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29/

第二十二章暗中相助
    回到卧室的陈寅然毫无睡意,洗完澡,一个人静静躺在靠窗的长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发呆,现在在公司里真是内忧外患,我爸要齐悦尽快怀孕,常宁又派人到处盯梢,还找到施奇鼓动他搞破坏,看来我得去关心关心她妈和弟弟了。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他起身朝齐悦的卧室而去,轻微的鼾声证明她已经熟睡了,轻轻在床边坐下,修长的指尖滑过她白皙的面颊,“齐悦,今天我为什么会维护你,明明我们什么都不是。”

    第二天一早,陈寅然开车去了锦绣城市花园,等电梯的时候看见了施奇,他的眼神很诡异,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轻声说了句:“你来的正是时候。”

    陈寅然伸手拽住他,他大步往旁边闪去,电梯门又刚好开了,几十秒之间,施奇突然没了踪影。

    轻轻敲开齐悦妈妈的家,黄丽园脸上的愁容让陈寅然感觉到不妙,还没开口问,她身后就传来齐星的声音:“妈,我不是故意要借校园贷,姐结婚了,你给的那点生活费实在不够用。”

    “你姐的辛苦钱你用的心安理得,现在嫌我给的钱少了,有本事自己挣钱还债。”黄丽园气恼的扭头冲他吼了句。

    陈寅然听完他们母子的对话,平静的问道:“妈,出了什么事?”

    “这个不争气的臭小子瞒着我在外面贷款,已经累计到一万多了,我那点退休金根本不够还。”黄丽园边说,边泄气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齐悦真的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她一走,她妈妈完全顶不起,陈寅然在心里轻轻感叹一句,看着垂头丧气的齐星说道:“齐星,这债我帮你还了,还供你到大学毕业,我只有一个条件,别去烦你姐了。”

    他摆明了要悦悦和我们撇清关系,看来他对她不错,黄丽园听完他的话,立刻从沙发上起身,一把拽住陈寅然的手,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你尽管放心,我们以后不会来打扰你们了。”

    “那好,我先走了。”陈寅然边说,边轻轻推开她的手,转身就走。

    从齐悦妈妈家里出来,他没有回公司,去了施奇的胜利网,穿行在狭窄的过道上,看着盯着电脑目不转睛的五六个人,突然嘀咕一句:“互联网时代,谁都可以做老板。”

    施奇的办公室在最末一间,透过虚掩的房门,他看见办公桌前的施奇同样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显示屏,轻叩两声,施奇抬起了头,眼神怪异的瞪他一眼,没好气的开口道:“陈总,这么闲。”

    “既然是情敌,我就要对你有所了解,你怂恿齐星借钱,我就可以帮他还钱。”陈寅然边说,边慢悠悠的在他对面坐下。

    “陈总,无凭无据的事可不能乱说。”施奇镇定自如的反驳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常宁给你不少好处,就是为了破坏我和齐悦,因为齐悦一旦怀孕,我爸就会把公司完全交给我。”陈寅然轻挑着眉梢,微笑的看着他。

    他的话还没说,施奇已经冲动的伸手拎着他衣领,黑色瞳仁无比愤怒:“你们都把她当成博弈的筹码,只有我是真的爱她。”

    陈寅然脸上的肌肉瞬间僵硬,抬手掀开他的同时,大声警告道:“可惜,她不爱你,施奇,给我听好了,别在心里惦记她了,她不属于你。”

    “她不会属于任何人,因为她是鸟!”施奇在身后的嚎叫,陈寅然已经没兴趣听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是十二月了,和齐悦结婚这些天,他慢慢对她产生了兴趣,也许是她的善良,也许是她的倔强,他也说不清楚其中的原因。

    陈寅然正在办公室里安静想着,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随手拿起话筒,聆听一会,他大声道:“黄羽,全部给他们打招呼,谁以后敢借钱给齐星,就是跟我过不去。”

    “知道了,陈总。”

    挂了电话,他终于进入了工作状态,每年年末都是各家百货公司打折促销的时候,各种抽奖活动层出不穷,就是没什么新花样,今年上线的网站平台一定要有大动作。

    午饭后,他召集各部门经理开了一下午的会,散会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从公司开车出来的一路上,他脑子里都在猜齐悦在干嘛,到家的时候,他看见的是,齐悦在厨房里进进出出。

    “厨艺不精也就算了,还喜欢在厨房凑热闹。”陈寅然边说,边上楼换衣服了。

    换完衣服下来,客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两支高脚杯里盛了一半的红酒,齐悦微笑着朝他轻扬酒杯:“陈总,生日快乐!”

    真是忙晕头了,自己的生日都给忘了,陈寅然眼神莫测的看她一会,大声开口道:“你是我的生日礼物?”

    这个男人成天盼我怀孕,我还自作多情的给他过生日,真是贱到家了,齐悦放下手里的酒杯,转身朝楼梯走去,陈寅然眼疾手快的反手搂住她的腰,她的脸转眼就到了眼底。

    “过生日没礼物多没趣,这样好了,我们比赛喝酒,你如果醉了,就当礼物任我亲吻,我如果醉了,你也把我当成礼物随便摆弄。”

    在商场应酬这么久,他的酒量肯定不小,我一会就会败下阵来,齐悦才不干,眉头刚皱,听见他又说:“为了公平起见,我先喝三杯。”

    “这还差不多。”齐悦边说,边掰开他搂在腰间的手。

    陈寅然说到做到,三杯下肚之后,才和齐悦对饮,一小时后,迷迷糊糊的齐悦被他亲了个够,到醉不醉的他也把齐悦的手往怀里使劲揣。

    平日里怎没觉得她的手这么奇妙,所到之处,会在心里掀起片片涟漪,这种涟漪不受大脑控制,只让他本能的想要拥有她。

    “齐悦,我们上楼,好不好?”他含含糊糊的说完,跌跌撞撞的抱起她朝楼梯走去。

    踹开卧室的门,他迫不及待的把她放在床上,宽衣解带的同时,她突然看着他笑,“你是谁,陈寅然还是施奇?我谁都不想要。”

    很好的心情瞬间被她破坏,他用力按住她的双手,薄唇在她耳边轻语:“我想要的,不管你给不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