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261-41391894/

第314章 墙内的人
    跟着保卫走进大厅,此时大厅已经被装扮成了宴厅。

    “女士们,先生们,我宣布宴会现在开始。”

    说话的人,踩在一张桌子上,一手举着酒杯,他那标志性的蓬松发型,在灯光下犹如杂草。

    所有人都在载歌载舞,没有人理会我,我在考虑要不要找机会溜走。决定找了一个位子先坐下观察情况。

    旁边坐着一个女人,我笑着朝她点头示意了一下。女人带着面具,我发现她的脚下匍匐着一个男人。

    我:“这是?”

    女子:“山羊。”

    我:“哦。”

    我扫视了一眼大厅,在大厅的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高台,最上面竖起的架子,上盖着一块白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杂毛站在桌子上,充当着司仪的角色。我心里猜测莫非他就是保卫说的院长?当然这个所谓的院长已经不是原来真正的院长。

    我推测,北桥病院的管理者正是那些被关在单间里的病人,而真正的病人成为了这里的管理者。

    “夏夜,又见面了?”

    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我侧头又看了看她的身影,确实似曾相识。

    我:“姑娘,莫非我们相过亲?”

    女人低沉的笑笑。

    “好吧,我们玩个游戏,如果你赢了,我就摘下面具。”

    其实我对着女人是谁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对方提出了,我也陪他玩玩。但是我心想,可不可以不要摘面具,脱衣服可以嘛,嘿嘿。

    女人在桌子上摆下三张牌,分别亮给我看,其中一张是鬼牌。女人没有出手,三张牌开始自己洗牌,看来女人具有某种控制纸牌的念力。

    “好了,可以选牌了。”

    我看着女人,用手指敲了敲右侧的牌面。

    我:“我想这张不是。”

    我又敲了敲最左侧的一张牌面。“

    我:“我想这张也不是。所以应该是这张吧,如果有鬼牌的话。”

    我看着女人笑了笑,用食指敲着中间的纸牌。面具下的女人发出笑声。地上趴着的男人张开嘴,一张纸牌从他口中飞出,那正是一张鬼牌。

    女人摘下面具看着我。我惊讶的看着女人,许久。

    我:“请问你是?”

    女人的脑后挂满黑线。

    女人:“我竟然和一个呆瓜,真是!那这个面具你还有没有印象”

    女人换了一个面具。我认出了她,是我在五庄观遇到的神秘组织成员,代号牧童。

    我:“是你!”

    女人叹了口气:“所有人以为面具下的是真实的自己,殊不知,有时候,面具本身就成了自己的身份。”

    我:“所以你就是院长么,你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牧童:“我不是院长,我一直都是这里的病人而已,院长是金角。”

    我一惊:“他没死。”

    牧童点点头。

    我看着那些病人。

    我:“你们在这里想做什么。”

    牧童:“这个嘛,反正时间还早,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先答对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我:“讲吧。”

    牧童:“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我在路上走着,迎面看见一个人头上顶着红脸盆走路的男人,脸盆里装满了水,那男人小心翼翼走着,使水一滴都不洒出来。我鼓起勇气问他,不好意思,请问你为什么要头顶着这个红脸盆走路呢?那个男人说。”

    我看着牧童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但牧童一直没有接着说。

    我:“他说什么?”

    牧童:“他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这是个很好笑的笑话。我只能停住,让他一个人走过去。”

    我和牧童看着彼此,看到我低头沉思,牧童笑了笑。

    我:“一般的脸盆为了看清里面的水量,所以厂家生产时都会选用浅色的的模具。所以深红色的脸盆少之又少,一个人拿着红色的脸盆,本身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嘛。他还要在里面装满了水,还把它举在头顶上走路。他这样走在马路上难道不知道会引来别人的好奇。所以他一定是故意为之。

    他为什么这么做?如果是我看到这样的人走在马路上,一定会好奇看看红脸盆里到底装着什么,但却会忽视掉为什么脸盆是红的。所以!

    我看着牧童斩钉截铁的答到。

    我:“那个男人就是为了掩盖自己拿着红脸盆的原因。对么?”

