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16/

第九章计划落空
    “陈寅然,你无权干涉我的私生活,反正,你和我结婚,只是为了坐稳你在公司的位子。”齐悦听完他的话,立刻转身走到他面前。

    “齐悦,你和我结婚了,就由不得你有私生活,如果你做不到这点,那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你妈和你弟弟,看他们,希不希望你有私生活?”

    陈寅然完全无视她眼底的抗拒,阴冷的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修长指尖在光滑的屏幕上滑动几秒,他唇角的阴冷突然转变成温和的笑意:“妈,我是陈寅然,昨晚,你和齐星休息得还好吗?”

    虽然第一晚有些不习惯,不过,黄丽园不想被他取笑。

    瞥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齐星,微笑在脸上荡漾开来:“习惯,习惯,我们很习惯这里的一切,就是不知道,齐悦,有没有让你不开心的地方?”

    “没有,没有,妈,昨晚,我们一切都好,她昨晚很温柔。”陈寅然回答她的口吻,带着点玩世不恭。

    “那就好,那就好,寅然啊,我们齐悦就是脾气倔,以后你要多担待点。”对于已经嫁为人妇的女儿,黄丽园只得这样请求。

    可惜,她的这些话,在一旁的齐悦听来别具讽刺意味,她转身又朝窗边走去。

    陈寅然看着她娇小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妈,没事,我最擅长调教女人了。”他说完,立刻挂了电话。

    黄丽园听出他话里的别样意味,忧心忡忡的合上手机:“悦,施奇那么好,你偏不要,哎,人算不如天算,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晨曦不知何时占领了天空,水天相接处一片红火,游泳池碧蓝的池水,被清晨的微风轻轻吹拂泛起粼粼的光芒。

    没有开窗,却能感觉到丝丝寒意,齐悦刚伸手抱住双肩,身后就传来陈寅然平静的声音:“齐悦,你可以鄙视我的花心,但是能够走近我心里的女人,我一定许她天长地久。”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齐悦没回头看他,只是阴冷的回道。

    “等会,舒怡姐会来给你做早饭,我先去公司了,下午两点,我会回来接你去医院。”陈寅然用命令的口气说完,根本不等她回答,就走出了房间。

    听着他推开隔壁的房门,齐悦这才慢吞吞的转过身,嘴角一瘪,眉梢上翘道:“陈寅然,谁信你的鬼话,定遭天打雷劈。”

    在自己的房间里冲洗一下,换了身干净衣服,陈寅然立刻下到一楼车库开车,从车库出来,他抬头瞥了一眼二楼的某个窗户,狠踩一脚,扬长而去。

    双十一过后,还没仔细查看公司的销售情况,一到办公室,他马上忙碌起来。明信百货旗下的分店销售都还过得去,就是网站平台上的销售,始终不如人意。

    没忙碌多久,就听见有声音在身后响起:“呵呵,陈总经理,新婚之夜刚过,就忙着赚奶粉钱了,现在的女人真有本事,灰姑娘也能变成金凤凰。”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常宁那臭小子,你想篡权,我偏不让你如愿。

    他说完,陈寅然才缓慢的抬头戏谑:“常宁,怎么办,你的计划又落空了,告诉你,我这次捡了个大便宜,你弟媳是如假包换的原装货。”

    什么好事都让他遇上了,常宁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嘴里却若无其事的哼道:“陈寅然,那我该祝你,早生贵子,夫妻白头了?”

    “我们这种家庭,看重的是早生贵子,至于夫妻白头这种事,顺其自然好了。”陈寅然的唇角勾起一丝嘲笑。

    “是吗……”陈寅然唇角的嘲笑尽敛眼底,常宁胸口突然梗得慌,悻悻然的反问一句,转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陈寅然,你别得意得太早,这次你赢了,下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行走在宽敞的过道上,脸青面黑的常宁立刻大声诅咒道。

    “常宁,你这个偏门,也想挤掉正主,简直痴心妄想!”陈寅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狠狠的痛骂一句。

    陈寅然刚走没多久,楼下就响起悦耳的门铃声,齐悦立刻冲下楼,缓缓敞开的房门外,站着一个五十出头的女人,她细细打量着齐悦,齐悦也仔细的打量着她。

    “你就是少夫人?”互看了一会,她微笑的朝她道。

    “嗯,你是舒怡姐。”齐悦不卖她的账,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冷漠。

    精明的舒怡没跟她计较,继续微笑道:“来的路上少爷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说,你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

    “我不饿!”齐悦冷漠依旧。

    “齐小姐,你才来,不知道少爷的脾气,他虽然花心点,对人从来不吝惜,我以前是给他做清洁的,昨晚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结婚了,问我愿不愿意来做保姆,而且,做清洁的工资照付。”

    呵呵,有人给他脸上贴金,齐悦听完她的话,朝她翻个白眼:“我都跟你说了,我不饿,如果你愿意做,就做给陈寅然那条哈巴狗吃吧。”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任性,舒怡看着转身而去的齐悦,无奈摇摇头。

    虽然她说不吃早餐,舒怡还是做好了端上楼,齐悦见她进来,立刻冲她大吼一句:“你这人耳聋了,是不是?我已经说了我不饿,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在陈寅然家里做清洁好几年了,他从来都彬彬有礼,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凶,看来以后,他会被她折腾死的。

    舒怡心里暗想着,提高声音回了句:“如果不是叶小姐耐不住寂寞结婚了,你这种女人根本没机会嫁给他,还在这里作威作福,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

    她的话,把齐悦心里的恨意连根拔起,她转身扯起床上的枕头,就朝舒怡狠狠砸去:“我根本不想嫁给他,就算他坐拥金山银山!”

    难道这个女孩是他抢来的,尽管被枕头砸了一下,舒怡还站在原地静静凝望着齐悦。

    齐悦见她还不走,气鼓鼓的冲出了房门,边跑,边大声骂道:“明明陈寅然人模狗样,却有人给他脸上贴金,这世界真是奇了怪了。”

    刚冲到客厅,厚重的防盗门外就响起一个女人温婉的声音:“寅,你在家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