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209-37006717/

426、漫说连通
    夜色沉幕,熊白洲本打算连夜去香港,结果苏汉津一个电话打过来。

    “老板这次出差准备几号回来?”

    熊白洲出差的时候都会让王连翘知道自己去哪里,当然目的就不会详细说明了。

    陈秋蓉那里不需要专门解释,她个性比较沉静,对熊白洲的“霸占欲”也能够放在心底控制,再加上军训、学生会和班级事务的分心,所以都是熊白洲主动找她比较多。

    至于郭氏姐妹,郭子娴如果联系不到熊白洲就知道他肯定在忙生意,事情不紧急一般都不会继续打扰;而郭子婧的风格是如果联系不上熊白洲,她能暂时放下这个男人沉迷画画或者旅游购物。

    除了这些女人以外,苏汉津、刘庆锋、陶与善都会清楚熊白洲出差的地点,有重要事项需要决断也能联系到熊白洲。

    “计划是10月1号前回来,我会尽量赶在这个时间点前回来。”熊白洲没有把话说满,但的确是这样打算的。

    时值国庆即将来临,大陆的商家已经在做着备货准备,蓄势待发的应对这个举国欢庆的节日。

    熊白洲名下的企业里,周美电器将在国庆期间召开百城百店表彰会暨记者会,爱声电子也要在vcd项目做相关的促销活动。

    所以,熊白洲猜测苏汉津找自己就是商量连通快递在国庆期间是否进行宣传的问题。

    果然,苏汉津在电话里说道:“连通快递要不要在国庆的时候,也像周美和爱声那样扩大一点影响力。”

    “这是具体事务,你做决定,我都支持。”熊白洲开明的说道。

    对于熊白洲来说,当职业经理人的素质和能力足够撑起日常运行管理的时候,那自己就可以站在更高维的角度规划企业发展了。

    类似拆借巨款购买银信大厦和晶圆厂的铺垫和准备,这些都是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项目,必须熊白洲来决定,而职业经理人只要在相应框架内完成具体事情即可。

    随着企业职责的不断细化,岗位功能的不断完善,企业拥有者和管理者的职责划分将越来越清楚,不过这个理念至少要在十五年以后才在国内逐渐被接受。

    在此之前,很多企业的管理者和拥有者其实都是一个人,这样既在小事上浪费了许多不必要的精力,很多其他方面的机会也错失。

    “我的意思,国庆期间连通快递还是偃旗息鼓的做事,毕竟周美电器和爱声电子都有市场着力点,可以借助具体的品牌进行实体化运营,连通物流现在没抓手,宣传没什么实际意义。”苏汉津在电话里说道。

    熊白洲心里点点头,这也是自己的想法,连通快递现在的任务还是打牢基础,缓慢又艰难的建立城市据点。

    苏汉津过来后,陈正不用负责整个公司的综合管理,只要率领团队搭建市场脉络,对他来说不仅减少了心里压力,还回到自己熟悉拿手的业务上,做起来算是得心应手了,整个人也自信了很多。

    不过今天苏汉津特意给熊白洲打电话咨询,除了需要大老板的认同之外,潜意识也需要熊白洲支持他的管理理念。

    相对于周美电器和爱声电子,连通快递的发展速度实在还是慢。

    熊白洲当然支持苏汉津了,因为连通快递的发展框架就是熊白洲拟定的。

    “老苏,我早说过连通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但过程一定是曲折的,这里面的种种压力除了你能帮我分担,其他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

    “心理学大师”熊白洲果然开始鼓励了,还是不知不觉中表达出来,并且和工作挂钩:“沪城的申通快递你知道吧?”

    “有了解过。”苏汉津回道:“现在据说发展的很不错,抢占市场的非常迅速。”

    “所以你有了危机感?”熊白洲笑呵呵问道。

    “主要怕对不起你给我开的这份工资。”苏汉津也痛快的承认。

    “快递物流的市场很大的,就算放开了让申通和顺丰啃,也只是从ems嘴边多抢一点点资源,没办法对邮政形成太大的影响。”熊白洲沉声说道:“连通快递成立快一年,什么手段都用了也只能勉强自保,粤城的市场都没有抢占下来,份额还是ems占据大头。”

    “所以,要想真的把国内物流这块肥肉拿下,要不就是时代的大势在变化,要不就是我们自己引导时代。”

    熊白洲心里很清楚,时代的大势变化就是电商来临,那时将是国内快递行业突飞猛进发展的最好契机,但显然熊白洲等不到那么久,所以他打算亲自引领改革。

    虎口夺肉,火中取栗,既然ems是避不开的一座大山,尤其现在申通和顺丰规模还很小,根本没有话语权,熊白洲只能“化身共工撞开不周山”,为民营快递行业的发展劈开一条发展之路。

    在承担风险的同时也获取最大利润,同时收获“改革者”的称号。

    “老苏,连通快递有几个优势,你知道吗?”熊白洲问道。

    苏汉津工作研究的很透彻,张口就说道:“良好的企业文化、严格的管理制度、先进的发展理念、还有资本比较雄厚。”

    这个资本就是支持前期铺垫的成本,包括全球定位系统、火车专利的租用、城市网点的设立,这些钱凭借连通快递在粤城的业务哪里能够满足,很多都是周美电器那边拨付过来的。

    不过,连通快递必须要打欠条。

    之前爱声电子也是和周美电器借钱发展,当vcd项目上马后,爱声电子很快就还光了欠款。

    现在陶与善见到刘庆锋也能挺直腰杆说话了,反而苏汉津都不愿意见到这两人了。

    至于“先进的发展理念”包括三部分,一部分是服务上的完善,第二部分是价格上的亲民,第三部分是时效上的便捷。

    首先在服务上,熊白洲根本不允许连通快递在地市招收代理,为了保证服务上的优质,连通快递建立了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体系,每一个快递员的名单在总部这里都有备案。

