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42/

第三十五章撒谎护她
    一安静下来,陈寅然的助理黄羽首先开了口:“各位媒体朋友们,现在把大家请到这里来,主要是为了澄清网上的一些事情……”

    黄羽客套了一大段话之后,陈寅然拿起了话筒:“我是陈寅然,相信大家都在网上看见了关于我太太的那些言论,我不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我要告诉各位的是,我们新婚燕尔,感情很好,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

    陈寅然的话音刚落,马上有人发问:“陈总,叶紫结婚,你也和齐悦闪婚,是不是为了报复她?”

    “我报复她?我想大家都误会了,认识齐悦的时候,我和叶紫已经分手了,我和齐悦也是相识一年后,才决定步入婚姻殿堂的。”

    陈寅然说谎时眼都不眨,齐悦看着他的侧脸正想着,就被他的手肘碰了碰,“齐悦,你给大家讲讲我们相识的经过,好不好?”

    我们的相识经过,齐悦微微愣神中,陈寅然把话挽了回去:“对不起,我太太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我来替她讲吧。”

    “她是快递员,按理说,我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我们相识那天正好是光棍节,我那时和叶紫分手不久,情绪很低落,晚上无所事事,开着车满街跑,她忙着送快递,慌乱中擦挂了我的车。”他嘴里说着话,右手却伸到桌子下面,紧紧握住了齐悦的手。

    齐悦没防备,浑身轻轻一颤,就听见他接着道:“我一下火了,要她赔钱,她和我理论了很久不想赔,我们就去了警局。

    在警局里,她还赖着不赔,我没工夫跟她啰嗦,给律师打了电话,她慌了神,抱着我的大腿使劲道歉,我心一软,就放过了她,我们就这样相识相恋了。”

    陈寅然嘴里吐出的是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一旁的齐悦却恶心的想吐,想要甩开他的手,他却拽着她起身,满脸笑容的看着台下,“我要郑重的告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移花接木这种事早过时了,我们现在感情很好,而且她已经怀孕了。”

    “陈总,你们结婚为什么没有宴请宾客?”陈寅然话音刚落,有人立刻接口。

    “我们结婚的时候,叶紫也刚好结婚,如果大肆宴请宾客,会被人怀疑成对她的报复之举,所以我们去了巴厘岛旅行结婚,我身后大屏幕上就是我们在巴厘岛旅行结婚的照片。”陈寅然的谎越扯越大了。

    他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大屏幕上,齐悦也跟着扭头,一张张笑容甜蜜的合影缓缓从眼前滑过,斥责别人移花接木的同时,他自己何尝不在移花接木。

    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过了一会,突然有人问道:“陈总,都说你和叶紫是金童玉女,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事关别人的隐私,我只能用这句话来形容,好了,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就到这里了,希望以后大家多关心关心明信,少关心一点我的私生活,给我和太太留点安静的空间,好不好?”陈寅然谦和一笑,搂着齐悦走下了主席台,黄羽马上大声宣布:“各位媒体朋友们,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为止。”

    陈寅然挽着齐悦一出会议室,就直奔车库而去,二十分钟后,他们回了父母家,陈东华一直盯着电脑屏幕,看见他们回来,才缓缓抬头。

    “爸,你放心,这事会很快过去的。”陈寅然小声安慰一句。

    “马上派人好好查查,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如果常宁暗中协助,我一定不会放过他。”陈东华从沙发上起身平视着他。

    “早就派人在查,目前看来,除了他,叶紫和施奇也有嫌疑。”陈寅然如实相告。

    “现在这些年轻人被网络带坏了。”陈东华轻轻摇头,朝卧室走去。

    他一走,常师师就朝齐悦发难:“这次多亏然然护你,你别不知天高地厚的跟他杠,我告诉你,以后让他伤心难过,我第一个不饶你。”

    “好了,妈,我们上楼了。”陈寅然立刻打断她。

    “我和你爸在一起的时候,他什么时候这样维护过我,她该知足了。”常师师看着他们上楼的背影,大声嘀咕一句。

    一进卧室,齐悦马上开口道:“陈寅然,我第一次发觉你不当演员可惜了。”

    “照你这么说,我该考电影学院,不该进商学院,娱乐圈的血雨腥风比商场更残酷,我可应付不来。”陈寅然脱掉西装,在窗边的沙发上躺下。

    “纵观整个娱乐圈,女导演并不多,你这样的帅哥被潜的可能性并不大,最大的可能性是你潜别人。”齐悦话里带刺的轻讽一句。

    陈寅然从沙发上起身,两步到了她面前,菲薄嘴唇上翘的同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想潜的人是你,你上钩吗?”

    “我早就是你砧板上的肉了,今天你又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哪敢违抗你的命令?”齐悦伸手挽住他的脖子。

    “我可不要你的口头承诺,要的是你的心甘情愿。”陈寅然边说,边搂紧了她。

    他虽然撒了弥天大谎,却维护了她的清白,齐悦在他怀里抬起头,轻问一句:“陈寅然,你的心是否只能装下一个人?”

    “我的心从来只装一个人,不管她对我怎样,我都待她如初恋。”陈寅然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把她摁倒在床。

    他的初恋是叶紫,那我算什么,齐悦伤心之余,他的吻已经封住了她的嘴。

    他这次的吻缠缠绵绵,宽衣解带的动作也很轻柔,攻略城池的时候,他在心里轻轻说:“齐悦,叶紫于我是天边的浮云,你于我则是想要紧握在手的那朵花。”

    齐悦并不愚钝,感觉到了他的转变,只是这种转变到底是不是因为她,她心里没底。

    晚饭后,陈寅然坐在电脑前继续关注,紧急召开的记者招待会,成功打压了那些人的嚣张气焰,网上已经没多少人关注这件事了。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扭头回望,齐悦正和母亲通话:“妈,不用担心,我没事了。”

    “悦悦,以前我还怕他欺负你,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你撒谎,这么好的男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黄丽园谨记陈寅然的交代,没在她面前提及他帮齐星还账那些事。

    现在我妈也帮他说好话了,也不知道他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齐悦瞪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回了句:“我知道了,妈。”

    她说完,立刻挂断电话,走进了浴室,陈寅然马上把床头柜里的日记,还有他和叶紫的合影等等东西拿出了房间,在后花园的地上,掏出打火机烧了。

    熊熊火光映照下的他的脸笑容全无,眉宇间只有厌恶,“叶紫,这次饶了你,下次我绝不会放任你伤害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