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803-40169794/

第三百零八章 寻找旧人
    玄清并没有着急去找那女子,而是休息一晚,准备明日意剑门的复活赛,为了保证公平,那些失败之人还是有一场能挑战晋阶之人。

    第二天一早,玄清再次来到比武场,看到有一份巨大的明白在空中以文字形成的名单,而玄清赫然排在第二十四名,本来是二十五名,意剑门为了方便以后的比赛,便临时撤掉一人。

    二十四人中就属于玄清是真气境的修为,其余全部都是真武境,玄清看了一下名字,看到儒剑墨的名字竟然排在第十七位,自己的手下败将都排的自己高,玄清也是郁闷不已。

    不过玄清看到儒剑墨的名字也是灵光一闪,比武很快就开始,第一场玄清就碰到挑战者,这名挑战者是真气境的修为,玄清只是用了蛮力两招便解决了对手。

    也是这意剑门举办的比武赛制有问题,玄清一口气解决了七名靠后的内门弟子,其中还有一位真武境的修炼者,也是幸亏玄清的剑肧是绝品品阶,灵气倒是足够,可是体内耗费却是颇大。

    意剑门看到玄清疲惫的样子也是出言中场休息,让想捡便宜的弟子也是一片失落。

    休息了一个多时辰,玄清体力恢复,可能玄清之前的战斗太过吓人,剩下十几场竟然没有人把目光放到玄清身上。

    而玄清也是趁机来到儒剑墨身边,儒剑墨看到玄清也是好奇问道:“元一师弟你不去休息嘛?”

    “多谢师兄挂念,师弟只是耗费了一些体力,并不妨事,此次前来是有事情请教师兄。”玄清说道。

    “哦?师弟有何事相询,但说无妨。”儒剑墨也是豪爽说道。

    “师兄,你也知道我之前失忆一事,剑青峰一直针对我,特来向师兄请教一番我俩的具体细节。”

    “元一师弟,你为何不去问郑元师弟,师兄所知只是一些风言风语,哪里有郑元师弟清楚?”

    “师兄有所不知,郑元师弟说得极为牵强,可能是我当时确实做了一些糊涂之事,评价难免有失偏颇。”

    “哦,原来是这样,那师兄就只能说一些我所知道的,至于错漏,还请师弟不要怪罪与我。”

    这儒剑墨虽然与李元一不熟系,但是身为真武境的内门弟子,倒是有很多外门或者师弟把情报告知儒剑墨。

    李元一是百皇王朝的三皇子,大皇子早夭,老二则是公主,所以按照排序便是李元一了。

    本来李元一是很有希望成为王朝霸主,可是李元一的母亲被牵扯到了一宗叛国的大案,母亲被软禁,李元一也是从此被打落天际。

    出事之时李元一年纪尚小,没有人护佑也是渐渐被冷落下来,等待李元一的父亲年岁一大,李元一的弟弟开始争权夺势,李元一没有任何资源,身为现存长子也是处于漩涡中心。

    这时不知道是有人给李元一出主意,还是李元一有自知之明,便恳求自己的父亲拜入远在天边的意剑门。

    李元一的父亲身为一朝之主,也是看出李元一的目的,便托人弄到了意剑门的推荐信,李元一便拿着推荐信来到意剑门之中。

    当时跟随李元一的还有一位仆人,这仆人没有进入意剑门,而是在意剑门附近的一座小镇买下一个院子落脚。

    之后李元一凝聚三品剑肧,三品剑肧是有得道飞升的潜质,自然也是引来宗门的注意大力培养。

    可是李元一毕竟是富家子弟,加上年少轻狂,对女色方面就显得心性不定,内门、外门听说不少女弟子都与这李元一有染,就儒剑墨所知李元一拜入宗门十多年的时间女子至少有三十多个。

    一时间李元一在门内的名声开始变得极为恶劣,意剑门漂亮女子也就那么多,李元一长相本就英俊,加上修为、天资在门中也是数一数二,所以只要一些花言巧语,女子大都被李元一祸害。

    与李元一的师兄弟大都岁数相近,很多男子都是对某某念念不忘,李元一被男子厌恶,而女子更是厌恶。

    李元一名声差了之后,追女子渐渐变得比较艰难,倒是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

    可是这时出现一位名叫“玉清翎”的一位内门弟子,这位玉清翎好似凭空出世,内门弟子都不知晓有这么一个人,刚出现之时也是有着真武境的修为。

    此女样貌出众,引来了李元一的追逐,还真被李元一追上了,二人相处了大约三年,都开始传闻李元一改邪归正了。

    而这时突然传闻这玉清翎与剑青峰好似是有婚约,二人开始针锋相对起来,最后更是比武解决恩怨。

    李元一落败剑肧更是被剑青峰打碎,之后更是传出李元一身中剧毒,这辈子都无法修炼。

    一时间剑青峰反而受到各种各样的针对,说剑青峰利用玉清翎下毒暗害李元一,就是为了解决李元一与自己争夺首席之人。

    之后的事情玄清也都知道,好奇的问了一句儒剑墨“师兄这么说,没人确定是玉清翎下的毒?”

