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74/

第六十七章心如毒蛇
    三天之内回家,这才一天,我怕啥?齐悦下班之后,照样回了嘉福元,吃完晚饭没多久,门外就传来敲门声,从锁孔望出去,竟然是陈寅然。

    “昨天忽悠他生理期,今天还不死心,不过,今天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他的心情肯定不好,这个时候惹他,只会自讨苦吃。”轻声嘀咕一句,她开了门。

    “齐悦,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陈寅然一进来,就把她摁在门上,修长的指尖轻轻撩拨着她耳畔的秀发。

    “陈总,你总得给我点时间收拾收拾。”他近在咫尺的脸上写着不耐烦,她只能小心应付。

    “出来几天,就觉得家里的东西不顺眼了,那好,明天我让黄羽全换新的。”陈寅然挑眉说完,薄唇就朝她嘴边凑。

    “哎,陈总,我刚吃完面,嘴里有大蒜。”齐悦边说,边慌忙用手捂住嘴巴,陈寅然被拒,心里的火一下上来了,掰开她的手,狠狠吻了下去。

    她就是侵入我身体的毒,拔不出来,反而越陷越深,陈寅然吻着吻着,突然用手环住她纤细的腰,她整个落入他温暖的怀抱。

    不能和他有身体的接触,这样太危险了,齐悦在他怀里不停扭捏,耳畔却传来他温润的声音:“齐悦,其实你也想我。”

    “谁想你了,臭美吧。”齐悦用尽全身力气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热脸贴了冷屁股,陈寅然眸中的温情瞬间消失,他从裤兜中摸出手机,指尖晃动几下,紧盯着齐悦说道:“黄羽,找几个零号公馆的小姐到城林区的嘉福元小区来。”

    “好的,陈总。”作为总经理助理,他的职责就是为他服务,不过,嘉福元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想着想着,他瞬间瞪圆了眼珠,“齐悦,又跟他杠上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一小时后,黄羽带了三位女孩去了嘉福元,陈寅然开门之后,那些女孩大大方方的挽住他胳膊,朝齐悦坐的沙发而去。

    不宽的沙发哪够这么多人坐,齐悦立刻起身朝卧室走去,陈寅然没搭理她,朝黄羽使个眼色,他识趣的关门离开。

    黄羽一走,客厅里就传来女孩们娇滴滴的声音:“陈总,你好久不来找我们,我们都想死你了。”

    “最近这段时间我吃了一根葱,你们不知道那味道多难受,还是你们善解人意。”陈寅然故意望着卧室门口大声道。

    欢场上的女孩聪慧过人,他刚说完,她们的手已经在他身上到处游走了,他继续装,还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好久没这么舒服了,继续,继续。”

    “陈总,我们一定让你满意。”他装,那些女孩也极力配合。

    不一会,客厅里就传来更加隐晦的声音了,卧室里的齐悦越听越心烦,越听越生气,“说想我,全是骗人的鬼话,你想浪,我就让你尽情的浪。”

    她气鼓鼓的说完,拉开卧室的门出去,此时的陈寅然已经脱掉外套,只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衣,衬衣的纽扣也解开了三颗,女孩们细嫩光滑的手在他胸口上慢慢摸索。

    “陈总今天好兴致,我倒想看看,你今天怎么做到一石三鸟?”齐悦双手交叉在胸前,黑眸中满是愤慨。

    “这有什么难的。”陈寅然解开衬衣剩下的纽扣,左拥右抱的吻着女孩的脸,剩下的一个女孩则把胸部往他眼前凑。

    这种画面实在肮脏,齐悦看了会,猛然把头扭了过去,陈寅然从沙发上起身,朝身边的女孩轻轻摆手,她们立刻识趣的站在一边。

    “看不下去了,齐悦,你如果想让我过这样的生活,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反正,你只是个生育机器。”陈寅然边说,边到了她眼前。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我这生育机器的身份了,陈总,请继续。”心中的愤慨被他一句话浇灭,她的眼底只剩冷漠。

    她说完,慢慢朝卧室走去,关上门后,捂住嘴巴,无声哭泣起来,她一进卧室,陈寅然立刻从裤兜里掏出钱夹,把那三个女孩打发走了之后,静静地走到卧室门口。

    不知哭了多久,终于哭够了,抹掉脸上的泪痕,她转身开门,陈寅然瞬间推门进来,把她紧拥在怀,“齐悦,你什么时候才能相信我?我陷进去了,早就陷进去了,我的眼里心里只有你,你真要推开我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在他怀里轻声哭泣,他用薄唇轻吻着她脸上滚落的泪珠。

    你陷进去了,我也陷进去了,只是我们还能走多远?心里轻问的同时,她踮起脚尖回应他,他的狂吻立刻在她嘴角缠绕。

    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尽情欢爱的同时,她听见他在耳畔的轻语:“悦悦,给我生个孩子吧,免得你总这么患得患失。”

    “嗯。”她任心而答。

    前两天她在零号公馆碰见了陈寅然,被他羞辱之后,回家大吵大闹了一整晚,我就不明白了,陈寅然那臭小子有什么好,值得她这么留恋。

    刘星晨坐在客厅沙发上,瞅着看电视的叶紫,她刚好也扭头看他,“电视没什么好看的,你陪我出去走走。”

    “好吧,反正我也无聊。”他缓缓起身,她已经起身朝客厅大门而去。

    虽然天已经黑了,小区公路上的行人也很少,刘星晨还是满心欢喜的看着走在身边的叶紫,她才没心情理他,走了一会,她突然对他说:“我们去酒吧,我要放松放松。”

    “去风铃,还是云居?”刘星晨轻声反问。

    “风铃吧,好久没去了。”叶紫不耐烦的答完,转身就走,他即刻跟上。

    从家里开车到风铃很近,不一会就到了风铃,他让她先进去,他去附近的停车场泊车。

    他走进风铃的时候,她已经在吧台前喝开了,到她跟前,她马上推个酒杯到他跟前,“陪我喝,不醉不归。”

    一瓶、两瓶、三瓶之后,她醉意朦胧了,他伸手扶她,她一下勾住他脖子,“怎么,想泡我?我已婚,可惜嫁了个不喜欢的人。”

    他的心瞬间跌倒谷底,稳住失落的表情,继续套她的话,“真是造化弄人,我也娶了个不喜欢我的人,给我说说,他有什么让你讨厌的地方。”

    “其实他也没什么不好,就是我不喜欢他,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喜欢别人,那个人找个比我强的人,我也断了念想,可他偏偏找了个什么都不如我的人,你说,我怎么甘心?”

    “你不甘心能怎样?”刘星晨试探性的反问一句。

    “能怎样?我得不到的人谁都别想得到,我要让那个女人慢慢离开他,这样我才有机会重新占有他,你不知道,我是他第一个女人,他一定对我难以忘怀。”迷醉的叶紫边说,边在他脸上轻吻。

    “男人都是健忘的,你这么做,惹恼了他怎么办?”刘星晨继续试探。

    “惹恼了他,我就杀了那个女人。”叶紫的眼神刹那间阴狠起来,刘星晨的心猛然一紧,他没想到叶紫这么狠毒。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