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75/

第六十八章后悔放弃
    叶紫浑然不知自己说漏了嘴,说完之后,即刻起身,刘星晨立刻扶住站不稳的她,“现在回家吗?”

    “不,我要跳舞,扶我去。”摇摇晃晃的叶紫抬头看了看他。

    “好,去跳舞。”他无奈摇摇头,扶着她去了舞池。

    一到舞池,叶紫就掰开他的手,尽情狂舞起来,她身上浓郁的酒味虽然让周围的男人皱眉,但却没离开,反而把她紧紧围住。

    就算她狠毒,现在也是他老婆,那些男人盯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刘星晨很不舒服,他一把挽过叶紫,“叶紫,咱们回家。”

    “回去干吗,我现在想跳舞。”叶紫不理他,继续在舞池中任性。

    刘星晨一下火了,一手搂着她腰际,夹着她就往酒吧门口走去,“干什么,你干什么,我只不过想跳舞。”

    “跳舞,跳舞,回去我让你跳个够。”说话间,他们已经出了酒吧,抬手拦辆出租之后,叶紫被他用力撂在后排座位上了。

    “去枫林庄园。”随后上车的刘星晨对前排的司机大声道。

    汽车疾驰在宽阔的公路上,身旁的叶紫还在叽叽咕咕:“你是谁,本小姐不想被你泡。”

    “我都没资格,谁还有资格?”刘星晨一把揪住她衣领,咬牙切齿的哼了句,他目光中的凶狠让她浑身一震,酒瞬间醒了一大半。

    “这下看清楚我是谁了吧。”刘星晨突然松开手,叶紫一下瘫软在椅背上,下一刻,她又强硬起来了,“是你又怎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话落手起,刘星晨“啪”的扇了她一耳光,“我也没想被你喜欢,我只想好好享受征服的快感。”他说完,手直接朝她胸口摸去。

    “拿开你的手,快点拿开你的手。”叶紫恐惧的抬手拒绝他,他却志在必得,瞬间把她摁倒在后排座位上。

    司机瞥了眼车内镜,无奈摇摇头,继续开车,不一会,汽车就剧烈颤抖起来,到枫林庄园的时候,刘星晨已经穿戴整齐,叶紫头发乱蓬蓬的被他拽下了车。

    一回到家,叶紫就冲进浴室一阵猛洗,好久才出来,刘星晨脱下外套,倚窗而站,静静眺望着花园里的一切,为了家族利益的联姻,哪来感情可言,我还是早点打算为妙。

    叶紫从浴室出来以后,气鼓鼓的撩开被子躺下,他转身进了浴室,望着镜子里水雾弥漫的自己,轻声自嘲一句:“刘星晨,你的爱太廉价,她才不稀罕,她要的是天雷勾地火的爱情,陈寅然结婚了又怎样,她一样想得到他,她甚至可以为他杀人放火。”

    从浴室出来,叶紫已经熟睡了,睡意全无的他拿着手机走到窗边,修长的手指轻晃几下,沉静的开了口:“温晴,我想见你。”

    “在哪等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温婉的声音。

    “我在小区门口等你。”他说完,挂断电话,脱掉身上的睡衣,换上了西装,转身朝卧室门口走去。

    初春的天气依旧寒冷,温晴穿着一件玫红色的大衣在小区门口转来转去,没多久,就看见刘星晨朝她跑了过来。

    “来多久了?冷不冷?”短短的问候,让她的心瞬间温暖起来,刚抬头望他,就被他一下拥入怀。

    他的薄唇在她冰冷的脸上到处停留,弄得她很不好意思,轻轻推他的同时,她说了句:“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在撒娇。”

    和她温存一会,刘星晨放开了她,“陪我走走吧。”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让我陪他走走,就算不说话,只要在他身边就好,心想中,温晴跟上了前行中的他。

    “温晴,人一生中有很多无奈,我真后悔放弃了你。”静谧行走中,目光凝望前方的刘星晨突然开了口。

    “我们虽然无缘走进婚姻,但我可以当你的红颜知己。”温晴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滚落下来。

    “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挣脱牢笼,许你天长地久。”扭头回望的刘星晨,黑瞳中有星光闪耀。

    “以后的事,只能由老天爷定夺。”温晴避开他的目光,抬头仰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也是,我已婚,你未婚,我们在一起,难免不会被人说三道四。”刘星晨的眼神刹那间暗淡,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谁都没说话,静静走着,静静看着花园里悄然绽放的花朵,静静聆听着昆虫高声的歌唱,一切都那么美好,就像他们从来没分离,从来没心碎过一样。

    “好了,到此为止吧。”刘星晨猛然间的一句话,打破了周围美好的一切,她违心的对他淡淡一笑,“到此为止,刘星晨,祝你幸福。”

    “嗯。”刘星晨轻声答完,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他不敢回头,他怕他会向她索要更多,却给不了她更多。

    温晴看着他慢慢走远的背影,眼角滑下颗颗泪珠,没多久,滚落的泪珠铺满整个面颊,模糊了所有视线。

    齐悦跟着陈寅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舒怡开门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展开了明媚的笑容,“齐小姐,好久不见,欢迎回家。”

    “舒怡姐打扰你了,我们上去了。”陈寅然轻声说完,拽着齐悦就往二楼走,舒怡看着他们的背影,笑的更开心了,“这下好了,不用看陈总的苦瓜脸了。”

    一切都没变,变的只是他们的心境,齐悦还在卧室里转来转去,陈寅然找好睡衣塞进她怀里,“快去洗澡,明天还要上班。”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陈寅然已经上了床,撩开被子钻进去,他把她抱个满怀,“不用怕,我就是你的电热毯。”

    “好了,好了,别傲娇了,我真累了,晚安。”齐悦掰开他的手,背对着道。

    “好吧,齐小姐,睡吧。”他没继续纠缠她,翻过身安静睡去。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他们几乎同时苏醒,会心的对视一眼,翻身起来,朝卫生间而去,齐悦腿短,以一步之差屈居门外,她气鼓鼓的转身出了卧室,去自己的卧室梳洗打扮。

    在客厅碰头的时候,陈寅然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大长腿让齐悦相形见绌,埋头吃饭的时候,听见身旁传来他的声音:“你这辈子就这样了,我们的孩子肯定能继承我的大长腿。”

    “臭美吧。”她放下手里的碗筷起身,拽过餐桌边上的手提包扬长而去。

    “晚上早点回来。”陈寅然看着她的背影说完,起身对舒怡道:“舒怡姐,收了吧,我去公司了。”

    网站被黑,施奇对陈寅然的怨恨更深了,又打听到齐悦出来工作了,今天一早,他就坐地铁去了齐悦所在的分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