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78/

第七十一章越拆越乱
    齐悦第二天就和王韵倒班了,一个人上班就是比两个人累,顾客多的时候,中午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还好商场有规定,吃饭时分,相邻几个柜台的员工互相轮换。

    表面上和和气气的那些女孩,谁不眼红别人蹭蹭上蹿的销售额,轮换吃饭的时候,有些超时归来,有些给齐悦带回来冰冷的饭菜,害的她拉了一下午。

    齐悦下班一回家,就对舒怡说:“舒怡姐,晚上有剩菜给我拿饭盒装好,明天我带去商场吃。”

    陈寅然一回来,舒怡就把这事跟他说了,他听完,特意叮嘱:“从今天开始,每晚多炒三个菜,要保证她明天中午吃得有营养。”

    “嗯。”舒怡听完,笑容满面的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拉了一下午还不够,回家又拉了一次,陈寅然回来的时候,齐悦刚吃了点消炎药,一脸的疲惫让他心痛。

    “怎么了?”

    “肠胃受了凉,有点拉肚子,药已经吃了。”齐悦轻声回他。

    “我让黄羽现在去买保温桶,明天你就可以吃上热菜热饭了。”陈寅然边说,边掏出了手机。

    “不用了,商场的开水桶上可以把饭菜焐热。”

    齐悦的话刚完,陈寅然按住了手机,“这样吧,我让黄羽给每个店都买台微波炉,这样你们不仅能吃上热饭热菜,还能增加点休息时间。”

    “陈总,谢了。”齐悦朝他明媚一笑。

    “这种互利互惠的事,我最喜欢做,我只希望,齐小姐能够早点给我惊喜。”陈寅然拦腰抱起她,在靠窗的沙发上坐下,黑眸中满是期待。

    “这种事很难说,总之,多做善事,才能恩泽子孙后代。”她俏皮的说完,把头埋进他怀中。

    “一有动静,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他轻抚着她乌黑的发丝,柔情蜜意的说道。

    “知道了,陈总。”在他怀里抬起头,他的薄唇立刻缠绵在她嘴上,她没有拒绝,伸手挽住他脖颈主动回应他,他兴奋的抱着她一步倒在床上。

    柔和的气氛,让彼此都身心愉悦,雨过天晴之后,他双手枕在脑后,黑瞳神采奕奕的仰望着天花板,“悦悦,不管是儿是女,只要你生的,就够了。”

    传宗接代的思想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只有爱,才能让他们故意忽略这个问题,齐悦扭头回望他的侧脸,“我希望是儿子,你才不会在父母面前太为难。”

    “陈总,吃饭了。”舒怡在一楼的一声大喊,瞬间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不一会,穿上睡衣的他们下了楼。

    静静吃完晚饭,重回卧室没多久,陈寅然拿起手提去了书房,齐悦跟他进去之后,走到书架边,找了本经营销售方面的书,安静的看了起来。

    夫妻可以性格各异,一旦磨合好了,就该这样,盯着电脑显示屏的陈寅然不时拿眼看她,嘴角泛滥恬静的微笑。

    女人的直觉很灵,齐悦有次故意放下书本抬头,正好和他的目光相遇,他突然脸红,她笑得前仰后翻。

    “笑什么笑?”他不好意思的反问。

    “没想到,陈总也有这么害羞的时候。”她竭力止住笑容,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又不是圣人。”甩她个白眼之后,他不再理她,她顾忌他的自尊,埋头继续看书。

    十点多,他让她先去睡,她放下手里的书转身就走,关门的刹那,小声关切一句:“陈总,别熬太晚。”

    “知道了。”他不耐烦地朝她摆摆手,看着她关门出去。

    她刚才注入他身体的强心剂,够他熬一通宵了,他现在不能任性了,她一天不怀孕,父母那边就不会安心。

    回到卧室的时候,她已经昏昏睡去,侧着在她身旁躺下,他的手一下搂住了她,“齐悦,别看我现在大度,施奇如果来抢,我绝不会放手。”

    那个叫叶紫的女人真会糊弄人,说好我们同时出击,她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才不会上当,静观其变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施奇怀疑叶紫,叶紫同样对他心存怀疑,这一星期,他根本没去齐悦所在的分店,像只缩头乌龟一样呆在他那破网站里,气死人了。

    陈寅然现在在明信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常宁在公司一点风浪都掀不起来,侥幸掀起来,也会被他迅速扑灭,刘星晨这段时间对我不冷不热,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外遇?

    叶紫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门外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谁呀?”轻声反问中,有人已经推门进来。

    “晚上跟我参加一个聚会。”刘星晨用命令的客气对她说。

    “我没兴趣。”她不耐烦的回他一句。

    “对我没兴趣,还是对他没兴趣?”刘星晨从裤兜里掏出一摞照片,撂到她眼前。

    我和施奇见面的事,竟然被他偷拍下来了,叶紫纤细的眉头轻轻一挑,“怎么,跟踪我?”

    “我们虽然是商业联姻,绿帽子也不必为我戴两顶吧,继续这么胡闹,我就把这些照片公之于众,到时候,看是你丢脸,还是我丢脸?”

    刘星晨不慌不忙的说完,头也不回的从她办公室里出来,“刘星晨,去死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温晴暗地里私会的事。”叶紫气急败坏的把桌上的照片往空中一撒。

    陈寅然和齐悦和好了,刘星晨和叶紫却越走越远了,那天过后,叶紫去了温晴家里,语气不善的看着她道:“温小姐真有本事,墙角撬到我家了。”

    “你们亲密无间,我怎会有机会?叶小姐,刘星晨如果不爱你,绝不会同意这样的联姻,谁都知道,这种死气沉沉的婚姻,只会让人心生厌倦。”温晴不温不火的回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爱的是你,他看你的眼神浓情蜜意,看我的眼神阴森冷漠。”叶紫伸手拽住她的衣领。

    父母担心的眼神全都关注在我这边,温晴还没等她说完,抬手掀开她的手,“叶小姐,这里是我家,不是你这大小姐胡作非为的地方。”

    温晴说着说着,把她往客厅门口推,管她愿不愿意,“砰”地一声关门之后,扭头对着父母干笑,“爸、妈,没事了,去睡吧。”

    “晴晴,你真抢别人老公了?”

    “这种事干不得。”

    面对父母的唠叨,温晴满脸堆笑的回他们:“爸、妈,我怎么可能做那种缺得事?你们别听她胡说,刚才那个女人这里有点问题。”

    温晴边说,边用手指指头,温松龙和钟红燕这才放下心来的同时,不忘嘱咐一声:“晴晴,记住,宁拆一座庙,不拆一婚姻。”

    “知道了,爸、妈,我去睡了。”温晴不想听他们继续唠叨,转身朝卧室走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