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72/

第六十五章故意刁难
    对我不闻不问一星期,一来就要强攻,哪有这么好的事?他高大身躯压迫下的齐悦,眉脚一挑,不耐烦地瞪他一眼,“陈总这么迫不及待,生理期都不放过我。”

    陈寅然听完,紧紧摁住她的双手,黑瞳中浮出笑意,“齐小姐,真会说笑,躲我也不是这么个躲法。”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谁会拿这事胡说八道。”齐悦边说边用力想要挣脱被他束缚的双手。

    她眼底的讥笑有些渗人,难道她真在生理期?陈寅然似信非信的犹豫几十秒,最后放开了她的手,他的手一松,齐悦一个翻身起来。

    在床头的木凳上坐下,她立刻开了口:“陈总今天来,是不是和我谈离婚的事?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我早就受够了。”

    我一厢情愿的想她一星期,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陈寅然的心骤然一紧,平和的面色刹那间阴沉起来,“齐小姐眼中的我是怎样的?一无是处还是狂妄自大?我自问对你不错,不过,你这么想离婚也可以,分居两年以后,咱们再谈这事。”

    分居两年,如果我怀孕的话,就成了一纸空谈,齐悦正在心里盘算着,就听他继续道:“分居这两年中,如果你怀孕生子,离婚这事免谈。”

    “陈寅然,你挖好坑等我跳,我才不上当,要离婚就现在。”齐悦还没等他说完,已经先吼起来了。

    “我们结婚不过三个月,彼此都没好好了解,就谈离婚的事,不怕以后后悔吗?”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陈寅然心里暗笑。

    “后悔?我只后悔被你胁迫结了婚,从来没后悔和你离婚这事。”

    “你想离婚,我偏不离,听好了,齐悦,三天之内不回家,我让你妈和你弟弟滚回平民窟。”他突然间感激父母,让他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有了傲娇的资本。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客厅门口走去,她看着敞开的房门许久,许久,气恼关门的瞬间,大声咒骂一句:“就知道掐住我的软肋不放,回去之后,不知要把我糟蹋成什么样子?”

    心情被他破坏,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熊猫眼深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无奈轻叹:“齐悦啊,齐悦,怪只怪你命不好,黏上他那个混球,一辈子都别想舒坦。”

    牢骚一句之后,她折回厨房吃早饭,吃完以后,又从冰箱中拿出准备好的午饭放进包里,这才出了门。

    昨晚在她那吃了亏,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看看,我还真咽不下这口气,一大早陈寅然就开车去了城林区的分店。

    到那的时候,员工刚进场,正在认认真真的打扫卫生,张文伟陪着他到处转了转,他故意在齐悦所在的贞奇品牌前停下脚步,“这个新来的员工赔钱以后,现在表现如何?”

    “陈总,赔钱之后,这女孩一直在好好学。”张文伟如实作答。

    “是吗?”陈寅然看了他一眼,手摸向了裤兜,掏出一包面纸,修长的指甲从中取出一张,慢悠悠的站在了齐悦身旁。

    “你想干什么?”齐悦遂不及防,大声问了句。

    “我想干什么,我在好好工作啊,现在竞争这么强,明信想要提升档次,就得一尘不染。”他边说,边用雪白的面纸在货架和货柜上慢慢擦拭。

    “你看看,你看看,你做的什么清洁,白纸全黑了。”查完之后,他把白纸递到了齐悦眼皮底下。

    故意刁难,我还没办法反驳,齐悦的薄唇微张微和之际,张文伟已经出来圆场了,“陈总教训的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我现在就让她们用面纸自查,如果面纸上有污垢,全部重做。”

    他边说,边拿起手中的步话机,“在广播中通知,所有员工用面纸自查,陈总一会,挨个检查。”

    不一会,广播中就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所有员工请注意,做完清洁之后,货柜货架全部用面纸自查。”

    广播刚播完,每个员工都神色紧张,纷纷议论在商场各处悄然响起。

    “怎么回事?清洁检查这么严了?”

    “这是谁犯的错,害的我们被连累。”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不让她好过。”

    陈寅然来的时候,王韵刚好拿盆去厕所接水,回来就听见了广播,随口就问齐悦:“齐悦,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明信要上档次,就得一尘不染。”齐悦边说,边瞪着两米外的陈寅然。

    “齐悦,对我不满,可以直截了当的提出来,我一定虚心接受员工的意见。”话是说给齐悦听的,眼神却是看着王韵。

    “对不起,陈总,我对你没什么意见,请你不要干扰我的正常工作。”齐悦不客气的白他一眼。

    陈总,什么来头?王韵瞅瞅齐悦,又回头瞅瞅陈寅然身边的张文伟,期望他能给个准确的回答。

    “王韵,好好管教管教她,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陈总说话?陈总很忙,还这么关心我们这个分店,该知道感恩了。”张文伟边说,眼波边在身边的三个人身上来回转。

    捉弄了她,陈寅然的心情瞬间大好,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张文伟,“好了,张文伟,我们去别的柜台看看。”

    “好的,陈总。”

    齐悦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咒了他十八代祖宗,还觉得不解气,又拿起雪白的纸巾不停在货架上擦拭,“摆明了故意找茬。”

    张文伟又带着陈寅然到处转了转,九点过后,清洁大检查开始了,除了故意刁难齐悦,他也没怎么为难其他员工,不知怎的,商场里的这些女孩子都用花痴的目光看着他。

    “陈总,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帅了。”

    “陈总,你还记得我吗?”

    “陈总,我当你地下情人,好不好?”

    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就他那样也配到处寻花问柳,齐悦瞅着左邻右舍那些女孩无比崇拜的目光,心里酸到了底。

    九点半一营业,商场的收银系统突然瘫痪,所有收银员都焦急的敲打着键盘,可惜就是没反应。

    接到报警的财务部经理立刻把这个情况向张文伟汇报,张文伟马上告诉了陈寅然。

    “别慌,看看再说。”陈寅然刚安慰着张文伟,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接听完之后,他神色凝重的看着张文伟,“明信所有门店的收银系统都被黑客攻击,我现在马上回总公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