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91/

第八十四章冒死出手
    虽然没看见施奇,齐悦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就在附近,她和陈寅然已经开花结果了,他还想干什么?

    不会吧,这首歌放了这么久,她竟然没反应,看来她早忘了我,忘了我们共同拥有的过去了,施奇隐藏在花园的某处无限伤感的望着二楼的窗户,却看见探头出来的齐悦。

    他大喜过望,刚想从暗处出来,花园里突然出现了很多保安,原来陈寅然早就发现不对劲,带上保镖去花园的时候,看见齐悦从二楼往外看,她的眼神顾盼游离,像在寻找着什么。

    “真没劲,马上被他发现了。”他轻声嘀咕一句,身后传来那个黑客沉稳的声音:“施先生,你要搜寻的手机信号是不是在那栋别墅里?”

    “对呀。”

    “这么近的距离,我想我可以做到。”黑客眺望的眼神中信心满满,他说完,打开自己带来的笔记本。

    齐悦现在的手机是开着的,比预想中容易多了,没多久,那个黑客黑进了手机,还悄无声息的安装了远程追踪软件。

    干完这一切,他拍了拍施奇的肩,“施先生,搞定,撤了。”

    “这么快?”施奇惊讶的扭头看他。

    “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时间跟你啰嗦。”他脸上的表情让黑客以为他看不起自己,不耐烦的触他一句,转身就走。

    从陈寅然租的那栋别墅出来,黑客让他把手机拿出来,修长指尖在光滑的手机屏幕上轻滑几下,然后对他说:“施先生,我已经把她的手机信号关联在你手机上了,这单生意算完成了。”

    “我用微信转账给你。”施奇郑重其事的接过手机,那个黑客马上和他分道扬镳了。

    从厕所眺望出去的齐悦没看一会,保镖就出现在花园里了,她立刻把头缩回去,匆忙方便后出来,门外就响起陈寅然急促的声音:“悦悦,快开门,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她故意慵懒的开了门。

    “你刚才听见外面的歌声了吗?那首歌你喜欢吗?”陈寅然心怀疑虑,面色却轻描淡写。

    “多老土的歌了,谁会喜欢?”齐悦镇定的看着他摇头。

    “真的吗?”他皱眉反问一句,得到的是齐悦肯定的回答:“真的。”

    “那好,你睡会。”

    陈寅然从卧室来到客厅,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了保险起见,第二天他就把齐悦带去了父母家。

    婆婆自然不怎么欢迎,嘴里叽叽咕咕的一句:“然然对这个孩子真是上心,你如果让他伤心,我决不轻饶你。”

    “妈,悦悦都这样了,你还刺激她。”

    “娶了媳妇忘了娘,这话一点不假。”

    “好了,好了,既来之则安之,悦悦,我带你去然然以前的房间。”陈东华立刻出来打圆场。

    陈东华把齐悦带到二楼的卧室,说了句让她休息的客套话之后,就推门出去了,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齐悦心里瞬间涌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这里承载着他太多的成长印记,她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冷峻的大男孩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轻轻打开之后,用钢笔缓缓书写着对心仪女孩的无尽思念,他冷峻的面容随即舒缓,嘴角泛着淡淡的微笑。

    “谁没年少轻狂时?”心有妒意却万般无奈,就是她现在最真实的心情写照。

    陈东华下来的时候,陈寅然还在劝解母亲:“妈,悦悦现在情绪很坏,你别动不动就惹她,我可告诉你,孩子如果死在她肚子里,她肯定疯掉。”

    “那是他们母子无缘,关我屁事。”常师师嘴硬的哼一句。

    “这么咒你孙子,还有没有点良心?”陈东华劈头骂了常师师一句。

    “天命难违,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吗?”

    “她没事就好,如果她有事,我再也不回这个家了。”陈寅然不客气的撂下一句话,快步去了二楼。

    陈东华和常师师互望一眼,无奈叹道:“然然掉进坑里了,一时半会爬不出来了。”

    陈寅然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齐悦偷偷抹泪,两步到她跟前,把她轻轻揽进怀,“好了,悦悦,我们在这只住几天,另外找到房子,我们立刻搬出去。”

    “都听你的。”除了他,她现在还能靠谁。

    与其这样东躲西藏,不如买套新房好好住,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陈寅然带着她到处看房子,看来看去,最后看中了锦绣三川别墅区。

    锦绣三川别墅区坐落在洪城近郊的青川区,刚建好就买得不错,小区里有好大一片长势良好的油菜花地,远看金灿灿,近看绿油油,别提多壮观了。

    除了那片油菜花地,小区其他绿化也很多,特别是黄昏时分,夕阳映照下的小区像被染了红霜美不胜收,齐悦特别喜欢这个小区,住下之后,心情也好多了。

    既然搬了新家,其他几处租房也该退了,舒怡办好之后,他和齐悦又换了新手机,换手机对他来说很麻烦,但为了安全,不得不为之。

    施奇本来还能接受到齐悦的手机信号,突然某天什么都没有了,难道她发现了?他马上上网问那黑客,人家听完,无奈说道:“施先生,她要吗没用这个手机了,要吗刷机重装了新系统。”

    “那你重新给我弄弄。”他心急的询问。

    “重新算钱。”对方的回答一点不含糊。

    “成交。”

    再去宝华里找齐悦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搬家了,至于搬去哪,问了周围的邻居都说不知道,“一定是上次那首歌引起了陈寅然的怀疑。”回家的一路上,他追悔莫及。

    齐悦已经四五个月了,再不下手就来不及了,叶紫被刘星晨关着的这些天,无时无刻都在想怎么摆脱他,她不惜趁人不备吞食过量的安眠药片。

    在医院里洗胃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她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半夜时分,麻药过了,她也苏醒了。

    “你终于醒了,来,吃点东西。”挨着病床坐下的刘星晨见她睁眼,伸手端起床头柜上的保温盒递到她眼前。

    “吃、吃、吃,就知道吃,姑奶奶尿急,快扶我起来。”叶紫冲他张牙舞爪的叫着,他立刻放下手里的保温盒,左手扶她的头,右手环抱着她的腰,把她慢慢从病床上拽起来。

    叶紫故意刁钻,说房间里的厕所没洗干净,非要去外面的公厕,刘星晨考虑到她刚洗完胃,情绪不太稳定没和她计较,扶着她出了病房。
【网站地图】