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950-37043002/

第518章 变强
    “她为什么送你一块男士手表?”刚才乐果橙一拿出手表,姜振海就觉得老婆的表情不大对劲了,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老爹跟前,他也不好多问什么,现在一出了老宅他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徐晓丽脸上飞快的闪过心虚,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说:“说知道她发什么神经?送我一块男士手表,我也戴不了,这不是膈应人吗?”

    姜振海深有同感,也觉得那两口子是膈应人,不过他可不认为乐果橙有这个胆子,八成还是他那个好侄子的主意,那死小子打小就阴阳怪气的,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这表不便宜,还是年轻款的,回头给姜明戴。”姜振海瞥了一眼,反正不要自己花钱,管他女款男款,他又不吃亏。

    他比较沮丧的是,他的儿子都险些死了,老爷子还偏向姜别。难道他的儿子就不是他的孙子吗?姜振海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徐晓丽应了一声,见他没再留意,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转而想到自己事情做的那么隐秘,怎么就被那个小贱人知道了呢?是知道了全部还是诈她?姜别呢,他知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对付她?

    一时间心情百转千回,可纠结了。

    姜别和乐果橙也在说那块手表,“刚才二婶的表情都变了。”姜别朝乐果橙投去询问的目光。

    乐果橙歪着头俏皮的说:“你猜?”

    姜别,“你抓到了她的什么把柄?”

    虽不中亦不远矣!

    乐果橙对对手指,“聪明!”她跑进卧室,从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几张照片,“这也是我无意中撞见的,二婶眼光真不差,这小情人儿太有型了,隔着照片满满的男人味就扑面而来,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

    她欣赏着,赞着,“就是年龄小了点,才大二,比姜明还小,啧啧,你二婶真会玩。”

    姜别一把抽掉她手中的照片,“有型?行走的荷尔蒙?嗯?”声音里透着危险。

    乐果橙一抬头,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她顿时一个激灵,连忙补救,“没,没,你听错了,就是个小白脸,超级弱鸡的那种。”

    姜别依然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乐果橙压力可大了,心里可懊悔了,怎么就一时嘴快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现在怎么办?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得想法子平了。

    “虽然吧他长得还可以,但跟姜别哥哥比起来简直弱爆了,蚂蚁和大象之别。哎呀呀,他长什么样我早就忘完了,也就是个路人甲吧。”

    姜别,“需要再给你看一眼吗?”

    乐果橙刚要说好呀,虽然男小三比不上姜别,但多看看不同类型的美男还是很愉悦身心的。对上姜别的目光,乐果橙顿时警惕起来,“不看,不看,我看姜别哥哥就行了!”态度可坚定了,她捧着姜别的脸,“哎呀,我家姜先生怎么这么好看呢?宇宙第一美男!荷尔蒙的祖宗!”

    姜别的表情这才稍霁,而乐果橙呢,已经在心底骂娘了!

    姜别,你个醋精!

    哄好了姜别,乐果橙继续感叹,“真看不出来,你二婶成天端着一副贵妇样,没想到私底下居然包养情人,还找岁数这么小的。”

    姜别摩挲着她的发顶,“她就喜欢年纪小的,她包养过的就没有超过二十三岁的。”

    “啊?”还不止一个?乐果橙惊讶极了,“靠,真会玩!”她眼珠转了转,“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咦,你怎么没告诉二叔?她可是给你二叔戴了绿帽子。”

    姜别淡淡的说:“二叔外面也有情人,这不是很公平吗?”他连他爸都不管,会管二叔?别开玩笑了!

    乐果橙一下子笑了出来,“姜别哥哥,你咋这么坏呢?”顿了一下,“不过我喜欢。”

    看着笑得开心的乐果橙,姜别的嘴角也勾了起来。

    段氏集团虽然没有宣布破产,却也元气大伤,段云聪是死了,可责任还是要追究。说起来,段云聪他爸也真不是个东西。段云聪死后,他立马就把私生子带在身边了,还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段云聪身上,自己摆出被蒙在鼓里的姿态。

    谁又是傻子呢?段氏集团那些产业,那些生意早就存在了,段云聪才任总裁几年?他这么一番操作不过是白让大家看笑话罢了。

    段云聪是不在了,但她妈还在呀,王家还在呢。王巧语只有段云聪一个儿子,偌大的家产最后便宜了个私生子,她能愿意?

    当然不了!所以段家还有的闹呢,大家就搬着小板凳等着看戏就是了。

    乐果粒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变强,他握紧拳头一下一下的打着沙袋,汗如雨下,流到了眼里,模糊了视线,他也没有停一下。

    他要变得强大起来,每一次他都是姐姐的弱点,每每想起姐姐举着手被人用枪指着的情景,他就烦躁的想要毁灭世界,继而身上有无穷的戾气想要发泄。

    他要变强,不能成为姐姐的弱点,他要保护姐姐!

    乐果橙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情景,“果粒!”她喊。

    可是乐果粒充耳不闻,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举起拳头一下又一下砸在沙袋上,像不怕疼永不知疲倦的机器。

    “他一直这样子?”乐果橙很担忧。

    师傅张敬业点点头,“有一个星期了,一直这样子,谁说都不听。”

    这孩子太倔强了,他也是没办法了才给果橙打电话,还没敢和他爷奶说。

    乐果橙在边上站了十分钟,果粒出拳几百次,力道一点都没有减弱。张敬业皱眉,“必须让他停下来。”

    乐果橙心里非常清楚师傅的话是对的,现在的果粒就如一张拉到最大限度的弓,一旦身体超过负荷,这张弓立刻就得断了。

    “果粒!”乐果橙上前,抓住弟弟的双手。

    “姐姐!”乐果粒的眼里还有没来及收起的戾气。

    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