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502-38006146/

第73章 黑格尔与尼采
    森林小屋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围着这间小屋的几人就跟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

    听起来对方似乎也很害怕的样子,而且不太像‘鬼’。

    温毅看了眼身旁的石祖芍女,只见她点了点头。

    “嗯”,他沉闷地应了一声。

    “你…你们是美食城那边来的吗?”

    木屋的拉开一道缝隙,露出半张惨白的脸。

    “不是”

    十分擅长扯谎的温毅坚定地回道。

    门缝中的那半张脸陷入了沉思。

    “我不信,这是个孤岛,只有美食城才有人住”

    片刻,那个声音回道。

    “你不是人?”,温毅惊讶问道。

    “……”

    门缝中的那人被这问题给噎住了,顿了顿才说道:“你们是美食争霸赛的选手吗?以前没见过你们”

    听到这话温毅猜测这家伙难道是个副本土著?

    “好吧,我们第一次参加”

    他知道没法继续扯谎了,敷衍了一句。

    “哦,不是冠军组就好”

    吱呀一声,木屋的门就被完全打开了,一个瘦的不成人样的男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的眼窝深陷,皮肤很皱似乎缺水很严重,稍长的金发有些干枯,就跟没好好打理过的假发一样。

    “我是上一届新人组的选手”

    他看着站在木屋前的几人说道。

    刚还在对这个男人说出冠军组的事情有些疑惑的几人,这时也释怀了。

    如果是上一届的选手,那么知道冠军组也不奇怪。

    其他几人稍微轻松了一些,可温毅却呆呆地看着这个枯瘦的男人,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这男人看温毅这么盯着自己,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没有恶意的,你们如果想休息一会儿就进来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都快憋疯了”

    “这里就你一个人?”

    石祖芍女探头瞄了眼男人身后,发现木屋还真没其他人。

    “唔,上一届的新人组死的只剩我了”

    他有些恐慌地回道,看样子这件事对这个男人的打击不小。

    几人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下意识地看向了温毅。

    温毅愣了一下,看了他们一眼:“进去吧”

    那个男人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抽,转身走进了屋中,并没有带上门。

    “不过要小心”

    温毅用很细微的声音对几人言语了一句,就率先迈出步子走进了屋子里。

    木屋的空间不算大,六个人站在地上就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地面也没有用木板铺一下,是光秃秃的土地,屋顶也不算高,挂着一盏油灯。

    男人抱着一沓半透明的纸状物,分发给了他们,指了指地面:“不嫌弃的话就坐吧”

    他们几人倒也无所谓,将这张奇怪的透明纸片丢在地上就坐了上去。

    温毅观察了一下这个小木屋,发现在深处阴暗的角落中有一截白色的东西,还有一把钢锯,屋外的树应该就是用这把锯子给锯下来的。

    这个男人在地上垫了一块纸就坐了下来,正好挡住了温毅的视线。

    “你们是这一届的新人组吗?”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将身后装着水的一个罐子拿过来捧在手中,有些奇怪。

    “嗯,是新人,不过没有组”,温毅随口回道。

    “没有组?”,男人歪着脑袋,眼中生出了几分疑惑。

    “我们是灭霸组”

    “灭……霸”

    男人听到这个组名时瞬间给雷到了,你们是要起飞吗?

    他咧了咧嘴,伸手就在罐子中沾了点水,涂在了脸上。

    “你往脸上抹水干什么呢,天气似乎也不太干燥吧”

    伏灵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呃,我……”男人抬起宛若皮包骨的脸:“我有干皮的毛病,脸上如果不经常茶水的话,就会一直起皮掉皮,很像鱼鳞”

    几人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顿时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男人低头继续在脸上抹水。

    “这是第几届美食争霸赛了呢?”

    冷不丁的,他问了一句。

    “好像是第五届吧,你是第几届的新人呢?”,伏灵答复道。

    “我?我…应该是第四届吧,嗯”

    男人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你是哪里人呢?”

    “说实话吧,我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很清楚的记着我住在冬威夷,父母健在,还有一个不算太漂亮的老婆,你们知道吗,我的女儿可是很漂亮呢”

    说到这里,男人停下了往脸上擦水的动作,眼中多了几分温柔。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天都变的萎靡不振,感觉身体就跟被什么掏空了似的,很容易暴躁。我的妻子也是,她因为一点点小事情就能跟我大吵一架,你们知道吗,就因为我忘记洗衣服,她就跟我打了一架”

    “太不可思议了,原来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变得这么疯狂,公司里的老板也是,每次开会都要摔破十几个杯子,大家都疯了吗?”

    他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嘴唇发白微微颤着。

    “再后来,我可爱的女儿睡觉的时候猝死了,医生说是正常死亡,可这正常吗?一个活泼的小女孩毫无征兆地猝死了,我不相信……一直到我也死了”

    “我死了,然后就来到了这个孤岛上”

    “你们是哪里人?也是地球来的吗?”

    男人盯着他们,嘶哑问道,就跟好几天没有喝水一样。

    “嗯,我们是东方国家来的”温毅应了一声,“所以说你不是土著?”

    “不是,我不是”,男人疯狂摇头道。

    “哦,我听说冬威夷在非洲那块,一年四季都特别热”,温毅妆模作样的说道。

    “嗯,的确挺热的,那里旅游的人挺多的”

    男人低着头,小声回道。

    其他几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温毅,心想你地理是生物老师教的吗,而且就算是生物老师也不至于把冬威夷划给非洲吧?!

    温毅眨巴眨巴眼睛,让他们闭嘴。

    “说起来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吗?我叫尼采”

    “哦呵呵,尼采你好”,温毅嘴角一抽,问候了一句。

    男人抬起头,用深陷眼窝的眼睛注视着温毅。

    “你叫什么?”

    “我?嗯,我叫黑格尔”

    温毅笑着说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