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80/

第七十三章母子缘分
    早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心,没想到,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中,齐悦看看手机,又昂头看着陈寅然,“陈总,上班的时候我是好好的,可我下班走出商场的时候,高跟鞋的鞋跟在楼梯上磕了一下,整个人沿着楼梯滚落下来,那地方没监控,你自然看不见。”

    她的解释似乎合情合理,陈寅然似信非信的听完,把手机放回裤兜,不忘威胁她一句:“明天我会向张文伟求证,如果发现你撒谎,工作别干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问就问。”齐悦虽胆战心惊,还是大声回了他一句,接着往床上一躺,陈寅然转身去了浴室。

    没一会,他出来了,拧着医药箱就跪到了齐悦面前,边打开药箱,边轻声嘀咕:“这么大人还这么笨手笨脚的。”

    嘀咕完,拽过齐悦的手臂就抹药,“能不能轻点?”齐悦即刻睁眼。

    “本少爷亲自服侍你还不耐烦。”陈寅然朝她翻个白眼,继续抹药。

    手臂抹完,又撩起她裤腿抹药,突然瞅见一股鲜红,她急中生智的朝他尴尬一笑,“陈总,能不能快点?”

    “哦,马上就好。”陈寅然完全以为她在生理期,根本没往别处想。

    他整理药箱的时候,她“嗖”的一下冲进卫生间,马桶上坐着的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个孩子不会和我纠缠不休吧,明天还是去医院看看。”

    她蹲厕所这会,陈寅然掏出手机给张文伟打了电话,张文伟听完他的话,一个劲的否认,“陈总,今天肯定没发生这样的事,员工下班通道不是齐悦一人在走,更何况,那时候还有一个保安在楼梯间值守。”

    “好,我知道了,这事对谁都不能说。”

    “嗯,陈总,你放心。”

    张文伟的话让陈寅然的面色瞬间严肃,既然在商场都好好的,出了商场,她去哪让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的了?

    齐悦在卫生间简单处理一下出来,陈寅然已经躺在床上了,眼睛大大的瞅着天花板,钻进温暖的被窝,就听见他道:“齐悦,摔得这么难看,休息两天吧。”

    “不用了,我这个月还想拿奖金。”

    “这事就这么定了。”他气恼地说完,拿背对着她,她瞅着他宽阔的后背,轻轻叹了口气:“以前送快递的时候,磕磕碰碰的时候还少吗?我没那么娇气。”

    他没吭声,轻叹一句之后,齐悦合上了眼帘,一会就睡着了,睡梦中,她看见一个没脸的孩子一直跟着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气恼的对他大吼:“别跟着我了,我们这辈子没母子的缘分。”

    “我做错什么了,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孩子带着哭腔的反问,让她无言以对,好久,好久,她才抬手轻抚着他稀疏的头发,“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你来的不是时候,你刚来,就被人弄死了。”

    “原来是这样,再见,妈妈。”孩子听完她的话,懂事的掀开她的手,转身朝身后的一片白雾而去。

    她伤感的看着他远去的小小背影,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溢出眼眶,人也醒了。

    “什么梦让你这么伤心?”陈寅然近在咫尺的眼神中温情脉脉。

    “梦见小时候的事了。”齐悦边抹泪,边翻身背对他。

    “梦见施奇了?”他的声音异常平静。

    “别瞎想了,睡吧。”她轻声答完,重新合上了眼帘。

    再次睡下之后,齐悦没再梦见那个小孩了,梦见的是叶紫那张狰狞的脸,“告诉你,齐悦,你怀上一个我弄死一个,你怀上两个我弄死两个。”

    梦里的心有余悸,让她的面容无比痛苦,陈寅然一夜无眠的瞅着她,心里无比坚定的确认,她今天一定出事了。

    第二天一早,他开车去了城林区的分店,去的路上,他小心留意着路边的监控,在分店门口又把车往回开。

    调取路边的监控画面,需要执法部门的同意,他马上给黄羽打电话,黄羽听完,即刻回道:“陈总,这事交给我。”

    十点多,他看见了那些监控,走在街上的齐悦依旧好好的,只不过最后,她走进了一家医院。

    “一定在医院出的事,黄羽,去趟医院。”陈寅然看完,关掉电脑,看了黄羽一眼。

    这家医院坐落在城林区的偏僻一角,虽然不大,倒是整洁干净,看样子是家民办医院,在院长办公室说明来意,院长不情不愿的说道:“陈先生,你的意思是说,你老婆在我们医院摔倒了,我们医院要负责。”

    “这个倒不必,我只想知道,她为什么摔倒?”陈寅然居高临下的瞅着他。

    “你想看监控?”院长马上反问。

    “你没反对的资格,信不信,我告你。”

    民办医院图的就是信誉,他的威胁,让院长的脸上刹那间变了,“陈先生,这事好商量。”

    “还不带我们去?”他才没时间跟他啰嗦,陈寅然狠瞪他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齐悦在医院竟然碰见了叶紫,她手里的单子被她撕个粉碎,她们还大吵了起来。

    “我老婆叫齐悦,给我看她的病例。”陈寅然看着看着,拳头瞬间握紧了。

    在院长的带领下,陈寅然查到了齐悦昨天看病的一切资料,当他得知她已经怀孕的时候,心情无比激动。

    她们争吵之后,叶紫把她推进了楼梯口,监控死角总会发生见不得人的勾当,猜的没错的话,她肯定把齐悦推下了楼梯,她身上才会伤痕累累。

    从医院出来,陈寅然让黄羽回公司,自己回了家,明明说好在家休息,她还是去上班了,他气恼的给齐悦打电话,她竟然不接。

    “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在舒怡不解的眼神中,他从家里出来,本想去商场接她回来,半路他改变了主意,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昨天给了齐悦教训,量她也不敢告诉陈寅然,叶紫沾沾自喜的在办公室里哼歌,桌子边上的手机就响了,拽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一下,她还是接了。

    “叶小姐,好久不见,现在有没有空?”

    陈寅然主动给她打电话,叶紫平缓的眉脚瞬间往上翘,“有,当然有。”

    “我在你办公室楼下的咖啡厅等你。”

    “好,我马上就到。”

    这个点咖啡厅的人很少,精心打扮的叶紫一坐在陈寅然对面,就招手叫服务生,“两杯拿铁。”

    “好的,稍等。”

    “叶小姐今天心情不错。”陈寅然冷嘲热讽叶紫一句。

    “那是当然,你终于知道齐悦不好了。”叶紫恬不知耻的双手托腮朝他抛媚眼。

    “她好不好,我心里有数,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恶毒,听好了,叶紫,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我不会对你客气了。”陈寅然边说,边起身,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厅。

    “陈寅然,有种,你放马过来!”叶紫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嚎叫一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