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10/

第三章打赌
    凝望着眼前这张俊朗的脸,齐悦开始正视自己面临的危险境地了。虽然和施奇没感觉,可眼前这个男人,她除了知道他叫陈寅然以外,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掉进他设计的结婚陷阱,她死都不甘心。

    尽管当着很多同事的面,齐悦还是抬头迎上他眼底的阴冷,威胁道:“我告诉你,我不认识你,昨晚也没承诺和你结婚,如果你硬要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齐悦,想和我结婚的女人多得是,你应该庆幸,你走了狗屎运,碰到了我。”洪城里满是想攀附他的女人,她却在他面前以死相逼,陈寅然低头瞅着她眼底的倔强,继续阴冷道。

    他说完,人已经走出了分拣点,一辆黑色豪华轿车立刻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一个年轻男人马上探出头来:“陈总早。”

    “嗯。”他边轻应着,边抱着齐悦坐进了后排座位。齐悦在他怀里扭捏着,终究奈不过他强劲的臂力,只得任他摆布。

    “马上去民政局。”陈寅然一坐稳,立刻朝黄羽吩咐道。

    黄羽得令,汽车瞬间飞驰而去,二十分钟后,他们就到了民政局。看着时间还早,陈寅然让黄羽去附近的超市买点早餐,他则把齐悦的脸轻轻抬起,细细端详。

    虽然不施胭粉,却难掩皮肤的清透,眉梢倒是秀气,就是瞳孔中依旧凝着不屈,微微上扬的鼻尖,菲薄的嘴唇,这个女人好像不是太难看。

    陈寅然看着想着,薄唇就朝齐悦的脸扑面而来。齐悦不想被他占便宜,立刻扭头,却被他强行扳正,狠狠吻了下去。

    许是心情作怪,陈寅然的吻带着霸道的占有,就算在齐悦嘴里遇到阻挡,依旧勇往直前。齐悦却使劲捍卫初吻不被他夺去,舌头笨拙抵挡着。

    久走情场,陈寅然对她这种举动的目的一清二楚,没一会,就从她嘴里撤离。解脱出来的齐悦刚抬手使劲擦嘴,就听见他的轻声询问:“是初吻?”

    “嗯……”她闷闷的回他,就听见他的一声轻叹:“初吻都没奉献给男人,一定清纯如水,看来,我……”

    他欲言又止,她却大声逼问:“别以为谁都像你们这些富二代,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

    “钱有的是,可女人的心,并不是钱能买得到的。”陈寅然漠然答完,把她轻轻放在旁边的座位,目光却飘向了窗外。

    他的黯然,让齐悦突生怜惜,她刚想开口安慰,他却扭过头来,朝她沉声道:“齐悦,你放心,和我结婚以后,我一定会替你达成心愿,你妈和你弟弟一定会过上安稳的生活。”

    半小时前,她还觉得他是个渣男,可现在,他咋就变成了暖男?

    齐悦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就听见他继续道:“至于,生儿育女这件事,我也会用最单纯的方式完成,毕竟,我父母都盼着儿孙满堂。”

    听完他的话,齐悦刚想开口反驳,又听见他道:“别感谢我,我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也别贪心,想走近我的心,它不属于你。”

    结婚不就是找个彼此相爱的人共度一生,凭什么,我只是别人的替代品。

    齐悦听完他的话,心里一万个不服气,冲口就朝他发飙:“你们这些富二代,以为谁都贪财,告诉你,这婚,你找别人结去。”

    齐悦说完,刚抬手推门,陈寅然却一把狠狠按住她:“我爸昨晚看见的人是你,我不找你找谁,难道,等他给我商业联姻?”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可和我有关,我不能看着我辛苦打拼出来的公司,被别人抢去。”说这话时,他的黑瞳中有太多的不甘心。

    看来,他还不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还有公司要打理,齐悦心里正暗想着,就看见黄羽拉开车门进来:“陈总,给。”

    “我不想吃,给她。”

    “我不要!”

    齐悦大声反驳道,就见陈寅然一把拽过黄羽手里的早餐撂出了窗外。有钱就是任性,齐悦望着坠落在地的牛奶,被飞驰而过的汽车瞬间碾碎,铺撒一地的雪白。

    “你这人怎么这样?”她负气的大声责骂一句。

    “你不吃,留它何用?”陈寅然神色阴冷的答道。

    这个男人喜怒无常,以后和他结了婚,不知道被他玩弄到什么时候才能放手,我才不会让自己掉进火坑,永世不得解脱。

    想到这,齐悦又把手朝门边伸去,陈寅然索性把她重新揽进怀:“齐悦,今天别想逃,领了结婚证,我们立刻去看新房,你妈和你弟弟晚上就能拎包入住。”

    “你现在施舍我,以后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乖乖任你摆布,我才不上当。”齐悦抬头迎上他阴冷的眸子。

    这个女人真不知好歹,陈寅然听完她的话,阴冷的眸子瞬间浮上笑意:“敢不敢跟我打赌?”

    “赌什么?”齐悦似笑非笑的闷哼一声。

    “就赌你妈和你弟弟住进新房,听见你和我结婚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

    我为这个家辛苦了这么多年,我就不信,我妈和我弟弟会看着我掉进火坑。齐悦听完他的话,想都没想就答道:“好,不过,如果你输了,放我走。”

    “如果你输了,不管愿不愿意,这辈子,都呆在我身边。”陈寅然收敛脸上的笑意。

    “好!”

    半小时后,站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齐悦,扭头斜睨着比她高出半头的陈寅然,心里有片刻的犹豫:“我……我……没带身份证和户口本。”

    “怎么?想反悔?”陈寅然一眼戳穿她的诡计。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气喘吁吁的声音:“陈总,你要的东西都在这。”

    齐悦猛然扭头,就看见来人手里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脸色瞬间发白,陈寅然不紧不慢的接过他手里的东西,面带微笑的说道:“黄晶,谢了。”

    黄晶瞥了一眼齐悦,回道:“陈总,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嗯。”陈寅然边看着黄晶走远,伸手挽过齐悦:“齐小姐,咱们进去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