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99-38006076/

第223章 祖上的事情
    孔维宇更是吃惊“我祖父的事你也知道”

    “蓝月亮本不是你家的,而是你祖父从一个名叫孙春荣的武林名师家里盗走的,这段历史可能你不知道吧”张晨继续对孔维宇说道。

    望着孔维宇不知所措一脸茫然的神情,张晨知道孔维宇对于自己家族史可能知道的不多,因为他父母在他年幼时就遇害了。就是知道,父母也不可能把先一辈不光彩的事对后代人说起来呀。

    为了得到更多蓝月亮的线索,张晨也只有赌一把,豁了出去,对孔维宇和盘托出此行的目的以及在路上所遇见的各种事情粗略地说了一遍。

    听了张晨的叙述,孔维宇心里虽然将信将疑自己祖辈获取蓝月亮的来历。但是,眼下的张晨说得有模有样,也不是可以随意就可以编造出来的故事。他一定与自己的祖上有莫大渊源,不然,那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呢

    想到这里,孔维宇对于父母的死亡与蓝月亮的遗失,心情轻松了许多。因为,对于父母的死,心里那份久久挥之不去的愤忿之情淡了许多。蓝月亮遗失在哪里,心里那种念念不忘不可对人言传与说的心情随之也烟释云散。

    感觉周身顿时轻松不少的孔维宇对张晨说“对于历史,我们不可能重演,但是我们可以审视历史,面对未来。蓝月亮已经不在我手上了,我父母死的时候,我依稀记得,是一个叫付林的父亲的朋友偷偷地帮助埋葬的。或许他能知道一点丝索。”

    原来对孔维宇满怀希望的张晨,听了孔维宇的一番话后,心里不由地一沉。蓝月亮的线索到这里就算断了。原来自己还打算去符拉沃迪斯托克寻找车世前的后人,想不到却是在这里这种情况下遇上了。

    眼下,也只有去寻找那个叫付林的人的后代了,既然他与车松江是朋友,那么他一定是在江原生活或是在江原附近生活的人。

    “付林在安葬你父母之后去了哪里你知道吗”张晨问孔维宇。

    “不清楚呀,要是知道我早就告诉你啦,当时,我也是太小了点,好多事情父母都不告诉我,父母仙逝后,付林叔叔把我托付给一个姓孔的朋友后就走了。也不知道他去到了哪里呢”孔维宇说。

    “看来我这一趟出国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张晨苦笑了一下,对孔维宇与列斯加里勒俩人说道。

    “付林叔叔走后就没有回来看过我,也许他回来过,只是我不知道也有这种可能的,说不一定他就在这里某个地方等着你来也不一定呀”孔维宇安慰张晨说道。

    张晨想到,尼科诺斯是江原本地人,要把自己的事情走下去,也只有找尼科诺斯与列斯加里勒还有金国栋这些人帮助才能办得通透了。

    张晨挨着列斯加里勒坐下来,心里却在盘算着寻找付林的事且按下一边,慢慢地来,江南建的病自己用尽了平生所能也没能治愈,最为神奇的火石冰石玄石也运用上了,也没能全愈,这种盅毒真是太神奇了。

    要解除完全江南建的盅毒,看来要找到肖秋莎,从她身上入手就可找到施毒之人,她还在萨马科这个小城里。

    而江南建的事情眼下,也只有从列斯加里勒的身上入手了。张晨不由地望了一眼列斯加里勒。

    列斯加里勒这个俄国小伙子,人心地不错,但是入错了道,真可惜了。张晨心里这样想着,嘴上不由地问道“嘿,列斯加里勒,你是叫列斯吗还是加里勒你们俄国的姓名真是要命的太长了,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列斯加里勒看到张晨在问他,转头看了一眼孔维宇,对孔维宇咕噜了两句,又抬头望着张晨。

    “他说,他能听懂你所说的话,但是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可以叫他列斯,也可以叫他为加里勒,随你便”孔维宇替列斯加里勒解释说道。

    张晨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个小子比尼科诺斯聪明,能听懂汉语,尼科诺斯这个人一门心思只想偷,列斯加里勒则是人陷在黑帮却学汉语。真是两个怪胎。

    “你会说汉语吗列斯”张晨对列斯加里勒问道,列斯加里勒则是摇了摇头。

    “要是你会说汉语就好了,我想认识一下你的老大,肖秋莎。”张晨说。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进水了吗肖老大心手辣,惹她不高兴,结果了你的性命也没有人知道呀”孔维宇摇了摇头。

    列斯加里勒认真地看了一眼张晨,半天才说“肖老大,刚才就在利好超市里面,晚上她还会出现在里面。”

    “肖秋莎出现在利好超市里,就刚才”这次轮到孔维宇与张晨俩个人吃惊了。

    “利好超市下面负二层是一个地下酒吧,酒吧每天晚上八点开始营业,九点的时候有脱衣舞表演,十点则是黑灯舞会,十一点则是舞会的面具舞会。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是进不去的。”列斯目无表情地说道。

