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97-38006162/

第五百二十四章 武邑派
    看吴天的意思是要跟武邑派耗上了,山树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跟着一起留下来,他看着吴天在一边修炼,再看了一眼武邑派,心里面对之前太白剑派跟武邑派的事情愈发的好奇起来,光是看在刚才武邑派的态度,他就觉得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吴天,当年武邑派跟你们门派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问这么多干嘛,跟你有关系吗?”

    倒是山树是真的对这件事情很好奇,也不管吴天一直在嫌弃他,在这里一直说这件事情,最后吴天被他给烦的不行,才把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这件事情就是吴天也不完全了解,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很久之前,当年他还没有到太白剑派,所以也是听着朱清说的,说白了就是为了争夺一本心法,当时的太白剑派和武邑派的长老比试。

    结果在比试的过程中,太白剑派的人不小心失手把对方的人给打成了重伤,而且以后再也不能修炼,所以武邑派才会这么的生气,他们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是他们故意的,后来两家就接下了仇怨。

    偏偏也巧合的是过了三年,武邑派和太白剑派再一次撞上了,太白剑派的人抢了他们的天才弟子,把人带回了太白剑派,武邑派从那时候开始就跟他们门派是不相往来了,在这两件事情以后,太白剑派和武邑派是彻底的对立了。

    这下山树就明白了,怪不得武邑派的人这么嫌弃太白剑派了,一次是巧合,两次就未免过分了。

    可是他倒觉得也不到要对立的程度吧,心想这里面肯定是还有别的隐情,不然的话,吴天也不会对武邑派这么尊敬,而且不管是武邑派怎么不理他们,吴天都不在乎。

    就像是他想的一样,吴天有些事情没有说出来,但是这事情也不是山树一个外人能够知道的,毕竟后面的事情就涉及到了两个门派的机密,所以吴天就只说了这些。

    两个人在下面等了三天,也没有看见武邑派的人出来,吴天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最后也忍不住了,再一次的到了武邑派的门前,但是这一次根本就没有人来开门,任凭他在外面怎么喊叫也没有人来。

    本来是在休息的山树一起来就看着下面人没有了,出了洞口一看才知道他是去武邑派了,山树也跟着到了门口,两个人在门口又等了一个时辰,可里面也没有出来。

    最后还是山树想到的办法,拉着吴天从后门进去了,两个人刚一进去就被人给抓了, 接着就被带到了神秘男子的面前。

    “吴天,你该知道的,我说过的话是不会反悔的。”

    “罗嘉,你也要知道,现在的武邑派要是不出手的话,很快就会变成下一个太白剑派。”

    面对吴天的威胁,罗嘉笑了出来,他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武邑派一直不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可要是真的有人敢来挑衅的话,他也不会介意出手。

    看着他就是不答应,吴天的心里面真的很着急,现在太白剑派的人太少了,就是加上了玄水阁,还有其他的小门派,也比不上武邑派出手,而且他也知道武邑派有自己的秘技在,只要是他们想要出手的话,就肯定稳赢。

    起码现在的岳一君他们还没有办法对抗武邑派,他再三劝说罗嘉跟太白剑派联盟,但是都被拒绝了,山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跟着开口,最后两个人都被扔了出去。

    站在门口,吴天和山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山树倒是觉得既然失败了那就算了,可是他还是不想要放弃,不过要是武邑派真的不想要去的话,那他们就只能是想其他的办法了,而且必须要赶在风晓雅再一次去太白剑派之前把办法想出来。

    在山下呆着,他们两个人都不开口,吴天看着武邑派,想到了一个人,要是这个门派不可以的话,那就只能去找他了,只要是这个人在太白剑派坐镇,估计就是风晓雅也不敢乱来。

    “吴天,你自己为什么不在门派里面呆着,明明是也能够威慑住他们?”

    “我有我的想法,你还是老实的在一边呆着吧。”

    被吴天这么莫名的嫌弃了起来,山树撇了撇嘴,也不说话了,跟在他的后面往前走,两个人出了桑鸣山,一直到了一个小村子里面,他才停住脚步,示意山树悄悄的跟在后面。

    就这么到了一个小木屋前面,他对着小木屋拜了拜,这才去敲门,不过是一刻过去,就听着从木屋里面传来了声音,让他们两个人进去,山树觉得奇怪,跟在吴天的后面走了进去。

    在木屋里面坐着一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他看着吴天和山树,眼神里面都是审视,吴天笑着到了他的身边坐下,直接就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想要请他到太白剑派去坐镇。

    可是刚一说完就被拒绝了,这个人也不看他们,开口就让他们离开,但要是想要在这里喝茶的话,倒是可以留下来,吴天看着他,气的一拍桌子,就开始大骂起来,把山树都给吓了一跳。

    “你就这么不想要太白剑派了吗?你想要赎罪,可是都这么多年了,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

    被这么轻飘飘的四个字给彻底的打败了,吴天看着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山树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结果就被吴天拉着离开了。

    两个人走在路上,山树看着他这么生气也不敢说什么,结果没有走多远就又回了武邑派外面,山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面都是怨气,要是不行的话就放弃,而且太白剑派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等着。

    看山树的脸色不好,吴天开口让他先走,被他一口回绝了,吴天奇怪的看着他,心想刚才看着这个人分明就是想要离开这里,为什么这么一下又不想要走了,被吴天这么看着,他也心虚,只是说自己不想要离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