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23/

第十六章微波助燃
    “我没那么弱不禁风。”齐悦根本不领情,抬手推开他,往卧室门口走去,陈寅然反手一拉,她一屁股坐在了浴缸中,水花到处乱溅。

    “你以前怎么糟蹋你自己的身体我不管,现在我可不能让你随便虐待你的身体,我的基因再优秀,没有优质的土壤也白搭。”陈寅然说完,伸手扯过浴缸边上放着的浴巾裹上身,走出了浴室。

    齐悦气恼的看着他的背影几十秒,低头钻进了慢慢升腾的温水中,水漫过头顶,她也没伸手关水,任它遍地横流。

    陈寅然在齐悦房间简单冲洗一下出来,刚到卧室门口就看见水流遍地,心急火燎的推门直奔浴室。

    浴缸中的水已经把齐悦整个淹没,她的双手双脚在水中变得粗壮,他关掉进水开关,伸手把她从浴缸中拽起,放平在地板上开始急救。

    因为缺氧,齐悦的意识很模糊,心肺复苏做了根本没反应,那就人工呼吸吧,一下,两下,三下,她终于呛了口水出来,眼也睁开了。

    映入眼帘的怎么是陈寅然那双焦灼的眼睛,齐悦无神的凝望几十秒,突然反应过来,抬手想要扇他耳光,可惜没有力气。

    “要死不活了,还有力气揍我,那才叫真狠。”陈寅然边说,边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拽到沐浴喷头下冲淋。

    “衣服我脱,还是你自己脱。”冲了一分钟,他冷不丁冒出一句,齐悦才发觉身上的衣服还没脱。

    “陈总,不用你操心了。”齐悦微红着面庞,狠狠瞪他一眼。

    “能够骂人,看来你没事了。”陈寅然知趣的起身,走出了浴室,他一走,齐悦立刻脱掉衣服,闭上眼睛冲了好一会,感觉身体有温度了,才从浴室里出来。

    卧室的床上搁着一件粉色的浴袍,看样子是新的,齐悦犹豫一会,还是穿上了,刚穿好,门外就响起他低沉的声音:“齐悦,今晚你就睡这,我去楼下客房睡。”

    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已经下楼去了,齐悦在卧室里溜达一圈,仰面朝天的跌倒在床,素雅的被单上瞬间有股淡淡的香味。

    “一个大男人床单上也喷香水。”扭头张望一会,她终于昏睡过去了。

    陈寅然天生有洁癖,不在自己的房间里根本睡不着,在客房床上躺了一会,他回到了二楼的卧室。

    齐悦已经睡着,还有轻微的鼾声,他慢慢走过去,在床头无声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快递姐的身体真好,这么冷的天,这么冷的水都没感冒。”他边说,边起身,朝窗边的沙发走去。

    一米八几的身高窝在一米五的沙发上的确有些为难,修长的双腿只得翘在沙发扶手上向外伸展,冲锋陷阵已经够累了,还和她折腾了这么久,他真累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听见她的声音:“冷……好冷……”

    “冷?”他猛然惊醒,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他看见她把头全蒙进了被窝里,撩开被子一看,她满头大汗的不住抖索。

    “不会是低烧吧?”刚在床边坐下,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双手在空中不停挥舞,无意间触碰到他,就把他整个抱住,冰冷的双手还伸进了他敞开的浴袍中。

    许是他的体温让她的手温暖起来了,她的手开始在他胸口上乱摸,摸了一会,她的头朝浴袍中钻,他紧紧按住不让她钻,她用力扯开浴袍,头马上贴在他胸口上。

    叶紫以前也没这么亲密的动作,陈寅然浑身触电的猛推她的头:“齐悦,把你的头拿开。”

    “嗯……”她的头矫情的在他胸前扭捏一会,不情愿的从他胸口往下移,再往下移……如坐针毯的他立刻起身,回到了窗边的沙发上,气息急促的说道:“这女人太危险,无形中切中了我的要害。”

    没了他的支撑,齐悦一头倒在床上不动了,过了好一会,他才起身走到床边给她盖好被子,重新回到沙发上的他不能入睡,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情形,直到天边破晓。

    洪城的冬天阴天居多,今天竟有了丁点的阳光,齐悦苏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撩开松软的被子起身,门外就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吧。”

    话音刚落,舒怡端着托盘进来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的时候,小声说了句:“齐小姐,陈总让你先喝姜汤,然后才吃八宝粥。”

    她说完,转身就走,齐悦没答她,抬脚朝窗边走去,拉开厚重的窗帘,再拉开白色的纱幔,深秋的暖阳照耀在宽阔的洪云湖上,微风轻轻荡漾着湖面,释放出层层叠叠的波浪。

    齐悦的心情瞬间变好,回到床头柜边端起姜汤喝完,又吃掉了整碗的八宝粥,还破天荒的整理了被子,这才从二楼下来,出了客厅,在外面小跑起来。

    舒怡把自己看到一切给陈寅然做了汇报,正在开会的陈寅然绷紧的唇角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坐在他对面的常宁眼神阴狠的瞪着他。

    散会回到办公室,常宁立刻拿起手机,接通之后,冲着对方大吼一声:“你们怎么办事的,陈寅然和那个快递姐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不会吧,昨晚那女的在他家寻死觅活的。”对方小心谨慎的回了一句,换来他更大的吼声:“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卑鄙的方法,总之要阻止那女的怀孕。”

    “知道了。”挂断电话,常宁把手机“啪”的一声撂在办公桌上,右拳随后砸了下来:“陈寅然,别高兴的太早,齐悦那种女人可没那么好降伏。”

    常宁气的咬牙切齿,陈寅然却在办公室里心情大好,看文件的时候,嘴里还轻轻哼着歌,哼了一会,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孩子气,轻声自嘲一句:“我这是怎么了,和叶紫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做这么出格的事。”

    施奇那天吃了亏,哪肯罢休,在网上到处人肉陈寅然,自然而然的找到了宝华里,哪知道,陈寅然事先给保安打过招呼,除了他和他的手下,其他人一律不准到他家。

    施奇拿出手机搜索出宝华里的地图,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研究了很久,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