府玄天府总部,杨乐成大字型绑在精铁所制的十字架上。对于杨乐,陆笙还是特别对待的。不仅仅捆绑的架子是精铁所制,就连绑在四肢的铁链都是精铁所制。

    不仅如此,陆笙还用剑气封住了杨乐的奇经八脉,在万全的措施作完成之后陆笙才放心的开始审问。

    “说吧!”陆笙轻轻的挥了挥手,将在杨乐面前摆弄各种刑具的玄天卫唤下去。

    “本官知道,在你面前耍这些小玩意有点看不起你。好歹你也是不到二十岁就触摸到道境门槛的人,算是个人物!”

    听了陆笙的话,杨乐空洞的眼眸中有了一丝神采,“你终于认同我了?”

    “别误会,你那开挂升级的很难得到认同。”

    “你不也是!”杨乐不岔的喝道,“你既然知道我修炼的是道种玄心诀自然也明白我们是一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但我也知道,我们两人王不对王,一旦碰面就是不死不休。

    现在你赢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我们一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呵?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已知道我,我也知道你,你之所以能这么年前成为道境宗师,不也是因为道种玄心诀么?”

    “我是靠道心玄心诀提升的?谁造的谣?”陆笙瞪着眼睛,从未想过会在杨乐这里这倒这样的说法。

    陆笙开挂他自己也承认,但这种低级的挂?不是侮辱自己么?

    “哼!我在得到道种玄心诀的时候已经都知道了。否则,你为何这么千方百计的抓我?只是我命不好,没有你朝廷的背景。朝廷上下,数万玄天卫做你的鼎炉。而我要鼎炉,只能自己抓。”

    “我了个去!”陆笙深沉的盯了杨乐的眼眸,“你是认真的?”

    “难道不是么?”杨乐露出一副你我心知肚明你还和我装蒜的表情。

    “我特么现在不想问你别的,你先告诉我你这谣言从哪里听到的。”

    “哈哈哈……你现在惊慌了吧?你现在惶恐了吧?我告诉你,战神殿的人已经来了,你这个战神殿的叛徒,他们已经出现了,很快就会找到你,你也死定了。”

    “妈卖批,都乱了,我什么时候成战神殿的人了?你好好说说,来,就从你怎么在八个月前的灵犀派动乱中活下来的说起。”

    “你怕了?你也知道怕了?好,我就告诉你!当初,我被叛逆之辈挑断手筋脚筋而后推下悬崖。但我命不该绝,在半道上被藤蔓挡住才保住了命。

    是战神殿的人救了我,他们替我接上了手筋脚筋,并送了我这场造化。”

    “他们?几个人?”

    “两个……想知道他们的名字么?呵呵呵……一个叫黑狐,一个叫朱雀。是不是怕了?他们就是来清理门户的,陆笙……你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听到这里,陆笙全明白了。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摸了摸下巴,“原来是他们啊……挺会编故事的么?不去说书可惜了。”

    当初追回官粮逮捕白鹤门夜晚,正面与两个魔宗的高手交手。后来步非烟赶到,他们两人这才退去。时间刚巧对的上,那时候应该就是他们遇到杨乐。

    至于编出陆笙是战神殿的叛徒,一身修为都是靠着道种玄心诀提升起来的,那纯粹是恶趣味的编造。毕竟战神殿可不知道自己谪仙的事情。所以在他们看来,自己修为没事就爆炸一次没事爆炸一次根本不合常理。

    想到这里,陆笙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了,眼前这孩子虽然闹出了不小的阵仗,但不得不说才十八九岁一个没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孩子。

    就是三年前的盖英都要比他成熟,从接触杨乐到现在,这货就是个十足的中二少年。

    “后来呢,楚州丐帮分舵的覆灭是怎么回事?”

    “我虽然被救起,但也不过是丧家之犬。因为手筋脚筋刚刚被借上还没有力气,走路都成问题。所以我就做了乞丐,在江陵城被丐帮看重就成了丐帮弟子。”

    “被丐帮看重?丐帮的口味真是独特啊。”

    “你知道什么?天才,无论做什么都是出类拔萃的。以前,我十岁的时候修为已经是同代弟子中第一。就算为了生计做了乞丐,我讨到的东西也最多。

    我一个人,能要到别人十个人份,丐帮看上我,那是他们慧眼识英才!”

    “你能恬不知耻的说出这句话,看来丐帮分舵舵主怕是要从坟地里爬出来和你拼命了。你确定不是因为你比其他乞丐更可怜才如此的?”