    牧童惊讶的看着我,:“算,算对吧,我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答案。”

    我一脸得意:“那你现在可以说你们要做什么了。

    牧童:“金角曾经在西南的某座深山下,找到过一个古墓。在那里埋葬着古代战死的蛮族人,这些蛮族人,虽然过去千年,却依然尸体不化,金角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复活蛮族的身体力量。

    在古代,人们会在身上穿上野兽的毛皮,脸上画上他们的条纹,因为他们认为这种方式可以让自己变得和野兽一样凶猛。至今在非洲的一些部落里,老得酋长死亡后,继任者会吃掉前一任酋长的身体或者重要部位,因为他们相信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前任的力量和智慧,并且将它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所以金角选择通过在这些人身上移植蛮族人的器官来复活这种力量,虽然一部分人出现了排斥现象,但另一部分人却获得了超越常人的速度和力量。

    “Ladiesandgentlemen!”

    杂毛喊道,牧童一笑:“时间到了,你自己找答案吧。”

    杂毛:“那些校事部的人把我们被困在了墙里,是时候出去让那些人知道我们的力量了。现在我们就要杀死这个校事部的人祭旗。”

    我一惊,原来金角打算借用这些人的疯狂,放这些人出去来实践他的成果。顶上的白布拉开,我看到十字架上绑着达文西。达文西四处张望,看到我大叫。

    我伸手示意它别叫,结果达文西看出我想弃车保帅先溜走。

    达文西:“别让他跑了,他是鬼斩伇卧底。”

    众人全都看来。我呵呵,不知道我现在装疯还来不来得及,这老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众人全都朝我涌来,一一变身。率先冲来的是猪人。我拿起桌上的白菜往墙角一扔,他改变方向拱去,我趁机把他打晕。

    我拿起棍子在头顶飞舞的蝙蝠人周围晃了几圈,蝙蝠人掉落。

    我站在青蛙人前不动,然后倒开水。往鼻涕虫人身上撒盐。给企鹅人讲冷笑话冻死他。对着蚊子人的脚大喊,振聋他。

    我嘴角一笑,幸亏看了达文西给的动物百科全书,知道他们的习性,我抬头想要向他致敬,看到看守他的两个牛妖,一个正在吐白沫,一个上吊自杀了。

    我?这是什么情况。

    牧童手一甩,桌上的纸片开始飞舞,贴在墙壁上,整座墙壁瞬间炸塌,明晃晃的阳光照进来有点刺眼,看着墙壁的,我心一揪,这些人本来就是群不正常思维的凶手,现在还获得了怪力,要是他们出去,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

    正打算阻止,却看到这些人一一站住了,全都呆呆的望着断墙外。全都没有跨出去的意思。任凭杂毛如何鼓舞。

    我想了想,回头看着牧童,哼笑了一声。

    我:“当人们第一次看到墙壁的时候,人们总想要逃离它,并且为此不惜一切,但当他发现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时候,最初会变得很沮丧,之后会说服自己慢慢改变想法,并开始逐渐适应墙内的生活。而当有一天他可以离开墙壁时,他会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墙内的生活。面对外面的世界开始让他变得恐慌。这时候,原本困住他的墙壁,变成了保护他的墙壁。”

    牧童手一甩,一张纸片夹在我的手心里。

    “也罢,本来也就是想打发下时间,这才是我这次的目的。带着返魂香来找我们吧。”

    牧童的身体化成一群纸蝴蝶飞出墙外。

    半小时后,校事部的捕快和鬼斩伇的玄官赶来,看着满屋坐着的病人还有鼻青脸肿躺地上的达文西刘荣一脸疑惑。

    刘荣:“达文西这是?”

    我:“哦,不小心从上面摔了下来,自己摔的。”

    刘荣看看我,又看看达文西,我把遇到牧童的事报告给了她。

    刘荣:“牧童有没有说什么。”

    我把牧童和我说的故事告诉了她,还告诉了我的回答,刘荣一笑。

    刘荣:“想知道这故事真正的答案吗。”

    我点点头。

    刘荣大笑:“会跟着顶着脸盆男人走的人啊。”

    鬼斩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