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392-44733713/

第三百七十八章 心思
    燕文帝见顾熙答应了婚事,颇为高兴。

    毕竟一边是他看中的臣子,一边是他养大的阿泽。

    两人倘若能抛开芥蒂,齐心协力,他的皇位必然更加稳妥。

    “去昭阳殿用膳,你们兄妹也可多聚聚。”

    燕文帝说道:“顾熙啊,你多劝劝贵妃,她的性子也该收敛几分。”

    “回陛下,臣的话对贵妃娘娘无用,臣女倒是能同她多说几句。”

    顾熙到底还是看睿王不大顺眼,顾嘉瑶还不到十六岁,这就被慕容泽定下了?

    慕容泽有没有体谅过他本身所受的教育?

    很明显,慕容泽这是在强娶未成年少女。

    他是认为这一世女儿不会做剩女了。

    但是他也没想过这么快自己就要为女儿筹备婚礼。

    燕文帝显然很着急,仿佛下个月就要操办婚事。

    顾熙看着慕容泽,虽然不是很高大,但是浑身上下透着力量。

    他同顾嘉瑶此时洞房,心都不痛吗?

    顾熙突然觉得预期拒绝婚事,还不如想着怎么拖延婚礼。

    怎么也得顾嘉瑶满十八岁。

    慕容泽感到顾熙目光不对劲,说道:“舅舅,我想同岳父单独聊聊,解开误会。”

    燕文帝说道:“好,阿泽好好款待顾爱卿。”

    岳父同女婿弄得太难看了,丢人得人还是赐婚的燕文帝。

    何况两人针锋相对,燕文帝也得头疼。

    顾熙方才说得那些德政虽然只是画饼,燕文帝仔细衡量过,实现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顾熙最出色不是出身,容貌或是文采,而是他在国政上的才干同聪明。”

    燕文帝望着远去的两道人影,露出一抹浅浅得意。

    顾熙的才干在他坐下发扬光大的话,足以证明他比荣太子更会识人用人!

    只要能压荣太子的事,燕文帝都会做。

    “陛下,圣母皇太后请您去一趟。”

    “怎么?”

    “福宁公主殿下进宫了。”

    燕文帝眼底闪过一抹讥诮,“朕同贵妃约好了,今日就不陪母后了,叮嘱福宁多陪陪母后。”

    他着实不想听福宁哭诉。

    就算是他亲妹妹都没有阿泽重要。

    这么多年,阿泽对倾心他的女孩子不假辞色。

    他都已经下旨赐婚,福宁母女也该清醒了。

    怀玉郡主难道去做侧妃?

    “同福宁再多说一句,没有成为睿王妃的福气,就莫要强求,闹得太难看,伤了阿泽的心,朕饶不了她。”

    燕文帝坐上轿辇,对身边太监吩咐:“朕的妹妹可不单单只有她一个!”

    他稍稍用力踩了一下,太监高喊:“摆架昭阳殿。”

    最近昭阳殿的贵妃娘娘才真正是宠冠后宫。

    满后宫的妃嫔不知又有多少人掉进醋坛子里了。

    燕文帝倒不是非要去昭阳殿,可除了顾贵妃之外,无论时皇后,还是其余妃嫔都扛不住圣母皇太后的怨恨。

    毕竟燕文帝拒绝了圣母皇太后相邀。

    谁在此时接驾,圣母皇太后难免记恨她。

    至于柔弱中带着倔强的臻美人,不用太后动手,她在后宫生活已经很艰辛了。

    燕文帝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怎舍得让臻美美人处境更危险?

    他选来选去再没有比顾贵妃更适合的人选了,何况他也承认同顾贵妃之间的情事,让他找到了难得的激情。

    痛快淋林的情事,放纵后的快感,这一切都让他有点沉迷其中。

    何况,圣母太后的不快也是因为赐婚引起的,他去昭阳殿在适合不过了。

    燕文帝给自己找到十足的借口,坦然去宠爱顾贵妃。

    然而后妃们的领悟力显然没有燕文帝强。

    包括皇后在内对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臻美人已经习惯燕文帝的失约。

    她只能尽力掩饰起失落,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舞蹈上头。

    她有精彩表现才能把燕文帝重新拽回自己身边。

    已经陷进去的臻美人绝对要拽着燕文帝一起沉沦爱恨的地狱之中。

    她最信任的贴身丫鬟墨香依旧在太监之中周旋,期望给顾嘉瑶好看。

    本来已有异动的太监知道顾嘉瑶即将成为睿王妃之后,连忙摇头拒绝墨香的提议。

    睿王妃?

    那是随便伸伸指头就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睿王不喜欢睿王妃顾嘉瑶?

    呵呵,就算睿王对顾嘉瑶没有半分情分,顾嘉瑶单凭睿王妃的名头就是惹不起的人。

    而且是睿王主动求得赐婚旨意。

    除非睿王明确表示不要顾嘉瑶,他们才敢落井下石。

    皇宫之中,捧高踩低才是本能。

    墨香虽好,性命要紧。

    墨香敏锐感到自己在太监中不怎么受欢迎了。

    她曾经关照温暖过小太监们对自己敬而远之,如同躲瘟疫一般。

    “一个个都是没义气的,只会锦上添花,难道不知雪中送炭才能长久?”

    墨香鄙夷太监们的人品,给宫外兄长的书信中,没少提起臻美人的艰难,以及顾嘉瑶的坏话。

    她哥哥曾是公主的侍卫,也曾倾慕过高贵美丽的公主。

    想必哥哥一定能帮公主出恶气。

    证明他对公主的爱慕始终如一。

    慕容泽并没把顾熙领去自己在皇宫的住处,而是去了宫外的睿王府。

    前朝最奢华最有名的府邸被燕文帝划给了慕容泽。

    睿王府同长公主府不远,但到底是两座府邸,平时慕容泽出宫大多住在睿王府。

    顾熙不是第一次到睿王府,不过这次明显和以前不同。

    慕容泽直接领他到相对私密的后院,而不再是前院书房。

    前院壮观恢宏,有王府的气魄,后院景色雅致,亭台楼阁,水榭回廊处处精致,布置精巧。

    顾熙一路走过,颇有大饱眼福的感觉。

    在现代参观保留最好的园林王府都不如眼下的睿王府奢华。

    往来的奴仆并不太多,但是每个人都很有规矩,脸上挂着矜持傲气。

    慕容泽吩咐摆设宴席,顾熙端着酒杯抿了抿,“王爷,我原本想着瑶瑶十八岁后再出阁。”

    “这不可能。”

    慕容泽直接拒绝,尝过头不疼,耳不鸣的好处,他怎能再忍两年多?

    “岳父可以提起别的要求,推迟婚礼绝无可能!”

    两年变数太大了,他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完全压制石泽!

    我家爹娘超凶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