    “哼!不管怎么样,我杨乐都不弱于人。”杨乐高高的昂起了头,“就算深陷囫囵,我都没有忘记背负的血海深仇。

    在丐帮,我偷偷的发展鼎炉,慢慢的积攒功力,短短三个月间,我从无袋弟子快速的升到四袋弟子。终于,让我接触到了丐帮的九袋长老。

    之后,我的功力不仅仅完全恢复,更是比受伤之前三倍不止。但因为鼎炉的关系,丐帮也开始意识到在内部有另一股势力存在。

    分舵主开始派人调查,哈哈哈……那时候的我早已成了气候,五个九袋长老,三个都是我的鼎炉。而且我们的功力早已今非昔比。

    最终,趁寒食大会我先发制人将丐帮一网打尽。之后我带着愿意跟随我的人一同回到灵犀派,重新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原本我是打算厚积薄发慢慢来的,但没想到丐帮那几个九袋长老跟没见过肉骨头的狗一般,一刻都忍不住。我三令五申的要他们多观察一段时间,慢慢发展鼎炉。

    哼!要不是他们坏事,岂能容你现在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唉!”陆笙长长一叹摇了摇头,“对的全是你自己的功劳,错的都是别人的罪过。杨乐啊杨乐,很可惜,这个时代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你满十八周岁了么?”

    “干嘛?”杨乐冷哼一声,“老子今年十九岁,什么十八岁十七岁的。不就是一死么?老子早已经历过生死了,只恨我们之间,只能活一个,而那个人,可惜不是我。”

    “我从未修炼过什么道种玄心诀,也不是什么战神殿的人,至于说那两个要给我搞事,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突然,陆笙话音顿住,想到了一个方才被忽略的问题。

    “你的道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还是别人种下的?”

    “道种还能自己修炼……”突然,杨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你……”陆笙一把摁住杨乐,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乐仰着头痛苦的嘶嚎。

    张大的口中,一片虚无,浑身颤抖之中面目狰狞,身上的青筋如蚯蚓一般蠕动。

    陆笙知道杨乐没救了,就算之前知道他也是被种下道种的那个,陆笙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乐在哀嚎中死去。

    黑暗中,烛火摇曳。

    一道光轮在虚空中渐渐的消散。一动不动的两道身影,缓缓的站起身。

    “走了,这个地方没必要再待了。”

    “可是,吞天魔石只积攒了七成,不够啊!”

    “算上我的,应该够了!”朱雀缓缓的抬起头,漆黑的斗篷下,露出了冷峻的面容。

    “你?你想玩命?”

    “我们哪一天不在玩命?要不,换你来?”

    “呵呵呵……我就随便说说!哎呀,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都快长毛了……终于可以出去了!朱雀,想吃什么我请你!”

    “肉!”

    陆笙凝重的看着属下将杨乐的尸体抬下去,原本以为找到了杨乐就是找到了源头。尤其是看到杨乐吞噬了十几人内力之后直接越级到半步道境。

    但现在看来,杨乐的确是源头但不是最终的源头,只不过杨乐修习的功法,要比其他人高明一点而已。

    “会是谁呢……”陆笙低声一叹,“会是你么?雷霸天?”

    虽然没能将最后的源头找出来,但至少这个传销组织已经被彻底的摧毁。陆笙花了一天时间将这件案子的始末做了书面报告命人封存。

    至于向总部汇报,还是等彻底解决幕后的黑手再说吧。陆笙有种直觉,他很快就会和幕后的黑手碰面。布局这么大,不可能不有所行动。

    “孙游,蜘蛛,卢剑,盖英,不能放松警惕,密切关注楚州武林的一切风吹草动,任何异常,都必须向我汇报。”

    “是!”

    背着夕阳,陆笙回到了玉竹山庄。今天的步非烟竟然没有待在后院,而是来到门外等候。每一天,陆笙回家的时间都那么的准时,而今天,陆笙的心情却尤为不同。

    “怎么了?为何今天在此等我?”

    “你今天与人交手了?”步非烟用极其寻常的语气问道。

    “噢,你是担心夫君有没有伤着?”陆笙轻轻的拿起步非烟的手放在掌心,“为夫的武功你还有什么担心的?”

    “一个靠外力踏足道境的取巧之徒,自然不是夫君的对手我又怎会瞎关心。”步非烟浅浅一笑,“我们进去,我有话对你说。”

    回到后院,陆笙正要把步非烟搂在怀中,却不想步非烟抗拒的推开陆笙,将陆笙按在石桌边上。

    “能好好的么?别毛手毛脚,我有话对你说。”

    “哦,说吧,什么事?”陆笙拿起桌上的茶杯,漫不经心的倒了一杯茶。

    “我这个月的天葵没有来……”

    “嗯,几号了……”

    “哐当!”

    突然间,陆笙手中的茶杯落地,脸上露出了满脸错愕。

    猛的抬起头,眼神呆滞直勾勾的盯着步非烟。

    “把……把手给我……为夫……给你……把把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