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12/

第五章第一次逃跑
    他说的没错,就算她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年,依然不能抵挡金钱对人的诱惑。

    齐悦站在原地悲苦一会,就听见身后传来黄丽园低低的声音:“悦,你对施奇没感觉,对他就有感觉吗?人啊,有时候真不能靠感觉生存,我跟你爸有感觉,我苦了一辈子,你跟他没感觉,却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

    黄丽园说完,轻叹一声,接着道:“你或许觉得妈势力,可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能找到多好的男人,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弟弟长大了,没房谁愿意跟他……”

    母亲的话还在继续,齐悦却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扭头走回了房间。

    看着齐星喜滋滋的在房间里不停游走,她的心就堵得慌,刚在客厅的沙发上落下屁股,黄丽园就走了进来。

    “悦,别怪妈狠心,手心手背都是肉。”

    “手心肉多,手背骨头多。”齐悦抬起的眼底说不出的冷漠,黄丽园心里生出莫名的恐慌。

    齐悦说完,人也从沙发上站起,朝客厅边上的阳台走去,黄丽园看着她的背影神色黯然。

    从高空向下眺望,只见中庭花园中争相开放的月季和黄色的腊梅徐徐飘香,轻轻流淌的小桥流水边,站着不少看房的人。他们多是父母和孩子一起来的,不像她,孤身一人奋斗这么多年,才攒够了首付。

    人比人气死人,她刚看一会,就见陈寅然大步流星的在小区公路上走过,不一会,身后就传来他的声音:“妈,齐星,刚才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什么都不用回家拿,一小时后,这里一切都是崭新的。”

    齐星听完他的话,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谢谢,姐夫。”

    齐悦一脸冷漠的瞥他一眼,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黄丽园见状,急忙上前开了口:“陈寅然,我女儿就是脾气倔,以后,你多让着她点。”  

    “妈,我知道,我知道。”陈寅然谦和的看着齐悦答道。

    他说完,见齐悦没反应,就和黄丽园拉起了家常。

    黄丽园也不见外,把齐悦从小到大的趣事统统说了一遍,又叫过齐星:“来,齐星,跟你姐夫多多学习学习,以后让他给你介绍好点的工作。”

    看着黄丽园和齐星那副巴结的嘴脸,齐悦心里就想吐,好不容易等到陈寅然订的东西送来,她立刻从沙发上起身,朝门口走去。

    陈寅然见她一走,马上跟了出去,在缓缓合上的电梯中挤进来,站在她背后,沉声道:“齐悦,你该兑现对我的承诺了。”

    齐悦没有回答他,在尴尬的气氛中僵持几十秒后,电梯门一开,她立刻冲了出去。

    陈寅然见状,抬脚紧追,在小区公路上截住她,把她拦腰抱起就走:“齐悦,别想给我耍诈,我不吃这一套。”

    “陈寅然,放开我,放开我,我自己有脚,有脚。”齐悦在他怀里使劲挣扎。

    “齐小姐的脚太金贵,走了大半天也该休息休息了。”陈寅然拧眉低垂她一眼,加快步伐朝售房中心边上的停车场走去。

    没多久,齐悦就被他撂进了汽车前排的副驾座位,接着是他动作粗鲁的给她系上安全带,最后就是扬长而去的一溜黑烟。

    半小时后,汽车就在一栋外观豪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陈寅然给她解开安全带,齐悦立刻推开车门下了车。

    昨晚黑灯瞎火的还真没仔细看,别墅前面的游泳池竟然连着宽阔的洪云湖,在秋日暖阳和微风的共同作用下,游泳池的一池碧绿,和洪云湖清澈透明的湖水都泛起微微的波澜。

    随着视野的开阔,人的心情也在瞬间变得舒爽,有钱就是任性,不像我,为了区区几十平米的两居室,从上大学就开始奋斗。

    齐悦心里正想着,陈寅然鄙夷的话就在身后响起:“齐悦,你该感谢我,不然,你这辈子,该是什么都没见过的土包子。”

    刚刚舒爽的心情被他这话打扰,舒展的眉梢顷刻凝结,争锋相对的话语也从菲薄的唇齿间飘了出来:“陈寅然,我本来就是土包子,从来没想巴结你们这些富二代,是你强迫我和你结婚的。”

    “呵呵,我救你脱离苦海,你不但不感激,反而指责我,那好,你今晚就在外面睡,反正,你们这些快递姐早就习惯露宿街头了。”陈寅然边说,边把车倒进车库。

    从车库出来,他立刻开门走进别墅,接着就是“砰”的一声。

    “陈寅然,快递姐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像某些人,含着金汤匙出生,什么都不做,只知道享尽荣华富贵。”

    别墅里静寂如斯,她的话,陈寅然自然悉数入耳,他没有回答,抬脚上了二楼。

    站在二楼的卧室里,瞅着窗外昏暗灯光掩映下的一切,他突然心生莫名的期待:“她肯定没叶紫刁蛮,说不定,以后,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裤兜里的手机就赫然响起,按下接听键,一个男人标准的普通话就轻飘入耳:“陈先生,有位小姐从您家跑出来迷了路。”

    “麻烦你把她截住,我马上出来。”

    “好的。”

    挂了保安的电话,陈寅然转身冲出了卧室,齐悦这个臭女人,一来就想跑,看来得找人把她看好了,免得,她到处给我惹祸。

    别墅区里多是独门独院,趁着陈寅然关门上楼,齐悦就往小区公路上跑,这里地广人稀,没跑一会,她就被站在路边的保安逮住了。

    保安自是清楚周围的住户情况,二话不说就给陈寅然打电话。

    几分钟后,陈寅然的车停在齐悦脚边,看着她闪烁不定的狼狈眼神,绷紧的嘴角突然漫出笑意:“快递姐,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你怎么没从这里跑出去,哎,我好像记得,你昨晚来过。”他故意拖长了尾音。

    “陈寅然,别以为我不知道路,我只是没那么好的体力。”齐悦不服气的昂起头。

    “真的吗?老婆……”陈寅然没计较她话里的倔强,推开车门下车,伸手想把她拦腰抱起。见他伸手过来,齐悦立刻扭动身子抗拒,他却不给她抗拒的空间,臂力强劲的把她搂入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