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09-41389662/

第三百三十章 最后一张邀请函
    维多利亚拿着苹果,一边走着一边啃着。

    她现在是北地的情报部部长,负责处理北地的情报问题。

    只不过这位部长大多时间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啃着苹果,事情也基本上都交给手下处理。

    她三口两口就吃完了手中的苹果,而后将果核扔到了垃圾桶里,擦了一下嘴巴。

    维多利亚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

    虽然现在的生活状况是她最喜欢的模式,既不会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会不会丢掉性命,又能轻轻松松的拿到工资,但是她无论做什么都感觉兴趣缺缺的。

    因为她的老板。

    和寄生在她体内的那个女孩。

    维多利亚喜欢上了她的那位老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可能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对那个稍有些邋遢的男人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感。

    这很不可思议。

    维多利亚好歹也是见过不少男人的人,虽然没有实际的经验,对一个邋里邋遢的家伙直接动心几乎是不可能。

    她竟然会深陷于此——这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少女开始慢慢的接近那个男人,想要仔细的看看那人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

    她渐渐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看透这个男人,越在他的身边跟着就越发觉自己无法看透他,无法读懂他,而维多利亚也渐渐的沉迷于此。

    ——

    她本以为自己会逐渐打动男人的心,会慢慢的走进男人的胸口,正当少女打算努力的时候,突兀出现的情况改变的维多利亚了生活。

    她的身体当中冒出来了另一个女孩。

    她叫做洁斯凯瑞。

    洁斯凯瑞是持有强悍力量的存在之一,她塑造出来了维多利亚这个个体,平时深潜在她的心灵当中。

    她也是韩付起曾经的恋人。

    在那一瞬间,维多利亚想明白了,为什么会对韩付起产生那样的感情。

    因为她的记忆、她的感情、她的一切全都是别人捏造出来的。

    她根据那个女人的感情而行动,作为自己老板曾经的妻子,洁斯凯瑞的爱也确实影响到了维多利亚。

    多么可笑啊。

    自己的一切。

    只不过是她人的余波,活着仅仅只是因为别人需要你活着。

    ——也许维多利亚还要感谢洁斯凯瑞没有取走自己的性命,倘若洁斯凯瑞降临在维多利亚的肉体之上,那么她定然无法反抗,只能化作灰烬消散。

    但绕是这样,她依然心情淤堵,全然提不起来任何干劲。

    倘若自己的生命只是其他人为了方便而捏造出来的,那么她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洁斯凯瑞想不明白,她也不想去思考。

    回去睡觉吧。

    维多利亚将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后脑勺,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

    ——

    “维多利亚~”

    突然,维多利亚听到了悦耳的女声。

    周围的世界宛若停止了一般,一切在那一刻变成了灰白色,维多利亚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无意识的朝着背后退了一步。

    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维多利亚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她……她来干什么?是要杀死我吗?排除自己的异常物?

    维多利亚的脑海当中止不住的滋生出来了这些内容。

    她的目光也一直向上飘,直到洁斯凯瑞的面孔上才停下了。

    ……你说你这么漂亮,捏我的时候就不能也弄的好看一点吗?

    维多利亚不知为何脑海当中突然冒出来了这个念头。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洁斯凯瑞微笑着朝着维多利亚走来。

    维多利亚侧目看向了四周,她惊愕的发现周围的空间变成了灰色,一起全都停了下来,包括人,包括物,唯有那少女和自己还保持着彩色,在这静谧的空间之中自由移动。

    这是操纵时间吗?

    维多利亚只觉得脑门子上冒汗,洁斯凯瑞要比她想的更加强悍。

    她到底是谁?

    “嗯……说起来,在某种意义上你应该算是我的孩子。”

    洁斯凯瑞突然小小的抽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下一刻,她消失在了原地。

    她去哪里了?

    维多利亚下意识的想要拔出匕首抵抗,当她的手放倒匕首上的那一瞬间,白皙的胳膊环绕上了她的腰肢。

    “别那么紧张,我没有恶意。”

    洁斯凯瑞的声音从维多利亚的耳畔响起。

    不知道因为什么,维多利亚紧张的情绪确实逐渐舒缓下来了。

    “我这里有点东西想给你。”

    洁斯凯瑞一边笑着一边摆弄着环绕在维多利亚胸前的手腕,随后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了一张小小的卡片。

    然后洁斯凯瑞的手臂浮动,顺着维多利亚的身体摸索了上去。

    维多利亚:“……!”

    她要干什么!吃我豆腐吗?

    “嗯……捏的时候稍微有点捏小了啊……果然还是稍微大一点好,要不然的话都找不到地方插卡了。”

    维多利亚:“……!?”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话说我的胸一直都不长是因为这个吗?

    维多利亚感觉自己的脑壳发麻,她果断的在洁斯凯瑞还没去进行下一步之前把她手中的小卡片抢了过来。

    她把那东西拿在自己的手里扫了一眼,发现那上面用秀丽小字书写了一行话:

    “博物会邀请函”

    这是啥?

    维多利亚一脸的迷糊,她觉得这东西就是一张精致的卡片加上洁斯凯瑞写的字,与其说是邀请函倒不如说更像是恶作剧。

    “这可是我亲手制作的邀请函,可以直接进入后场观看哦。”

    洁斯凯瑞突然从维多利亚那里收回了手,她踏着小碎步,回旋了几圈,就宛若是跳舞一般,雀跃而又带着灵动。

    “别忘了去。”

    言罢,洁斯凯瑞化作幻影,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一切也回归了正规,世界再次归复了颜色。

    维多利亚看着手中的小纸片,陷入了沉迷当中。

    她突然滋生了一种把这个小纸片扔掉的想法。

    良久……

    “你丫的倒是告诉我这个博物会在哪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