    现在连通快递正是打响品牌的时候,或者说是整个民营快递行业正在走向市场的时候,尤其熊白洲准备把连通快递打造成一个“先驱者”和“改革者”的形象,更是不允许有明显的缺点存在。

    “如果一开始我们为了省事直接招收代理商,虽然这样扩大规模的速度能够提升,抢占市场的效率也在增加,但以后想收拢队伍,改变制度就很困难了。”

    “老苏,让人疲惫不堪的从来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啊。”熊白洲慨叹的说道。

    苏汉津点点头,他心里最清楚熊白洲的远大理想和胸怀。

    “我们既然打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要考虑自己的行为对整个行业发展的影响。”

    熊白洲摸了下因为说话时间太长,温度不断升高的摩托罗拉手机,不得已换一只手举着。

    “如果先驱者以高标准的服务打开民营快递行业的市场,那以后跟随者的起点就不会低,这样既是对连通快递负责,也是对整个行业负责,因为最终受益的是整个社会,所有的普通老百姓。”

    苏汉津在电话那边不住的点头,他之前也经常和郭孝胜沟通公司的发展运营,忍不住在心里比较这两位自己共事过的老板。

    郭孝胜和熊白洲都是极度聪明并且对社会运行规则很了解的当代杰出人物,不过郭孝胜因为有久利实业在背后支撑,没有经历过白手起家的辛苦筹划,所以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他追逐的欲望就少了很多,享受的心态也多了起来。

    当然,这是很多香港继承家业的大亨普遍存在的现象,毕竟“打天下”和“坐天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熊白洲呢,年纪轻轻,出生草莽,没有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但他的格局和气度豪迈浑厚,眼光长远、手段叵测,更重要是熊白洲对整个行业和社会有一种巨大责任感。

    这似乎很难理解,一个没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却有回馈社会的感恩思想,但这个人偏偏出现在苏汉津眼前,这也是熊白洲身上的魅力体现。

    跟着郭孝胜做事,他是一个好老板,下属能够赚很多钱;但跟着熊白洲做事,他是一个好的导师,引导下属在收获金钱利益的同时,也实现对社会环境的良好促进作用。

    “既然连通快递有这么多别人难以比拟的潜在优势,那更没必要心急火燎的全面走向市场,先把基础夯实最重要。”熊白洲笃定的说道:“当所有条件都合适的时候,必然能一鸣惊人。”

    虽然现在连通、顺丰、申通还有其他一些民营快递公司已经出现在市场上,但是整体形势依然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如果不是后来电商时代的出现,仅凭顺丰还有申通想撼动ems的地位根本不太可能,但是连通快递出现后,摇一摇国企的小腰根本就不是说说而已。

    所以,现在熊白洲宁愿放慢脚步,也要把基础打牢,厚积薄发一直是他的性格特点,延续到生意上也有“磨刀不误砍柴工”的体现。

    如何夯实基础?

    首先,将粤城内的快递业务熟悉。粤城之内是连通快递唯一和ems有竞争力的地盘,不过想想熊白洲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有这样“卑微”的结果,但ems因为国字头企业的原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拥有市场话语权。

    其次,根据业务开展和市场需要设立新部门,并且招聘认同连通快递发展理念的员工。

    第三,在周美电器门店的支持下,在城市扩大网点的覆盖面,让车队在网点之间穿梭以熟悉路线。

    第四,不断填补连通快递的综合实力,内强筋骨,外塑形象,增加硬实力,提高软实力,将企业文化深刻印入每个员工的深层意识里。

    第五,增加企业创新发展能力,比如说火车专列的租赁,能够拓展货运方式,减少货运时间;比如全球定位系统的购买安装,这是保证每一辆车都能实时监测,确保信件的安全性。

    这里的每一条都在增加连通快递的“厚积”筹码其,随意拿出来一样都能让申通和顺丰羡慕很久。

    可即使这样,熊白洲暂时也把规模控制在粤城范围内,所以尽管进展的速度很慢,但苏汉津觉得无比的踏实。

    可以想象,一旦熊白洲打算正式“连点成面”后,厚积薄发的连通快递在市场上将没有企业可以比拟。

    ems因为价格和时效性问题、其他快递公司因为混乱的管理导致的包裹安全等问题,都将被连通快递甩在后面,

    不过,以后即将入驻的银信大厦也好,物流快递的火车专列也罢,这些都需要郭氏家族的认同和合作。

    熊白洲这次来找郭子娴,既有公,也有私,倒是不能严格的讨论到底是公多一点,还是私多一点。

    挂了电话,熊白洲看了看手机电量已经掉了20,摇摇头问了一句:“我们到哪里了?”

    “快到关口了,熊哥。”陈庆云扭头回道。

    “居然说了这么久,得一个半小时吧。”

    “差不多。”陈庆云想了想,开口问道:“苏经理是不是憋着一口气,要和刘总还有陶总争个高低呢?”

    陈庆云不是话多的人,也能够认清自己不足,涉及这几个大型公司的业务他主要以学习为主,因为不管是刘庆峰,还是苏汉津,这些人的能力经验都远胜自己。

    不过跳出具体业务,仅从企业关系之间关心两句还是可以的,毕竟也是抱着为大佬熊排忧的心思。

    “有竞争是好事,我手里的资源是有限的,谁表现出众,谁就能提前获得大力度支持。”熊白洲倒是很理解这种事。

    “就好像四海集团内部,不也是小圈子众多,这种事情是难以杜绝的,但可以激发他们互为良性竞争的关系。”

    看着大g缓缓的驶过关口,熊白洲笑了笑:“不聋不哑,不配当家。”

    ······( 大时代1994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