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71/

第六十四章不期而遇
    接下来的一星期,王韵耐心教齐悦,齐悦全神贯注的跟着学,货号记不住,晚上回家接着背,没她干扰的陈寅然,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就在零号公馆消磨时光。

    休假半个月的舒怡,回来的时候不见齐悦,又见陈寅然成天脸黑黑的,自然不敢多问,这样也好,事少。

    零号公馆位于洪城市区的中心地带,是一家非常有名的高级商务会所,来这的人非富即贵,行进在宽阔奢华过道上的陈寅然,边走边和擦肩而过的相熟之人低声寒暄,然后朝十二号包房而去。

    在包房里褪去身上的衣衫,换上泳衣的他出门去了会所的室内游泳池,这里已经好多人了,他才没兴趣看那些故意在他面前卖弄的女人,一头扎进了碧蓝的泳池中。

    平时都在浅水区游,今天他径直游进了深水区,而且速度还很快,仿佛要把心中的郁闷全部宣泄在水中,他舒展的泳姿不断换来逗留在浅水区美女们热烈的掌声。

    “没想到,陈总这么会游。”

    “看情形,他今天心情不好。”

    “也是啊,平时的他温文尔雅,今天却像跟水撒气似的。”

    “我听说,他和老婆分居了。”

    “那个灰姑娘有什么好?干脆离了算了。”

    我和齐悦在外人眼里从不被看好,我偏要执子之手与之偕老,陈寅然一下从水里站起来,朝泳池出口而去,那些美女一下朝他蜂拥而去,他双脚踏出泳池,随手拿起沙滩椅上的白色毛巾裹在身上,头也不回的朝泳池大门而去。

    “哎,陈总,你慢点,等等我。”

    “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他没回头,随口附和一句,加快了步伐。

    那些美女讨了个没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骂天骂娘好一阵,最后终于分头散去。

    回到包房简单冲淋一下,裹上睡衣出来的他瞅着空荡荡的房间,咬牙切齿的哼了句:“你不来,别人还求之不得。”

    哼完,他走到包房边上的柜子,拉开之后,迅速换上西装西裤,“砰”的关上,头也不回的朝包房门口走去。

    在朦朦胧胧的灯光下坐上吧台的高脚凳,环视了一下四周,还好没苍蝇跟着,他这才要了两瓶九二年的红酒。

    刚在心里庆幸,吧台前面的过道上就走来一个女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叶紫,他立刻扭头,轻轻勾起高脚杯,不慌不忙的品起酒来。

    被他故意冷落,叶紫心里别提多气,几步到他跟前,拽过他手里的高脚杯,不依不饶的骂起来:“好啊,陈寅然,除夕之夜我们才见过,现在就不认识我。”

    “叶小姐,除夕之夜你擅闯我家,弄得齐悦和我反目成仇,这笔账,我们现在该好好算算了。”陈寅然夺过她手里的酒杯,用力磕在吧台上,眼神阴狠的瞪着她。

    “我就是看不得你对她好,就是看不得你把她捧在掌心里,我哪点不如她,她凭什么得到你所有的宠爱?”叶紫不甘示弱,昂头对他大吼。

    “这种宠爱,我曾经想给你,可是你不稀罕,叶小姐,现在后悔了,可惜,熊和鱼掌怎可兼得?”陈寅然瞅着她黑瞳中的不甘心,修长的指尖在她光洁的脸上狠狠一拧。

    “你胡说,你根本不想和我结婚,五年了,我等了五年,都没等到你的求婚。”叶紫猛然掀开他的手,冲着他大嚷。

    “你结婚前几天,我才买了戒指,最后却戴在了齐悦手上。”陈寅然冷冷的补了一句,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陈寅然,你给我站住!”叶紫见他开溜,急忙朝他追去,他不慌不忙的冲着拦在面前的叶紫痞笑:“叶小姐,你已嫁,我已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纠缠,有意思吗?我听说,刘星晨一直派人跟着你。”

    “跟着我,就能让我爱他,真是做梦。”叶紫愤恨的说完,伸出纤细的双手就要搂陈寅然的脖子,他迅速退后一步,扑了空的叶紫还不死心,手又朝他腰间伸去。

    退一步,她就进一步,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陈寅然大力掀开她的手,阴冷至极的说了句:“叶紫,再胡来,我报警了。”

    他边说,边把手摸向裤兜,手机刚掏出来,就被叶紫蛮横的夺了去,这下彻底把他激怒,抬手就甩了叶紫狠狠一耳光,“别触碰我的底线。”

    他边吼,边从叶紫手里夺过手机,他脸上铁青的面色让叶紫瞬间呆住,好久才回过神来,可是他已经出了酒吧,不知去向。

    会所这地不能呆了,为了怕叶紫再跟来,他没开自己的车,临街招了辆出租扬长而去,余怒未消的他在街上兜了一大圈,对着司机大声道:“去城林区的嘉福元小区。”

    四十五分钟后,出租停在了嘉福元小区门口,扫码支付之后,他下了车,大步流星走进了小区。

    独门独院的别墅她不住,偏要来这种人多嘴杂的平民小区住,摆明了想给我带绿帽子,陈寅然越想越气,脚下虎虎生风,不一会,就到了齐悦的房门前。

    “砰、砰、砰……”的一阵闷响,把齐悦的耳膜都要震聋,她边朝门口走去,嘴里边嘀咕:“这么晚了,谁会找我?”

    透过锁孔往外看,外面站的竟然是陈寅然,一脸的戾气,也不知道谁得罪了他?他才不会关心我,肯定是来跟我谈离婚的事。

    不对,离婚这事,律师来就行了,他不会是专门来找茬的吧?我妈和我弟弟虽然对我不起,可是让他们流离失所,我也愧对我爸啊。

    齐悦正在思量,门外的陈寅然已经没耐心了,“齐悦,再不开门,我对你不客气了。”

    门被他弄坏,我还得赔,不情不愿的齐悦只得开门,陈寅然进去之后,弯脚踹上门,马上把她摁在门上。

    “陈寅然,你想干什么?”齐悦瞬间慌了神。

    “我来检查检查,你有没有给我带绿帽子?”他的鼻尖一下触碰到她鼻尖。

    “陈总这么想带绿帽子,我现在就如你所愿。”齐悦用力推开他,转身开门,门却被他迅速关上。

    “我的女人谁都碰不得。”陈寅然扯开脖子上的领带撂到一边,拦腰抱起她,两步到了床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