    儒剑墨愣了一下,想了一会说道:“没有!”

    “那我中毒之后找过剑青峰和玉清翎闹过没?”玄清突然问道。

    “师弟你中毒之后显得异常安静,没有做那些丢人之举。”儒剑墨摇头说道。

    “那我进入宗门之后可曾外出过?”玄清问道。

    “师弟身为意剑门的风云人物,自然常常出去执行任务。”儒剑墨疑惑说道。

    “是师弟问得有问题,在我出去的最后一次,是否时间较久呢?”玄清再次问道。

    “最后一次出去?印象不多了,好像师弟是消失过一段时间,和郑元、玉清翎你们三人一起消失的,”

    “哦?还有郑元?”玄清突然来了精神说道。

    “师弟这就难为我了,时间过去那么久,师兄也记不清了,只是记得不久你与剑青峰就对上了。”儒剑墨无语说道。

    “多谢师兄告知,师弟有时间一定款待师兄。”玄清说完就告辞离开。

    比武结束,玄清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仔细的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己与玉清翎交往了三年,这时剑青峰才跳了出来,这位首席也不是闭门造车之人,关系深厚,就连比武都能操纵,怎么会三年才发现李元一把剑青峰的墙角翘了。

    玄清不信这剑青峰这般迟钝,而且自从李元一被废,玉清翎好似从此销声匿迹,要是剑青峰真对玉清翎有意思,李元一被废了三年早就成婚或者别的传闻出现。

    玄清开始假设自己与郑元、玉清翎外出获得了什么宝贝,玉清翎不小心告诉了剑青峰,所以才会引来大患,至于中毒玄清并不认为是玉清翎下得手。

    玉清翎与李元一交往三年,听闻李元一也不是一个狡诈之人,要下毒太容易不过,恐怕此事与郑元有不小的关系。

    不过让玄清想不通的是,李元一到底有何本事在毫无修为的情况下活下了三年呢?这一点玄清想不通,但是估计这位皇子子弟应该有留下保命手段,或者拿着那秘密牵制才活了三年的吧。

    距离下次比武还有十多天的准备时间,玄清想去找两个人,一个是那个镇子的仆人,一个是玉清翎。

    镇子在哪倒是能问出一些端倪,但是那仆人在哪买的院子恐怕得去找郑元,而郑元却是危险人物,先去找那玉清翎了解一番最好。

    想到这里,玄清修炼了一遍百锻诀,便走出房间找寻这玉清翎的住所。

    内门弟子的住处并不统一,许多喜欢僻静的弟子都是在别处自己建造一处院子或者屋子,玄清见人便问他们可知道玉清翎的住所,可惜无人知晓。

    玄清知道再这么问下去也是无济于事,索性直接朝着剑青峰的住处走去。

    身为首席的剑青峰住在只有长老才能有资格居住的地方,院子也是较大,玄清来到门口也没有守卫,只是有一层禁制在。

    玄清直接对着禁制打出法诀,等了一会儿禁制消失,玄清直接迈进了剑青峰的住处,四周也是种植了不少好看的花草树木,玄清对这些俗物也不在意,走了三十多步就看到剑青峰坐在一个石椅上面。

    玄清坐到对面,面前也是有一杯茶,也不客气的直接喝下。

    “元一师弟就不怕再次中毒?”剑青峰轻轻一笑说道。

    “不是我小觑师兄,以师兄的本事还难不倒我,而且师兄也听闻徐长老对在下关注,只要拖上一段时间便可安全无事了。”玄清淡淡说道。

    其实玄清说得风轻云淡,其实以玄清炼丹多年的经验,茶水有没有毒自然能看出,要是剑青峰能比自己还懂药理,玄清也是认了。

    “师弟倒是滚刀肉,不知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剑青峰问道。

    “师兄可知道玉清翎在哪?”玄清也是直接问道。

    “不知道!”剑青峰直接摇头说道。

    “师兄怎会不知?”玄清眉头一皱问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玉清翎有上面的关系,想要找一处住的地方我也插不了手。”剑青峰笑了一下说道。

    启灵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