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077-38006078/

第五百零三章 一定
    元惊鸿深深提了一口气,转身便走,南宫璟倒也不拦,只幽幽的说了句。

    “镇宁不是个好地方,霍起之前去过一次,无功而返。就不知咱们的定毓亲王能否有功凯旋了?”

    一席话像重锤打在皮鼓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闹的元惊鸿耳膜嗡嗡作响。

    她回头,望着南宫璟,缓缓说道:“你与我说这些无非是想看到我和南宫朱雀恼起来,你太小孩子气了,南宫璟。”

    时隔多年,她又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可这种直呼其名早已不复当初南宫璟的情窦初开,蕴着那抹甜蜜和窃喜。

    “我只希望你不要被他骗了而已,我得不到你,我自然也不希望他得到,这很难理解吗?玉儿。”

    南宫璟顺手摘下来一朵牡丹,笑道:“北越的牡丹开的应该要比南照好多了。”

    “你怎么知道?”元惊鸿眨了眨眼,顺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就问了下去。

    “霍起见过,他回来告诉我们的。”

    南宫璟将花随之一抛,弃之如草芥。拍了拍手,仿佛那上面沾了好些脏东西,郑重其事的对元惊鸿的背影说道:“玉儿,镇宁不是个好去处,是不是你要真看到元叶死了才愿意相信我的话,才敢直面自己的猜测?”

    元惊鸿捏紧了拳头,身形微抖,却不答话。

    “元叶手上握着老九的兵力,你猜老九会不会记恨上他?”

    “你又猜猜咱们皇上英明神武,为何要这样做?”

    “他当真是那种大气度到可以看着元叶在他眼皮底下吗?元叶对你而言意味着连冀在世上留给你的所有回忆,你觉得,南宫朱雀是那般心胸宽广的人吗?”

    说话的人吟吟一笑,说了一大席话,他确信这几个问题可以扣紧元惊鸿脑海里了。

    “本宫乏了,王爷想看花看景,就请自便吧。”

    留下淡然的一句话后,元惊鸿往别处走开了。

    这一处精巧光景地又只留了南宫璟一个人,他脸上始终漾着轻微的笑意,天上忽而飞过两只老鹰,在南宫璟头顶盘旋一阵,发出一声嘶鸣又很快盘飞别去。

    看着那老鹰留下的痕迹,南宫璟缓缓的将手伸到高处,似要把握住什么,可最了,仍是一团空气罢了。

    “王爷。”

    南宫璟睁开眼,眸光逐渐冰冷,道:“都办好了?”

    “是。那老秃驴不敢违逆,已经照着那番说辞说给皇上听了。”林睿躬着身子,凑到了南宫璟身旁,二人话音极低。

    “恩。”南宫璟满意的点点头,又问:“皇上怎的反应?”

    “发了大脾气,说再有下次,便让这云礼寺不复存在。”

    南宫璟咧嘴一笑,手抚上鬓边长发,似自言自语道:“何必等下次。”

    说完,他默默的凛了林睿一眼,后者会意过来,笑了笑,拱手退开了……

    ……

    回宫的路上,南宫朱雀上了马车与元惊鸿同行,虽然男人一贯的阴沉稳重,可这一次,似乎脸极不好看,尽管南宫朱雀按捺几番,眉间还是染着可见的戾气。

    虽然在花圃中被南宫璟一席话弄的也有些纠结烦躁,可元惊鸿见南宫朱雀这模样多少有些放心不下,便主动握了他的手,道:“皇上怎么这般模样?莫非那上师讲了些不好的话?”

    手上一暖,南宫朱雀顺眼看过去,元惊鸿清面冷然,却萦绕些许温暖情意,他不由软了心腔,道:“玉儿要听实话吗?”

    指尖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掐到了男人的掌上,南宫朱雀看着二人交握的手,凝视了那纤细柔夷一阵,却是淡淡一笑。

    “皇上会对我说实话吗?”

    元惊鸿双眼盯着南宫朱雀,南宫朱雀在那里间看到了希冀和渴望。像是竭力的在印证着什么。

    沉默的气氛在马车里蔓延过一阵后,南宫朱雀点点头,将元惊鸿的手握在了自己胸前,让她探听捕捉自己的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他点头道:“我当然会对你说实话。”

    “永远都会吗?”

    元惊鸿又问。

    “永远都会”南宫朱雀轻笑,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主动讲开了禅房里与那老僧的对话。

    元惊鸿听的是心脏砰砰乱跳,是啊,时间久了,自己都差点忘了这茬了。

    若是要探究自己来处,要怎么办呢?若是南宫朱雀听了那老僧的,自己对他帝位有所影响,怎么办呢?

    “皇上……准备怎么做呢?要召老王爷进京吗?”

    老王爷不老,其实就是慎亲王。只是如今南宫朱雀登基了,他的兄弟们封了亲王,也不好让皇叔与自己一辈亲王,便唤一声老王爷。

    “玉儿想见皇叔?”南宫朱雀故意问了这么一嘴,果见元惊鸿一愣,男人便笑道:“既然你不想见,召皇叔来作甚”

    “皇上不在意吗?”元惊鸿双目徐徐送着些浅浅柔情过去。

    “我若在意,便不与你说了。”

    南宫朱雀将人拥在怀里,又在那发丝落下一吻,轻叹道:“你知道吗?玉儿,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不真实,你能在我身边,与我成亲,都叫我感到后怕,仿佛这一切是场梦一般。”

    怀里的人柔顺的贴着他,心中却是在回响着他刚才所讲的。

    会对自己说实话,永远再不会骗自己。

    “皇上……”

    南宫朱雀似乎还有话要说,却被元惊鸿抢了先。

    他垂下目光,望着怀里的侧脸,帘外送了些光照进来,在她侧颜上打出一圈漂亮的剪影

    “皇上若对臣妾诚然相对,臣妾必定白首不离。”

    元惊鸿手怀上南宫朱雀的腰间,决心再信他一次,自己是爱他的,一直都是爱的。

    为何要因为南宫璟三言两语便偏失了心呢?

    南宫朱雀似乎也是百转千肠,张了张唇,最终也只是回抱住她,承诺道:“一定。”

    因着在云礼寺耽误了许久,回程的速度快了许多,元惊鸿靠在南宫朱雀怀来小憩了一阵。

    当马车停下时候,男人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柔声唤道:“玉儿,醒醒。我们到了。”

    “回宫了吗?”元惊鸿眨了眨眼,南宫朱雀率先下了马车,将她牵了下来。

    落地处却是一座街角巷子,似有些偏僻。

    “这是?”

    南宫朱雀牵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指了个方向,道:“咱们抄个小道,你不是想吃一品居的点心吗?”

    盛世谋心:特工皇妃嫁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