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63/

第五十六章叶紫捣乱
    再理性的男人都有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时候,心想中,齐悦踮起脚尖积极配合他,他们正沉醉其中,就听后面有人大声道:“有没有搞错,菜市场中秀恩爱。”

    “对不起。”陈寅然边说边放开了她,只见她红霞满脸飞。

    从菜市场回来,齐悦马上进厨房忙碌,陈寅然无聊的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突然起身偷偷钻进了厨房。

    “我的拿手绝活是回锅肉,不喜欢也得吃。”齐悦边切肉边唠叨。

    “不想吃,怎么办?”身后冷不丁冒出来陈寅然的声音,细腰接着被他紧紧环住。

    “不想吃可以,以后什么肉都甭吃。”她扭头甩他个白眼。

    “齐小姐,这种威胁对我没用。”他说着说着,放开了她,拽过她手里的菜刀,一板一眼的切起来。

    老天太不公平了,长得帅还多金,厨房里也是把好手,齐悦看着他切完肉,然后拿起锅铲一阵忙活,没多久,客厅的饭桌上就摆满了菜。

    刚在饭桌上端坐着,就见从厨房出来的陈寅然手里拎着一瓶红酒两个酒杯,开瓶器打开红酒之后,两个酒杯斟上了红酒。

    “除夕之夜,怎能没有酒?”他修长的指尖勾住酒杯,眼神暧昧的看着她。

    “又想像去年生日那天一样把我灌醉,我才不上当。”她没有端杯。

    “不喝算了,我自己一醉方休,然后把自己当成春节的特快专递送给你。”他的嘴角浮起坏笑。

    “陈寅然离我远点。”她边说边起身逃向沙发看春晚,“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左手,右手慢动作重播……”的歌声就在荧屏上响彻。

    齐悦瞬间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屏欣赏,嘴里还轻声哼着,陈寅然突生醋意,放下手里的酒杯,几步挡在她面前,“这些小孩有什么好看的,你现在该盯着我这个大男人仔细看。”

    “幼不幼稚,跟他们吃飞醋。”齐悦起身推开他,继续看电视,陈寅然见她置之不理,气恼的拿起遥控板关掉电视,搂着她倒在沙发上。

    “我的女人就该只看我。”陈寅然强硬的说完,狠狠吻了下去,齐悦刚开始不从,无奈别人力大无比,只得就犯。

    身体的触碰最会让人心猿意马,吻着吻着,陈寅然开始动手动脚了,她没有反抗,任他肆意妄为,直到心满意足。

    静谧的别墅外面停着一辆车,叶紫拿着望远镜看了很久,越看越气,最后把望远镜扔出车窗,“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把陈寅然迷得团团转。”

    她气鼓鼓的骂完,推开车门下车,径直朝客厅门口走去,“咚咚”的敲门声,让陈寅然和齐悦慌乱无比,穿衣之时,齐悦轻骂一句:“肯定是你爸妈兴师问罪来了。”

    “今晚这样的良辰美景,我怎么可能和老爸老妈一起虚度?这点道理都不懂,枉混商场这么多年。”陈寅然边整理着衣服,边朝客厅门口走去,开门之后,他的目光瞬间呆愣。

    “怎么,不欢迎?”叶紫目光挑衅的看着他。

    “叶紫,你来干什么?”陈寅然戒备的反问她。

    “我来干什么?我来看没我的日子,你是不是很难过?可惜,事与愿违,你和她两情相悦。”叶紫推开他进门,几步站在齐悦面前,目光不善的盯着她。

    陈寅然唯恐她对齐悦不利,迅速返回挡在她面前,“叶紫,凡事冲我来,与她无关。”

    “以前的事是和她无关,现在可不一样了,你卖房卖车买那些股份,无非是想和她长长久久。”叶紫仰望他的眼神充满憎恨。

    “卖房卖车买股份?陈寅然,这是多久的事?”齐悦狠狠拽过他。

    “昨天才尘埃落地的事,你不知道吗?陈寅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多抠,她真是好福气。”叶紫折回到齐悦跟前,不甘心的说道。

    我这个正牌夫人竟然比不上他前女友,什么事都是最后知道,齐悦耳畔响着她的声音,黑瞳紧紧落在陈寅然脸上,一字一句的轻问:“陈寅然,我们还算夫妻吗?”

    她黑瞳中的晶亮随着话语慢慢消失,他的心里瞬间涌起暗流,几十秒后,他的嘴角扯出牵强的笑意,“齐悦,我们当然是夫妻,公司的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知道的越少越好,陈寅然,在你心里,我什么都不是,卖房卖车这点事,我也不用知道,我需要知道的事就是,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给你生儿子?”

    齐悦的声音本来很轻,说着说着,突然高了八度,脖子上还冒起了青筋,她发火了,陈寅然刚想开口解释,她抬手给了他狠狠的一耳光,“陈寅然,七天后,我们民政局见。”

    齐悦说完,转身朝客厅门口冲去,陈寅然快步跟去,她挥舞双手拼命推他一把,迅速冲出了客厅,出来之后,她没有沿着小区公路跑,而是闪进低矮的灌木丛躲起来。

    陈寅然追出来没看见她,立刻掏出手机通知物业,让他们务必通过监控截住齐悦,叶紫在一旁冷嘲热讽:“人去楼空,还留恋什么?”

    气头上的陈寅然转身拽紧她衣领,眼神阴狠的咬牙道:“叶紫,她如果出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她那种女人满大街都是,骗财骗色,你还当她是个宝。”叶紫不服气的杠上一句。

    “我是她第一个男人,我是你的第几任,叶紫,你没骗过我吗?”

    事到如今,他还在维护她,叶紫瞬间蛮横起来:“陈寅然,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我从没怀过孕,你和她在一起不过两个月,她已经流产过一次,你骗我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不骗你,怎么知道你对我是不是真心?”陈寅然的手越来越用力,叶紫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面颊也刹那间红润起来。

    眼前这张脸,以前觉得温暖可人,现在越看越恶心,陈寅然话落手松,大步向前跑去,叶紫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破口大骂:“陈寅然,你和她都该死,但愿你们永远没白头偕老的机会!”

    叶紫骂完,返回车里坐好,发动汽车扬长而去,陈寅然追到小区门口都没看见齐悦,马上要求看监控,监控显示,齐悦出门没多久就消失了。

    “难道是施奇劫走了她?”陈寅然看着看着,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齐悦刚在灌木丛中蹲下,身后就有一双手把她抱住,耳畔随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跟我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