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82/

第七十五章暴露关系
    刚才明明偷了腥,现在又饿狼扑食,难道他……叶紫正在心里暗想着,耳畔就传来他不冷不热的声音:“我有洁癖,不像你那么饥不择食。”

    “我饥不择食……”刚说了几个字,她的薄唇就被他整个堵住,接着就是一阵阵疾雨劲风般的折磨,直到她筋疲力尽。

    回到家,叶紫立刻走进浴室,刘星晨静静站在卧室的窗户前,瞅着外面清冷的花园,轻叹一声:“叶紫,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守住你,不管你愿不愿意。”

    叶紫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躺下了,也不知道洗没洗澡,她不理他,侧身躺下,合上了眼帘,刘星晨没自找没趣,双手靠在脑后,睁大眼睛瞅着天花板,任时光慢慢流逝。

    叶紫和刘星晨真好笑,去酒店卿卿我我,跟踪叶紫的人给陈寅然汇报情况的时候,他正在医院陪齐悦。

    “他们怎么过是他们的事,只要不伤害齐悦就好。”陈寅然挂了电话,嘴角轻轻上扬。

    舒怡陪她一天,什么都不让她做,就让她睡觉休息,现在好了,假寐中的齐悦清清楚楚的听见他的话。

    “不知道他说的谁。”薄唇轻颤中,她眯缝着眼睛看他,他此时刚好抬头看她,她急忙合上眼帘。

    朝夕相处的这段日子,彼此的一举一动都让对方明了,她虽然合上了眼帘,他却确定她没睡,故意走到她床边,薄唇在她光滑的面颊上轻抚而过,“齐悦,传宗接代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是我爱你的见证人,没有他,我许你的天长地久根本没法实现。”

    心情瞬间像抹了蜜的甜,绷紧的神经顷刻间放松了,没一会,轻轻的鼾声就在他耳畔响起,坐在床边的他折回椅子上坐下,狡黠的看着她笑,“早就看透了你那点小心思,打一巴掌给颗糖,这道理谁不懂。”

    齐悦请假休息的消息,张文伟是从陈寅然打来的电话中得知的,早就猜测她是空降部队,只是没想到,陈总帮她请假,难道她是陈总的表妹或者堂妹?

    肖婷却不吃这套,听说齐悦请假,气鼓鼓的在办公室对他发脾气,“张文伟,我不管这人什么来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我这不要,请她另谋高就。”

    “肖婷,齐悦这段时间的表现我们有目共睹,不管她和陈总什么关系,人家可是好好工作的人。”

    “再有能耐,无组织无纪律的人,我也不要,陈总在这,我也这么说。”肖婷对他的劝导根本不理。

    “好了,好了,你给王韵好好说说,让她坚持坚持。”肖婷的脾气张文伟很清楚,她牢骚发完,他的脸上浮起和事佬般的笑容。

    “你自己去说。”肖婷不甩他,张文伟站了一会,无奈走了。

    王韵听说齐悦请假,满脸不悦的嘟起嘴:“张总,刚来就这么请假,能不能再招个人?”

    “她没辞职,怎么招人?好了,下午给你算加班。”张文伟懒得跟她啰嗦,承诺一句,转身就走,王韵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酸溜溜的哼了句:“年纪轻轻就傍上了大款,上不上班又怎样?”

    齐悦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刘敏灿得出的结论也模拟两可,陈寅然心里虽然有气,也不好当着他的面发作,只得不耐烦的看着他,“刘主任,回家之后,她如果有什么异常的反应,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替她好好诊断诊断。”

    刘敏灿的客套话,他根本没兴趣听,给齐悦办好出院手续,刚回到家,刚把齐悦安顿在卧室的床上,楼下就响起急促的敲门声,不一会,就听见舒怡惊喜的声音:“陈董,你们怎么来了?”

    “齐悦这个扫把星,每次怀孕都搞得人神经兮兮的,她人呢?”常师师尖细就在客厅里响起。

    “陈总刚扶她上楼。”

    舒怡的声音落下没多久,常师师兴师问罪的声音就在卧室门外响起:“人不咋地,过场倒是不少。”

    推门进来之后,她把儿子扯到一边,“然然,我听说又流产了。”

    “妈,流产这事,刘主任也不确定。”

    “刘主任怕你难过,故意宽你的心,你太宠她了,她想怎样就怎样,这下好了,孩子又没了。”常师师边说,边扭头看了眼床上躺着的齐悦。

    “然然,这个孩子没了,常宁肯定拿这说事,你的日子又不好过了。”陈东华眉头紧皱的瞥了眼儿子。

    “爸、妈,刘主任都不确定的事,你们跟着起哄,想干嘛?”他们的三言两语让陈寅然心烦,他不客气的打断了他们。

    “然然,她这种女人不要也罢,我还是喜欢门当户对的叶紫。”常师师不服气的哼了句。

    “悦悦这次就是被她害的,人家说了,她怀上一个弄死一个,怀上两个弄死两个,明摆着想让我断子绝孙,你们还说她好。”

    陈寅然的话惊得常师师目瞪口呆,好久才回过神来,“然然,这事是真的?”

    “我这样子像开玩笑吗?妈,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陈寅然面色阴沉的回她一句,就听见陈东华的声音:“没想到叶紫是这样的人,然然,以后齐悦要是怀上,就在家里好好养胎,别去上班了。”

    “知道了,爸、妈,我们去楼下坐坐。”

    他们走后,齐悦翻身从床上起来,“陈总,真希望孩子还在,不然他会在我梦里哭。”她边说,边摸了摸肚子。

    常师师和陈东华在楼下和陈寅然聊了一会就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常师师拉着儿子的手,轻叹一口气:“然然,你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只要你开心,我们就开心。”

    “然然,这事千万不要让常宁知道,免得他在公司掀风起浪。”

    “爸,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明信从来不属于他。”

    送走父母之后,陈寅然叮嘱舒怡好好照顾齐悦,他开车去了城林区的分店,在张文伟办公室交假条的时候,肖婷突然闯了进来。

    “陈总,齐悦是你什么人?”

    肖婷的话让陈寅然有一瞬的愣神,反应过来之后,朝她淡然一笑,“肖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我八卦?陈总,总店那边我不知道,我们这边都在传,她是你的地下情人。”肖婷舒展的眉梢刹那间纠结在眉心。

    “肖婷,以你对我的了解,我像那种养地下情人的人吗?”陈寅然脸上浮起玩味的笑意。

    “那可不一定,高富帅谁都想抢,我如果年轻些,我也抢。”肖婷的直言不讳,让陈寅然嘴角的笑意瞬间凝结。

    “肖婷,我和她的关系光明正大,容不得旁人说三道四,假条我已经交了,你们该咋办就咋办。”陈寅然神情严肃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张文伟的办公室,肖婷和张文伟互望一眼,心神领会的点点头:“齐悦要吗是他的恋人,要吗是他……”

    后面半句话,他们谁都不敢说,谁的心里都在打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