    “为什么”张晨问。

    “因为,利好超市的负二层是蓝顶会所,有三重人员在把守验票,你们不是会员,不会让你进去的。”列斯说。

    “我们出钱购个会员证不就行了”孔维宇说道。

    “要成为会员得有自己的公司,有营业执照,固定资产不少于二千万美元,同时要有二个以上的会员作为介绍人,方可成为会员。”列斯盯着孔维宇一字一顿地说着。

    张晨听了列斯加里勒的一番话后,不由啧啧地咂舌“这简直就是富豪的聚会,富人的会所呀”

    “你怎样带我们进去这个蓝顶会所”张晨继续问列斯。

    “我能带你们进去,见到肖老大就可以了,总不会让你出示财产证明吧”列斯狡黠地笑了笑。

    张晨与孔维宇听列斯加里勒这么一说,看看自己身穿的服饰,顿时哑然“自己哪里象个富豪呀能进入么”

    不过,列斯加里勒的话倒是提醒了张晨与孔维宇,俩人决定得换一套行头才行,要不然怎么混进去

    张晨摸了摸衣袋,上次为富豪塔吉克治疗的诊金还有六七万卢布,想想换两套服装应该是够用的。

    于是,张晨与孔维宇俩人跟着列斯进入了利好超市。

    利好超市很大,张晨进入门口,发现整个超市可能有五六万平,门口两边是一条通道,通道的尽头垂有厚厚的黑帘子,有几个穿治安服的大汉把守在那儿。估计那就是往地下层的入口,张晨心里想着。

    超市一楼从中间分隔开来,左边是服装,右边是珠宝玉器等金银手饰。在正中间的位置有两部若大的滚动电梯上二楼,电梯口的指示牌显示二楼是日发杂,生鲜果疏。

    张晨一行仨人来到美国拉尔夫劳伦专柜前,眼睛把所有的衣服全都扫视了一遍之后,张晨最终决定买一套浅紫色的衣服。

    而孔维宇呢他却更喜欢深蓝色。用他的话来讲就是紫色的衣服太显年轻了,还是穿蓝色的衣服显得稳重。

    张晨却不理会这些。他一般都是凭着当时的心情喜欢就好。至于会显年轻还是老气,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心情的问题。

    再说了,那个叫肖秋莎的女人,不是一个年轻女子吗自己穿得年轻点,或许更容易受到她的青睐呢。

    这里的衣服,价钱果然都不菲。幸好张晨和孔维宇两个人加在一起的钱不少,否则,想要买套像样的衣服,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是买衣服这件事,更让张晨坚定了赶紧赚钱的念头。这随便买一瓶水喝,就要好几块钱,每天都只有出的钱,没有收入,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

    有本事还是要学孔维宇。靠自己的知识就可以赚钱。而且,还能够躺着赚钱。不知不觉间,或许自己银行卡里的钱,就已经又翻一番了。嘿,多爽。

    这么想着,张晨在付款的时候,就忍不住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孔维宇。就在他的目光穿过孔维宇的头顶,投到远处看的时候,他居然无意中看见了尼科诺斯。

    尼科诺斯正在一个客人的身上下手。他的眼睛看着旁边的人,而他的手,嗯,的右手,正用一个夹子往一个看起来长得非常标致的女孩子的口袋里伸。

    “狗改不了吃屎。”张晨在心里说,然后又脑补了这样一个画面

    要是在国内的话,尼科诺斯或许只能从女人的口袋里夹到纸巾或者卫生巾了。现在还有谁会带钱出门结账啊

    孔维宇看见张晨的目光一直往远处看,他也禁不住顺着张晨的目光看过去。只是他看到的时候,尼科诺斯已经把自己的手伸回来了。

    张晨思忖着要不要到尼科诺斯那边和他打个招呼。本来他还以为,尼科诺斯应该和日丹还有江南建在一块儿的,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自己一个人又干回了老本行。

    难道那天他看见尼科诺斯这家伙,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日丹的画面,全都是假的吗

    当然不是假的。张晨不知道,尼科诺斯本来是想要和日丹在一块儿照顾她的父亲来着。无奈日丹因为张晨的离开,心里十分难过。想着尼科诺斯这个人,她对他了解也不够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也像张晨一样,说走就走,到时候,她感情付出去了,尼科诺斯又不愿意留在身边,她不是徒增烦恼吗

    于是,日丹甚至以死相逼,让尼科诺斯从她的身边走开。

    没有人监管的尼科诺斯,无所事事中,就又重新走上了老路。

    让张晨想不到的是,他正想要付款,尼科诺斯却远远地对着他打了个招呼。

    “张医生,张医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张晨只好拿了衣服到旁边去,还顺便提醒孔维宇说“我遇见个老朋友了,让后面的人先结账吧,我们等会。”

    孔维宇也不出声,直接就跟在张晨屁股后面,走到一边去了。

    然后,孔维宇就看见了高大并帅气的尼科诺斯走了过来。张晨其实对尼科诺斯的现在,好像更没有好感了。只是在这里,他又好像急需一个能够和张晨一起站队的助手。

    所以,可以利用尼科诺斯的时候,为什么不把这些资源利用一下呢

    张晨在心里暗暗地想。

    尼科诺斯到了张晨身边,把他手中的东西,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之后,问他说“你要买”

    “对呀。”张晨简单地点头。

    “哟,你可真有钱。这东西,告诉你,虽然在这里专柜卖,但大部分都是赝品。把你们当傻大姐傻大哥耍呢走,我带你去买正宗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