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195-37051825/

第211章围剿义军
    浙西之战,清军损失近五万众,八旗死伤万人,伤了满清的元气。

    在多尔衮抽调两万余精锐清军,顺流而下后,湖广清军攻下岳州,止步于长沙之北的泪罗江畔。

    秋雨绵绵,一场连续半月的阴雨天气,救了湖广明军。

    大雨绵绵,珠线般的雨水,从屋檐落下,池塘、水沟里遍布雨点,没几日,湘中之地,河道沟渠水位上涨,稻田里积水,道路变得泥泞,使得清军骑兵行动不便。

    这时又有蒙古喀尔喀部二楚虎尔犯边,多尔衮再次抽调两万骑兵北上,使得多铎只能暂时在岳州休整起来。

    如今满清兵力,除去外藩后,共计九十五万众,不过由于版图广大,地方又不太平,兵马看似很多,但是满清能够调动的人马,其实还不到一半。

    这九十五万人中,有五十万是战力极为低下的绿营兵,他们分守各州县,维持满清的统治,只能承担维持治安,协助守城的任务,野战指望不上,甚至剿匪都无法胜任。

    剩下四十五万人,有十五万是八旗精兵,另三十万是吴三桂、金声桓、姜襄、唐通等精锐绿营兵。

    这四十五万精兵,有六万驻守河北、山西、陕北、甘肃一线,防备蒙古人,有两万旗兵要留守关外,四万旗兵要坐镇北京,另有三万旗兵,要分守各省省会,震慑地方。

    这便是十五大军,剩下三十万人马,用来投入到四川、湖广、江西、江浙四个战区来作战,平均下来,每个战场,才七万余名精兵。

    此时清军的对面,云贵有二十余万西军,四川还有不可计数的明军溃兵和义军,湖广明军尚有二十余万,江西明军有六七万,福建有明军十三万,浙江朱以海和赵铭有明军八万。

    虽说明军和西军的战力远低于清军,大多数人一年前还是农夫、渔民,但是他们数目众多,也让清军一时间难以击破。

    连续进攻之后,清军攻击逐渐乏力,后劲不足,从八月间开始,满清朝廷,开始转变自身策略。

    此前,满清仗着兵力雄厚,兵锋难挡,在浙江、江西、湖广、四川同时发起攻击,可谓全面进攻。

    现在,浙西失利,湖广也暂时被挡住,多尔衮便改全面进攻为重点进攻,并将一部分精力,转移到稳固北方和新占之地的统治,以及清剿版图内的抗清武装,并着手补充损耗的八旗。

    此时,江南清军由进攻转为防守态势,与浙江明军对持,洪承畴便有了兵力,对满清控制区域内的复明武装,还有盗匪,进行清剿。

    浙江杭州府与南直隶宁国府交界之处的天目山,活跃着一支近千人的义军,为首之人,是一黑脸大汉,名叫张益达,原来是道上强人,颇有勇力,为人狡诈,趁着江南鼎沸,拉起一支人马,亦兵亦匪。

    浙东被赵铭捋了一遍后,马光辉的补给,大半由浙北和江南运来。

    前不久,一队清兵押着粮车,被张益达探知,于是便带着人马,打了个伏击,抢了清兵的粮食,还杀了十多号清兵。

    此时,洪承畴正准备着手围剿太湖水贼,欲先拔掉太湖外围义军个个据点,然后彻底解决吴易军。

    张益达跳出来,便吸引了清军的注意,主持太湖之南围剿的刘良佐,遂即决定先拿张益达开刀。

    天目山绵延,不过地势并不高,平均海拔也就两三百米,山上长满树木,景色十分秀丽。

    这时一支千余人的清军,自杭州出发,来到天目山脚下。

    山寨的耳目,得知消息,看见千余清军前来围剿,立刻返回山寨禀报。

    张益达的山寨,位于天目山主峰,高四百余米,三面陡峭,一面倾斜,易守难攻。

    山寨大厅外,挂了块匾额,上面写着聚义厅三个大字,里面正堂一把虎皮交椅,一名粗壮的黑汉子,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读着。

    “报,大当家!”探子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仓惶跪地。

    张益达面露不善,“何事慌张?”

    “大当家,清狗来围剿咱们了!”探子手指南面,急道。

    张益达心头一惊,“来了多少人?”

    探子道:“有近千人!”

    “才千人也敢来剿老子!”张益达大怒,“于潜的王麻子这是没被打服啊!”

    说完,张益达站起身来,将书往桌上一丢,上面写着三个字《水浒传》。

    天目山中,一支千余人的清兵,沿着山道前进,于潜县的千总王麻子,点头哈腰的跟在一员清将身旁,好心提醒道:“刘参将,那张益达极为嚣张,很是难缠,把卑职逼得只能呆在县里不敢出来。将军就带千余人马,恐怕难以剿灭张益达的山寨。”

    刘参将名叫刘泽洪,是刘良佐的侄子,他脸上冷笑连连,“看来摄政王的决策,真是英明,这些土寇居然敢将大清兵堵住城里,再不剿灭,还真反了天了。”

    刘泽洪说着目光鄙夷的看了王麻子一眼,心里想着这孙子,把大清兵的脸面都丢完,嘴里却冷声道:“那张益达不过土寇而已,本将率领千人过来已经是杀鸡用牛刀!”

    正说着话,旁边的王麻子脸色忽然大变,手指往前一指,惊呼道:“不好,张黑子来了!”

    刘泽洪忙抬头看去,便见在前开路的于潜清军,刚进入山脚下的树林,就没命的往外狂奔,一边跑还一边喊,“匪贼杀来了,快跑啊!”

    数百个身影紧随着王麻子的人马身后,从树林中钻出,为首一人居然还骑了一匹雄健的战马,跟着清军身边狂追。

    张益达手持丈八蛇矛,纵马驰骋,追到清军身后,一连戳死数人,最后直接将蛇矛投出,将一名狂奔的清军把总钉在地上。

    刘泽洪看见黑脸汉子,奔驰上来,从尸体上抽出长矛,勒马驻立,身后树林中涌出无数身影,不禁眼睛瞪圆,“娘个劈,该真是个悍匪。”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求加书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